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星光透視 > 正文

【掠影探索】首次執導感謝師父是枝裕和提點 廣瀨奈奈子新片找到家人的影子

2019-04-12
■廣瀨奈奈子首次執導的電影《無名浪子心》,將於本月25日在香港上映。■廣瀨奈奈子首次執導的電影《無名浪子心》,將於本月25日在香港上映。

「如果說每個人內心都會藏茪@個秘密或者一種壓抑,相信每個人給自己解困的方式都會層出不窮......」作為《小偷家族》導演是枝裕和愛徒的廣瀨奈奈子,談及第一次執導的電影《無名浪子心》時直言受到前輩不少影響。其實,今次電影故事仍然帶有恩師影子:一貫以家庭缺失為主題的內容,敘述兩個男人在現代社會生活中,如何面對愛與信任之間的一場心靈交戰。今次是枝導演給了好多寶貴的意見,廣瀨希望隨茪ㄓ[的將來,其作品能形成自己的風格。■文︰陳儀雯

電影《無名浪子心》是廣瀨奈奈子跳出《比海還深》助導的身份,執導的第一部戲。講及兩個男主角哲郎(小林薰飾) 和進一 ( 柳樂優彌飾 ) 的相遇,展開了一段互補心靈,卻有互相拉扯的關係。自殺不遂的進一被哲郎尋見、收留在家,甚至讓進一在他的工場工作,走進他生活的每一部分。哲郎對進一全然的信任讓人大惑不解,但哲郎身邊的人還是欣然接受了進一的存在,把他當作親人一樣。進一的內心則進入了一種前所未有的狀態,他得到哲郎如親生兒子般看待,破碎的心似乎在愛和信任裡面漸漸被療癒,然而一個無法面對的過去,帶給他心靈上的一場交戰。而在進一身上,哲郎內心深處的缺口也逐漸呈現。

現代社會改變家庭關係

廣瀨導演坦言開始的時候並不是刻意想拍一部有關依存和自立題材的電影,是寫劇本的時候這個主題才慢慢成形。對於她來說,寫男性的角色會比較容易,而在日常生活裡面,她觀察到父子之間會比較多出現溝通問題。「現代社會可能會有改變,但是人們好像對兒子的期待比較多。兒子要背負家庭,背負父母的期待,女兒就比較自由。」在日本成長的廣瀨就有這樣的體會,所以就按茬o個步伐往前繼續探索故事的可能性。被問到原生家庭是否也對她這次的拍攝有影響,她說本來拍攝期間不想去想家裡的事情,但爸爸和哥哥、爸爸和自己的關係竟不自覺地在她腦海浮現出來。

廣瀨導演憶述剛剛大學畢業的時候,總是流離浪蕩,只是做兼職度日,於是進一這個角色便有了藍本。而且她自覺自己是一個謙虛的人,可是有時也會跟進一一樣按捺不住內在的情感,忍不住要爆發。接茪U去,廣瀨導演描寫了一個代表社會很有權威的人物,哲郎,正正與膽小、怕事的進一相反。她覺得兩人是依附的關係,一方面是在彌補大家內心的空洞,另一方面卻重複各自的過去。電影裡面進一離開自己熟悉的地方,來到自己上大學附近的村落裡,只懂得聽從哲郎的指示,卻終究沒有找到自己,「找不到也無所謂,也許會是一件好事。」廣瀨導演認為最終是否「找到」其實無須過於執荂C

人與人之間的愛和信任

電影的結尾雖然迎來了哲郎結婚的喜慶時刻,但卻也是進一無法再承受自欺欺人的一種爆發,他不但破壞了婚禮的氣氛,也在一瞬間將他和村裡的人之間的信任毀於一旦。即使進一和哲郎彼此信任的關係仍在,已經很難在這個圈子裡維持原有的關係,讓人們更產生懷疑。有關信與不信,廣瀨導演覺得信任並非非黑即白,在電影或現實生活裡,救人還是被救都往往有自私的想法。「自從日本311地震災害以後,媒體大肆宣傳人與人之間的相伴。但我就覺得人與人之間不僅僅是這樣,當中也會有殘酷的關係,並不是每一件事情都是窩心的。」對她來說信任的關係是需要時間去建立的,但因為戲裡不是真實的情況,哲郎和進一更想是一種戀愛關係,就是一瞬間墜入愛河的感覺。

第一次執導電影的廣瀨奈奈子,直言也受到前輩是枝裕和的不少影響。當她想起和是枝導演合作的時候,總會遇到很多未知,把它們放入戲裡加進新戲分,所以心情每一次都很雀躍。所以,她期望自己有一天也能有這個技術,在創作上帶出更多新驚喜。「對於《無》大家的意見都很不一樣,要改的話恐怕一輩子也改不完。但是以我剛出道來說可以做到的都做了。」廣瀨導演明白沒有完美的電影,所以對首次執導來說已經感到很滿意,也很感謝是枝導演每次的修改和開拍之前發信息支持及鼓勵她。她希望下次可以拍一部開朗的電影,也笑說自己已經受是枝導演太多影響,往後的作品要跟他拉開距離。也許,這也算是屬於她放開壓抑、釋放自我的一種方式。

送《無名浪子心》換票證

由安樂影片有限公司送出《無名浪子心》電影換票證20張予香港《文匯報》讀者,有興趣的讀者們請剪下《星光透視》印花,連同貼上$2郵票兼註明「《無名浪子心》電影換票證」的回郵信封,寄往香港仔田灣海旁道7號興偉中心3樓副刊部,便有機會得到戲飛兩張。先到先得,送完即止。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