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港聞 > 正文

【匯理求真】「文明衝突」的包裝 掩飾不了逐利對抗的醜陋

2019-05-16

李自明

這段時間,文明一詞大熱。昨天在北京開幕的亞洲文明對話大會吸引全球目光,習近平主席關於文明交流互鑒的精闢論述,贏得一片讚譽。但在大洋彼岸,近日所謂「文明衝突」的說辭,成為了美國對中國發動貿易戰的美麗包裝,好像一說「文明衝突」,一切就合理公正了,霸權、欺凌、傷害就可以忽略不計了。

文明是否只有一種形態,不同文明是否有高低之分,相異的文明是否必然發生衝突?習近平主席在亞洲文明對話大會的講話,令人回味。印象最深的,是當他說,人類只有膚色語言之別,文明只有奼紫嫣紅之別,但絕無高低優劣之分。認為自己的人種和文明高人一等,執意改造甚至取代其他文明,在認識上是愚蠢的,在做法上是災難性的。他的這一番話贏得雷鳴般的掌聲。掌聲,代表的是人心所向。

筆者不由得想起,不久前,美國高官一番完全相反的「高論」。美國國務院政策規劃事務主任基倫.斯金納在一個公開活動中,把政治學者塞繆爾.亨廷頓上世紀90年代提出的、在學界飽受詬病的「文明衝突論」,重新擺到現實的國際政治舞台。她說,美中之間的衝突是「一場與一種完全不同的文明和不同的意識形態的鬥爭」,美國要在此基礎上建構新的美中關係。乍聽此話,筆者深感驚詫,立即上網找出她發表此番謬論的現場錄影。她當時還說,「(中國)使我們有了首個非高加索白種人的強大競爭者」,以此將美中貿易摩擦與當年的美蘇對抗區別開來。在美國,種族主義是個非常敏感的禁區,稍有知識的人都不會輕易踩入。但身為黑人的斯金納,似乎對此毫無禁忌。然而,連美國人也驚詫的是,斯金納又怎麼看待自己的非白人膚色呢?有人說,這位上任不到一年的斯金納,不是瘋了,就是太想出風頭了。

不過,在筆者看來,斯金納不是瘋了,而是太情急了,太想為美國總統特朗普一手挑起的貿易戰做一件「美麗」的外衣了。因為,貿易戰沒有贏家,中國經濟固然受到傷害,美國民眾何嘗不是受害者,全球經濟何嘗不受牽連?中國受的傷害他們可以不理,但美國民眾如何安撫?對盟友如何解說?於是,「文明衝突」就成為了最好的包裝。斯金納的言論,是用「文明衝突」這個冠冕堂皇的說辭,來掩蓋美國從各方面打壓中國,企圖在世界上以種族來區分陣線,千方百計阻撓中國和平發展的企圖。

事實上,兩百多年歷史的美國,沒有多少資格談什洶憍。美國的歷史充滿了侵略、虐殺和戰爭。美國不妨聽聽西方文明搖籃希臘的聲音。希臘總統帕夫洛普洛斯曾多次駁斥「文明衝突論」,認為此謬論「是個巨大錯誤」,因為真正的文明之間不會產生衝突,真正的文明之間有時僅僅是缺少彼此溝通或溝通管道被截斷了而已,因此需要重建這些管道,重新恢復這種溝通,這就是不同文明間的對話。他還強調,「我們深知文明都是平等的,希臘人並不認為希臘文明優於任何其他的文明。」同樣來自西方國度的這種理性聲音,讓美國高官的口不擇言,顯得那麼醜陋。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