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藝粹 > 正文

再談紐邁亞 滿載細節的《胡桃夾子》

2019-06-29
■約翰•紐邁亞的《胡桃夾子》  攝影:Kiran West  香港藝術節提供■約翰•紐邁亞的《胡桃夾子》 攝影:Kiran West 香港藝術節提供

好的作品,總是餘韻悠長,令人回味。早前的香港藝術節的重頭舞蹈節目中,就有由德國漢堡芭蕾舞團帶來大師約翰.紐邁亞的三套作品,我看了其一《胡桃夾子》。這個舞碼我看過港芭上演過的不同版本,今次看依然有新意。有別於傳統版以聖誕節日為背景,紐邁亞這個1971年的作品改以女角瑪麗的生日作故事的核心,瑪麗與胡桃夾子王子不是對付惡作劇的老鼠而是勇闖芭蕾舞排練室,一嘗翩翩起舞的滋味。

紐邁亞的作品無論是原創或改編,以舞劇而言大多都有一特色,就是充滿細節,在豐富的框架內又具清晰鋪排,《胡桃夾子》就是一好例子。三幕芭蕾劇除在華麗佈景下展示新的故事,也讓人看到大師在早期已經很懂運用戲劇素材和細節為不同場面帶來更多景觀和意涵。

故事開始的場一大廳場景,除了以主角Marie為主體遊走於舞台中,舞台其他空間如前後、左右,甚至樓梯位置都不斷有事發生。不同角色不只是在不同景區出現,而是各有互動,絕非如佈景板般靜靜看主角和給出反應,而是有其自己演出的舞蹈或動作部分。場二Drosselmeier把Marie帶到排練室,學員在練習,Marie穿上芭蕾舞鞋跟茞酗H學跳,到Drosselmeier親自教她,再演變為二人的雙人舞,過程流暢之餘,畫面亦很茩垂e後景或角落位置的鋪陳,並不像一幅相片只是為構圖加上點綴,而是為場口加上不同視點和意思。如Gunther突然出現拉Marie走過一邊,Drosselmeier初時若無其事,索性去後邊繼續教其他人排練,透過變換位置,三人仍是重點,同場亦與群舞者一直有互動。場三那幾段不同特色的舞段在此作除有新的編排外,最大特色是一雙主角並非只是作為觀眾去看他人表演,他們也在適當時參與其中,如「中國小鳥」就由Drosselmeier與一女舞者演出。編劇在這一段重要部分不忘把兩位主角放在其中,讓觀眾緊追二人的關係,強化了角色與故事的內容。

如表現手法不夠清晰,縱然情節豐富,密集的鋪排只會讓人看得一頭煙。雖然故事人物眾多,關係亦不簡單,但此作則有序地把各色人等和關係一一帶出。如場一先是主角Marie出場,接茯O其姊、之後其哥哥由二樓樓梯扶手調皮滑下來,再到Marie的父母出場,跟茩I幕拉開一班親戚拿蚋妒咧咧鴗丰○穧氉arie送生日禮物。輕鬆的調子下,哥哥的朋友Gunther出現,跟茯O姊姊Louise的芭蕾老師,Drosselmeier也來祝賀她。角色雖多,但按序亮相,為故事帶來清晰的開始。Marie對Gunther及Drosselmeier都有好感,透過舞步展示了她對二人的感覺。其後以二人分別送了胡桃夾子和一雙芭蕾舞鞋給她展開了兩男子亦趣亦鬥的關係。紐邁亞不但帶出了一個12歲天真女孩的夢想和對成年異性的好奇,通過不同的舞步設計亦成功塑造出兩個男角的形象--Gunther的爽朗俊逸和外表莊嚴卻帶喜劇成分的Drosselmeier。

飾Drosselmeier的Marc Jubete表演出色,尤其他那帶有小丑色彩的化裝和身韻形態,或間中來一個失禮動作都有趣。飾姐姐的首席舞者Anna Laudere動作漂亮優雅,無論跟Jubete或飾Gunther的Revazov的雙人舞都很吸睛。Alina Cojocaru飾天真可愛的Marie完全勝任,後段學會跳舞後,幾段快拍動作都展示了嫻熟精湛技巧,Revazov的獨舞亦精彩,但與Alina的雙人舞就不及與Laudere的和諧,主要是在快速拋接動作中未算精準。

文:鄧蘭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