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財經論壇 > 正文

聯儲局取態或將更溫和

2019-07-19
■鑒於關稅效應、油價上升及就業市場緊縮,美國通脹很可能會再度開始上升。圖為美國油井。 資料圖片■鑒於關稅效應、油價上升及就業市場緊縮,美國通脹很可能會再度開始上升。圖為美國油井。 資料圖片

Keith Wade 施羅德首席經濟師

過去一個月,利率預期發生重大改變。市場目前預期2019年底前,美國將會減息75點子,而5月初時市場預期利率幾乎不會調整。預期改變主要由於環球經濟及中美貿易摩擦方面的憂慮。在聯儲局6月份議息會議上,七名委員預期2020年底前將會減息。

與此同時,債券孳息率已大幅下跌,10年期美國國債回落至2%,近期的走勢主要由通脹預期降溫所驅動。

這些走勢不僅出現在美國,所有已發展國家主權債券市場的孳息率均出現大幅下跌。歐洲央行行長德拉吉的言論顯示,該行將於下一次會議考慮寬鬆措施,這帶來尤為明顯的影響。隨後,據彭博資訊數據顯示,負孳息率債券的市值於6月19日升至12.5萬億美元,突破2016年創下的上一個高位。

財政刺激作用逐漸消退

隨荌]政刺激消退及財政預算赤字增長,經濟增長持續放緩一段時間以來,我們持續認為美國經濟增長或會於明年出現令人失望的表現,主要由於財政刺激的作用逐漸消退以及貿易關稅造成干擾。減稅的利好作用現已大致被消化,而鑒於預算赤字達到9,750億美元(佔國內生產總值的4.5%),美國國會似乎不太可能批准進一步的財政刺激。

企業調查顯示貿易或出口訂單尚未有大改善,這意味茈憎3個月可能繼續低迷。雖然我們樂觀認為最終能夠達成協議,但中美之間在知識產權及科技等方面的分歧似乎太大而無法在短期內達成協議。

僅貿易方面並不足以阻礙美國經濟增長,因為85%的增長是由國內經濟活動所驅動。就此而言,關稅的主要不利影響是營商環境的不明朗因素,由於企業延遲開支計劃,這已對實體經濟造成影響。資本開支及就業是最脆弱的兩個方面。

通脹無法阻礙放寬政策

對利率進行任何討論均需要考慮通脹仍極為平靜並使聯儲局能夠轉向更溫和的取態。鑒於美國經濟周期已進入後期階段,這種情況令人意外,並意味茧硎c性因素或會打壓物價及阻礙正常的周期性復甦。其中一個因素是互聯網購物的崛起導致零售行業競爭加劇。從周期性因素來看,隨茈禶~於未來幾個月逐漸減少庫存,物價將會面臨下行壓力。

低通脹並非美國獨有的現象,過去6個月已發展經濟體系的通脹普遍疲弱,從而使其他央行能夠採取更溫和的立場而不會影響其維持通脹目標水平的任務。英國及歐元區的核心通脹低於2%,而歐元區的通脹僅為1%是令人不安的低位水平。

鑒於關稅的效應、油價上升及就業市場緊縮,美國通脹很可能會再度開始上升。但即使核心通脹率升穿2%,我們仍懷疑聯儲局是否會作出收緊政策的反應。雖然央行的任務是將通脹維持於2%的目標水平,但非常清楚的是,經濟周期末段的通脹升幅過度,隨虒g濟增長放緩,將會很快變為不足。就此而言,聯儲局或會容忍輕微的反應過度而不會阻礙其於2020年進一步放寬政策。

最快7月底或實施減息

這促使我們預期聯儲局將於7月底的下一次會議宣佈減息,並於9月份再度實施減息。這些措施或會作為確保經濟增長處於正軌的保險式減息。然而,目前的情況與1995年格林斯潘(Alan Greenspan)掌舵時截然不同。當時環球經濟及貿易更為穩健,而美國消費更強勁。我們認為,由於家庭借貸對信貸成本下降作出反應,當時的減息對於穩定經濟增長更為有效。

如今,鑒於金融危機及銀行體系受到更嚴厲的監管,我們懷疑貨幣傳導機制是否仍然有效。減息往往需要時間才能夠見效,而且通常會有很多人宣稱央行的行動如「推繩子」般徒勞無功。但我們認為這次將會出現真正的疑問,從而造成聯儲局於2020年仍在減息。我們需要密切留意聯儲局關於重啟量化寬鬆以及當局實施更多主動財政政策的訊號。■題為編者所擬。本版文章,為作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報立場。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