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百姓故事 > 正文

只爭朝夕復活千年樂舞俑

2019-07-20
■王蒨(右一)向學生模擬陶俑風姿,希望將陶俑複製得更有神韻。 香港文匯報記者張仕珍  攝■王蒨(右一)向學生模擬陶俑風姿,希望將陶俑複製得更有神韻。 香港文匯報記者張仕珍 攝

年逾古稀心懷夢想 陝西工藝大師王蒨與陶俑神交

古城西安的夏天,炎熱難耐。74歲的王蒨每天奔波在相距25公里的家與工廠之間,忙得不可開交。她在完成一個「偉大」的夢想--複製中國古代從春秋戰國至明朝2,500年間有代表性的樂舞陶俑,為公眾「活化」一部樂舞通史。作為陝西省工藝美術大師、西安碑林博物館副研究員,王蒨多年潛心研究陶俑複製技藝,形成了獨到的見解和技法。年屆古稀之時,她在倍感時間緊迫的同時,心中更萌生了一個夢想:要將自己多年積累轉化成現實,通過手工藝複製陶俑,讓公眾對中華文化有更立體的認知。於是,她開始了一場與時間的賽跑。 ■香港文匯報記者 張仕珍 西安報道

見到王蒨的時候,她的左手因摔跤負傷,仍綁蚆^帶。儘管這樣,她還是一刻沒停,堅持現場指導樂舞陶俑的複製工作。王蒨說,從第一次接觸陶俑複製開始,自己便與陶俑複製結下了深厚的不解之緣。

複製陶俑6000餘件

王蒨至今仍清晰地記得,1979年的一天,正在西安美術工作團工作的她接到單位指令,讓她參與和西安工藝美術研究所合作的秦俑複製工作。「當時秦始皇陵兵馬俑發掘僅短短幾年時間,要複製兩米多高的秦俑,我們心裡都沒底。」王蒨說。為了完成任務,她和同事就先去現場臨摹,然後根據畫像進行複製。一連幾個月,他們邊摸索邊幹,從塑形到燒製,反覆研究,最終成功複製了跪射俑、將軍俑和士兵俑。

或許是冥冥中注定,複製秦俑的經歷鋪就了王蒨後來的工作之路。調入西安碑林博物館後,王蒨被安排做文物複製工作。對於從小便耳濡目染碑林文物的王蒨來說,這無疑是如魚得水。尤其是看茪@件件古時的陶俑,與它們零距離接觸,臨摹雕塑,王蒨真切地感受茬釩M身上傳遞的苦與樂。「有時塑荈檎荍痟N哭了,有時看茈早怬琱S樂得不行。」在王蒨看來,這是她與陶俑莫大的緣分。而她亦格外珍惜,時常穿越千年,與陶俑心神交流,一看就是一整天。

40年間,王蒨複製的陶俑多達6,000餘件,這在給她帶來無限享受的同時,亦令她開始思考:如何讓更多人透過陶俑了解中國古代的文化。「儘管中國古代沒有照相機和錄像機,但陶俑藝術卻更加生動、形象地反映了當時的歷史。」王蒨說。

還原歷史獨特氣質

幾十年的文化積澱和工作積累,令年邁的王蒨漸覺肩上的擔子變得沉重。「我搜集了眾多中國陶俑的珍貴資料,亦懂得如何複製陶俑,如果有生之年不能讓它們再現,那將是我莫大的遺憾。」儘管已經退休,王蒨還是決定,要複製系列的陶俑。

「眾多類型的陶俑中,樂舞俑風格最別致,它們或寬衣大帶、或窄袖緊膚,千姿百態,表現力非常強。」王蒨說,她通過梳理多年掌握的資料,最終決定選擇100餘件(套)共計400餘件具有代表性的樂舞陶俑進行複製。

2015年,在四處籌款無果的情況下,王蒨自投資金,並聯絡20名西安美術學院雕塑系的學生,共同開啟了樂舞陶俑的複製工作。

為了讓複製的陶俑精準地展現不同時代的精氣神,王蒨多次帶蚞ル穸h博物館參觀。「陶俑的複製,更多的是對文物的認知、對時代精神的把握,以及對藝術和審美的認知,這是一個綜合的素質考驗。」王蒨說,由於對時代精神沒有整體把握,學生們有時會把古時伎樂班的小姑娘做成清純的美少女。「沒辦法,我只能一次次帶他們去博物館看,讓他們盡快掌握每個時代獨有的氣質。」王蒨告訴香港文匯報記者,如果不能忠實於時代,不能反映相應的時代精神,那就失去了臨摹複製的意義。

四年多來,由於經費等種種原因,樂舞陶俑的複製工程幾度暫停。直至2017年底,王蒨聯合西安美術學院成功申請了國家藝術基金支持,才使工程得以繼續。

而今,100餘件(套)樂舞傭的造型、製模和泥胎工作已初步完成。接下來,即將進行窯爐燒製、上彩和做舊等工序。王蒨說,今年恰逢新中國成立70周年,她和團隊每天都在緊張地和時間賽跑,希望能在這樣一個有意義的年份完工展出,為祖國獻上一份特別的禮物。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