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百姓故事 > 正文

水墨人體畫 畫得很超前

2019-07-20
■王蒨複製的東漢說書俑。 受訪者供圖■王蒨複製的東漢說書俑。 受訪者供圖

74歲的王蒨精神矍鑠。她向香港文匯報記者憶起自己青春時期的苦難時光時,還眼泛淚光。然而轉眼她就說,正是那些苦難成就了她,讓她形成了永遠求新的精神。折騰,成了她生命的一種性格。

隨蚑しs樂舞陶俑的工作進入正軌,王蒨心裡又有了更大的計劃:除了樂舞俑,未來還可以「復活」更多系列的陶俑,例如文官系列、武官系列、侍衛系列、仕女系列、庖廚系列等等。「這其實就叫梳理文化,通過一條條線,讓人們看清我們曾經走過的路。只有清楚地了解歷史,才能更好地預測未來。」王蒨說。

在陶俑複製領域,王蒨對工作一絲不苟堪稱苛刻,卻從不故步自封。退休十幾年來,這個特立獨行的老太太開始嘗試畫水墨人體畫,並出版了《黑白世界》一書,展示她的水墨人體藝術。

「雖然我搞古代藝術,但我並不恪守於古代藝術。」王蒨說,中國的水墨畫傳承幾千年,卻很少用於表現人體的美。難道中國水墨就只能畫山水、花鳥嗎?王蒨不信。天生愛折騰的她拿起畫筆,通過大寫意的手法畫出了一幅幅絕美的水墨人體畫。當她和畫作一起亮相美術館時,許多觀眾都被嚇了一跳:「這麼個老太太,畫得也太超前了。」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