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藝粹 > 正文

獲港樂委約新作 譚樂希:盼日後能培養更多新人

2019-08-10
■作曲家譚樂希    攝影:陳儀雯■作曲家譚樂希 攝影:陳儀雯

從小學習小提琴、中學自學鋼琴,直到現在在美國印第安納大學積可斯音樂學院攻讀作曲博士學位的譚樂希,對音樂的熱愛從無間斷。在音樂的道路上,譚樂希亦曾經遇上瓶頸,作曲給了他一個突破口,也給他鋪墊了新的音樂路向。去年他透過編寫歌曲《間》,成功在香港管弦樂團舉辦的「何鴻毅家族基金作曲家計劃」中成為六位入圍的作曲家之一,後來更因為這個計劃獲委約,有機會編寫正式音樂會的作品--《浦羅哥菲夫五與勞斯五》。作品將於明年1月在香港作世界首演,並會由港樂音樂總監梵志登親自指揮。

「這個計劃其實是難得的機會,因為對於一個作曲家來講要把歌寫給管弦樂團,並且有演出的機會,只有兩個途徑,一個是給很多資金,另外就是參加比賽。」譚樂希覺得「何鴻毅家族基金作曲家計劃」給予新進作曲家設立了一個很好的發揮平台,也支援了他們在作曲上各方面的需要。入圍以後,他除了可以和其他五位被挑選的作曲家切磋,還有機會和資深的作曲家見面,研究不同的作品,擴闊自己在音樂上的視野,了解更多不同音樂風格的發展。除此以外,計劃還會給入圍的作曲家安排資深的指揮、導師和他們自己挑選的樂手,來配合呈現作品,從而從不同角度出發去給作品建議。「作曲家不能活在自己的世界裡,要知道自己的定位,所以很多希望在這方面發展的作曲家也很想把握這個機會。」譚樂希說。

《間》是譚樂希入圍的作品,靈感源於他對音樂本身的思考。「原來音樂不同的維度和空間都相互有關係,因為音樂是隨時間進行的。跟定點看一幅畫不一樣,它可以是時間的藝術,也是立體的藝術。」譚樂希提到音樂有單線條的旋律和和聲,有時則會演變成複雜的對位法。加上人工排列,有了厚度的會被稱為「質材」,讓音樂變得立體。有別於過往的作曲經驗,譚樂希這次沒有刻意去定義《間》的風格,卻在完成作曲的時候,發現歌曲的音程特點而自然定了曲風。「這次算是我比較新的嘗試,以前我都會想從聲音出發,但是這次我在設計上放了更多心思。」

除了這次的比賽以外,譚樂希平日會將自己在生活上所接觸到的事情,比如中國哲學和文學的元素加進音樂裡。「我發現中國哲理跟音樂其實有相關。當有些事情發展到很複雜、很嘈吵的時候,突然之間又會回到靜止的狀態。」譚樂希在寫一些聲樂的時候會喜歡糅合文學作品或者詩詞到作品中,因為這樣會讓他特別有歸屬感。「傳揚(文化)是自然流露的,我覺得既然我在這個背景成長、接觸,就會自然將感覺放了在作品當中。」譚樂希覺得要加進新元素的首要條件,是出於內心的真正喜歡。

城市不斷變遷,觀眾對音樂的欣賞趨勢也有所改變。譚樂希關注到過往進音樂廳的觀眾一般年紀比較大,但是隨荓虼|越來越開放,社會鼓勵年輕人接觸不同音樂,近年聽眾有了年輕化的趨勢,這現象讓他有了一份感動。譚樂希很希望從美國畢業以後能夠在香港取得大學的教席,為對音樂有熱誠的年輕人出一分力,但是他坦言這也需要看實際情況和機遇。「最理想是一邊培養下一代,一邊寫自己喜歡的東西。」譚樂希說。

文:香港文匯報記者 陳儀雯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