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對暴徒謙卑 就是對市民狂傲

2019-10-24

梁立人 資深評論人

今日香港遭劫,暴徒橫行,前特首梁振英先生給香港中文大學校長段崇智的一封公開信,有如驟雨中的陽光,令香港老百姓找到了一些安慰。

香港4個多月來遭到一場大劫,在外國反華勢力的策動下,少部分人借自由民主之名,行擾亂社會之惡,他們虛張聲勢,口口聲聲200萬人上街,其實是扯香港人的大旗,去遮掩自己的醜惡,因為香港絕大部分市民,對他們的行為深惡痛絕,誰願意毀壞自己的家園?誰願意砸破自己的飯碗?誰願意當西方國家的家奴?那些揮舞茯國旗,高喊「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人,可說是數典忘祖,喪心病狂。

然而,有一些人怯於暴徒的聲勢,明哲自保,中大校長段崇智是其中之一 。

段崇智的公開信說:「對於部分同學就其被捕後的經歷,向我表達的強烈訴求,大學必須負起尋求真相及公道的責任,讓公義得以彰顯......各方都期望大學憑藉其公信力、影響力,讓有關事件及受影響同學得到最公平的處理。」

段崇智作為校長,關心學生理所當然。不過,我們必須區分暴徒和學生的分別。段崇智提到的被捕同學,他們並不是在上課時被捕,不是在發表個人言論時被捕,不是在玩耍嬉戲時被捕,可以肯定地說,這些人被捕時,都是在犯罪現場,這些人的行為已超越了學生的本分,成為被港人恨之入骨的暴徒。段校長乃知識分子,難道連暴徒和學生也區分不了嗎?再說,任何人在香港被捕,後續的檢控和審判都有獨立的機制和程序,段校長的意思是不是要用大學的「公信力、影響力」當「黃馬褂」,讓暴徒免受刑責呢?

段崇智的公開信又說:「我們自上周五起,立即逐一再聯絡被捕的逾30位同學,詳細了解他們在被捕後遇到的種種情況。大部分同學表示......以上都是同學親自提出的指控......對於已經發生的事件,在查明細節後,警方必須有清晰的交代和恰當的處理。」

其實不用警方交代,廣大市民已經通過傳媒對事件的真相一清二楚。暴徒目無法紀,狂妄跋扈,肆意胡為,已到了無法無天、人神共憤的程度。警察為維持秩序,迫不得已才出手制止他們的罪行。市民絕不會為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暴徒吃了些苦而同情他們,反而會拍手叫好。警察替我們教訓這些暴徒,為我等小民出一口氣,市民實在感恩不盡。

中大學生會回應段的公開信的時候,要求他「採取更多措施保護所有中大學子,並繼續以謙卑及真誠的態度與同學交流」。以今日學生會的囂張,又何須要人保護?香港是法治社會,學生只要認真讀書,奉公守法,我們愛護他們還來不及,又何來有人打壓他們呢?

真正需要謙卑及真誠地與人交流的,不是香港政府,不是香港警察,也不是學校的教師、校長,而是吃了西方民主「迷幻藥」的學生。謙卑和真誠對任何人來說,都是良好的教養,不過,我們只能以君子對君子,小人對小人。對暴徒謙卑,就是對守法公民的狂傲,絕對要不得。

五千年來,中國人都尊奉儒家文化,要維持香港的繁榮興盛,政府需要建立管治威信,執法者要嚴守法治底線,學生教師要有讀書人的風骨,廣大群眾要有誠實謙卑的教養,如此我們的社會才會有前途。

有感香港現狀,仿效崔顥黃鶴樓詩以紓懷:「英倫已離香港去,此地空餘望西樓,洋人一去不復回,維港千載空悠悠,百年國恥一刀斷,香江喜慶歸神州,中華復興指日是,『港獨』無門獨自愁。」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