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反對派從不與暴力割席 談何譴責暴力?

2019-11-05

郭中行 資深評論員

太古城中心周日晚發生嚴重流血衝突,造成多人受傷,其中反對派當區議員、「民主動力」召集人趙家賢的耳朵更被人咬下,場面觸目驚心。反對派立法會議員隨即發表聯合聲明,對事件表示憤慨,強烈譴責兇徒暴行,聲明並指,近期「民主派」區議員候選人屢遭襲擊,暴力程度日益惡化,令人擔憂有針對「民主派」候選人,消滅異見之嫌,令人憂慮選舉的公正性受損云云。反對派對待暴力持雙重標準,對於暴力的不割席,對於暴徒的包庇煽動,正是導致今日黑色恐怖籠罩香港的主要原因。反對派從來不肯與暴力割席,說明他們本身就是「黑暴」的一分子,是暴力的始作俑者,有什麼資格譴責暴力?這份聲明不但虛偽,更是賊喊捉賊,將反對派的「縱暴」嘴臉暴露無遺。

固然,任何暴力都必須譴責,任何暴力都必須追究,但反對派對待暴力卻有完全不同的兩把尺,對於反對派人士受襲,反對派又聲明又譴責,七情上面,但對於建制派人士以至一般市民被暴徒「私了」,被打得頭破血流,甚至被除褲羞辱,反對派卻不聞不問,從來沒有批評過暴徒半句,更沒有發過一紙譴責聲明。

與暴徒稱兄道弟

「和理非非」從來都是香港政治運動的一條原則底線,也是老一輩反對派政客所堅持的宗旨,但在這場反修例暴亂中,反對派卻將「和理非非」、「非暴力抗爭」的原則丟棄一邊,暴徒從一開始已經採取極大的暴力,由衝擊立法會到闖入立法會大肆破壞,暴行幾何級數升級,但反對派眼見有政治油水可抽,一直沒有批評,反而紛紛走上前線抽水,與暴徒稱兄道弟,跟隨在暴徒身後為他們提供掩護,以博取暴徒好感。反對派不但包庇、縱容暴徒的暴力,更公然煽動暴力,資深大律師梁家傑在香港大學的座談會上公然指「暴力有時是解決問題的辦法」,就是最惡劣的例子。

暴力不斷升級以至失控,出現破壞商舖,對不同政見市民動輒圍毆襲擊、血腥「私了」,暴力程度已經逾越了社會的法律道德界線,引起社會公憤,但反對派仍然不切割,戴耀廷之流更為「私了」行為尋找理論基礎,指在一些情況下「私了」是可以接受云云。

至於反對派政客更是隻眼開隻眼閉,當作沒有事發生過一般,拒絕割席遑論批評,反對派的縱容和支持令暴徒更加有恃無恐,將暴力衝擊視作常事,甚至光天化日在大街之上向途人施襲,這些暴行及扭曲的心理,正是反對派一手造成。

反對派是縱暴最大黑手

最諷刺的是,反對派對暴力持雙重標準,襲擊反對派人士才算是暴力,不能容忍,襲擊一般市民則是衝突,是可以理解。但暴亂持續5個月,反對派嘈得拆天的所謂遇襲事件,與其他受害市民相比根本是九牛一毛,反對派糾纏所謂「元朗事件」、「太子事件」,但其實香港市民每一日都面對暴力威脅,每一日都面對暴徒恐襲,難道港人又要像暴徒一樣到處設立「靈堂」?今日反對派為趙家賢的傷勢大興問罪之師,這5個月來無辜市民被打、商舖被破壞、市民人心惶惶,他們的公道又找誰討去?

「始作俑者,其無後乎」。五年前的非法「佔中」打開了違法的「潘多拉盒子」,這場反修例暴亂更打開了暴力的缺口,讓暴徒認為使用暴力是可以接受,是解決問題的方法之一,對不同政見者施襲,更非什麼大不了的事,因為反對派的大狀都說沒有問題。

這場「黑暴」根本就是反對派煽動、縱容、坐大而搞出來的,今日香港的慘況和悲劇,反對派是最大黑手。今日暴力黑手反過來譴責暴力;破壞選舉公正的人反過來指責選舉不公,天下最荒謬之事莫過於此,香港人這5個月正過茬o種黑色荒誕的日子,都是拜反對派政客所賜,這筆賬市民一定要好好算清。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