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英國惡劣打壓行徑令人不齒

2019-11-05

何君堯 立法會議員

日前,筆者的母校安格利亞魯斯金大學(Anglia Ruskin University)在接到英國上議院議員奧爾頓勳爵(Lord Alton of Liverpool)單方面投訴信後,在從未知會本人和索取任何解釋的情況下,短短兩天內迅速撤銷本人榮譽博士學位,令人深感遺憾之餘,也為大學明顯受到政治壓力而失去自主和學術自由感到難過。

整個事件背後,並不只是筆者個人的得失,而是再次暴露出以奧爾頓為代表的英國政客們的無恥嘴臉,他們不好好在自己本國履行職責,卻處處找機會企圖干涉香港事務,抱荋犍薔D義思維,不斷發表不負責任的言論,這樣的惡劣打壓行為令人所不齒,必須要追究到底!

事件完全凌駕事實和程序正義

對於安格利亞魯斯金大學取消本人名譽法學博士學位一事,筆者已經發佈了相關聲明。筆者作為香港選舉產生的立法會議員,所發表的言論是站在選民和公眾利益立場上的,並不帶有任何半點種族或性別歧視成分;更何況,在立法會內會外發聲均受言論自由和議會特權所保障,筆者在堅定愛國愛港的立場下,力挺止暴制亂方針,以盡早恢復香港秩序為己任!不覺自己有任何不稱職之表現。

英國是普通法和司法覆核的起源地,向來講程序正義和公平公正,在針對本人指控之前,須要進行正規的程序,即便大家意見不同,也不能只依靠片面之詞,便草率地將頒發的榮譽學位收回。在沒有給本人任何回應機會的情況下,這樣的政治打壓實在是令人心寒,言論自由和大學的自主與學術自由都蕩然無存了!不禁令人感到惋惜!

英國政客顛倒是非不分黑白

筆者看來,這場風波的背後,再次暴露出一些英國政客顛倒是非黑白,不斷插手香港事務,為違法暴力分子撐腰的醜惡嘴臉。奧爾頓作為一名上議院議員,同時也擔任高校教授,卻試圖干預一所大學的自主和學術自由,他顛倒是非曲直,對筆者的那些所謂投訴,真的有經過調查嗎?消息究竟來源自哪裡?作為一個教授,真的對香港現狀做過調查研究嗎?是真的關心香港,還是想藉機撈取政治資本?答案已不言而喻。

事實上,香港已經連續25年獲評為全球最自由經濟體,加拿大智庫菲沙研究所(Fraser Institute)發表「2018年全球人類自由指數」顯示,香港自由度排名全球第三,還要高過美國。香港是一個自由港,不僅居民拿荅S區護照可以自由進出154個國家,其他國家的人來到香港也能得到自由和人權的保障,例如,特區政府每年花費數億來幫助國際難民,給予他們充分的人權保障,讓他們每個月還能拿到津貼。又怎麼能夠說香港的人權正受到打壓?

奧爾頓口口聲聲保障香港人權,還指責筆者打壓香港大學生的所謂的「和平民主運動」,卻無視香港發生的種種暴力行徑,漠視其他香港民眾的權益。筆者在此奉勸以奧爾頓為代表的英國政客,如果真的關心香港,請不要局限於口頭,正如先前所說,香港是自由港,往來英國和香港的航班有很多,親身來香港查看一下真相又有多難呢?

不能容許外國政客借港「抽水」

如今,香港的問題早已不是《逃犯條例》爭議,也不是什麼人權問題,而是「港獨」勢力企圖分裂國家的問題,這也是違反《基本法》的行徑。作為一個英國議員,一個教授,奧爾頓不僅沒有進行詳盡的調查,還不斷誤導自己本國的民眾。例如,他投訴筆者鼓勵黑社會攻擊市民,卻是在沒有任何證據或調查報告的情況下,直接給筆者定罪,這樣是非不分的行為竟然來自一個教授?同時,奧爾頓也是議員,本身的言論也是受到一定程度的保障,為什麼反而質疑筆者在議會裡講的話,干涉筆者言論自由,這不是雙重標準又是什麼?

除了針對筆者之外,最近奧爾頓還在議會中發起對香港的動議辯論,呼籲給予香港人英國第二國籍等等。但實際上,在1997年香港回歸前後,有不少香港人希望尋求居英權,當時就被英國人排斥,認為讓香港人持有英國公民身份,只會分薄英國的社會資源及拖累經濟。在當下香港陷入緊張局勢之時,奧爾頓這幫隔岸觀火的英國政客,又重提居英權,很明顯是惺惺作態,若是真的關心香港人,早在三十多年前就不會把港人的居英權取消,今天又在上議院做些虛偽動作,吹水亂U,連正式找保守黨在下議院修改國籍法也不做,他們根本就沒有這個誠意!只是藉機「抽政治水」,在香港問題上火上澆油罷了,只會給港人帶來二度創傷。

奧爾頓不斷在香港問題上做文章,卻沒有看自己國家的問題,英國脫歐鬧得沸沸揚揚,最近爆出的英國首相約翰遜「脫歐申請」不簽名醜聞,令英國幾乎淪為國際笑柄,約翰遜「欺君」也是一個大罪,他向女王申請將國會延長休會,後來被英國法院推翻決定,他在美國華盛頓與特朗普會面時,面對記者質詢面容尷尬,返回英國收拾殘局時又受國會逼宮下台,老羞成怒下把心一橫提出解散國會,並推動大選。

請問奧爾頓有沒有說過半句為英國民主辯護的話?對自己國家大是大非的問題上又做過些什麼?現在,令人諷刺的是,奧爾頓去信大學投訴筆者,卻在短短兩天就調查完畢並有了「結論」,英國脫歐要是有這樣的效率,鬧劇何至於沒完沒了?

奧爾頓不去管好自己本國的事務,卻對8,000公里外的香港指手畫腳,粗暴干涉,這是明顯的失職,他不負責任地發表言論,試圖干預一所大學的自主和學術自由,不分青紅皂白,講一套做一套,實在是枉為教授,他的教授席位應該被取消!當然,筆者會給予奧爾頓充分回應機會的同時,也會堅定撥亂反正,追究到底!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