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反對派死抱暴力 市民用選票止亂

2019-11-12

郭中行 資深評論員

昨日,暴力再升級,大批暴徒燒隧道、破壞港鐵,有男子因政見不同遭淋易燃液並被點火成火人,暴徒暴行令人觸目驚心。較早前,區議會選舉候選人何君堯被人行刺,種種跡象表明,建制派參選人已經沒有了不受傷害、免於恐懼的自由。

違法暴力沒有藍黃之非,不論任何派別、任何政見人士,都不應受到暴力威脅,違法暴力都應受到法律制裁。但這5個月來,香港經歷了慘痛的「黑暗歲月」,在「黑色恐怖」下市民人人自危,惶惶不可終日,生怕說錯半句,輕則被「起底」恐嚇,重則當街被「私了」;商家不敢再表達政見,怕被暴徒無日無之的縱火破壞,甚至連候選人的正當宣傳工作也受到騷擾、破壞以至刺殺。暴力失控,只會造成更多的慘劇,對香港而言,絕對是一場人為災難。

縱暴派一手炮製的災難

造成香港今日的局面,歸根究底,是拒絕與暴力切割、死抱暴力的縱暴派政客縱容、煽動所造成。過去香港政壇雖然壁壘分明,但不同派別都有共同底線,包括反「港獨」、維護「一國兩制」、「和平理性非暴力」,都是香港的主流價值觀和共同的政治底線,就算近年激進「本土派」冒起,不斷衝擊香港的「和理非」底線,但依然未成主流。

然而,在這場修例風波中,縱暴派早早就丟棄「和理非」原則,不但沒有譴責變本加厲的違法暴力行為,更與暴徒狼狽為奸。多名縱暴派政客紛紛走到前線,為暴徒打掩護,配合違法衝擊,毛孟靜更稱呼暴徒為「契仔女」。

縱暴派自甘墮落,造成了極惡劣的影響,令暴徒更加有恃無恐,認為有縱暴派政客撐腰,自己更「造反有理」,令到暴力難以收拾,最終演變成到處縱火,到處破壞,動輒圍毆市民,以至殺警、謀殺建制派人士。反對派在當中扮演了「煽暴者」的不光彩角色。

近期,民意開始反彈,暴亂的規模在縮小,但暴力程度卻不斷升級,已到了公然謀殺不同政見人士的恐怖程度。但縱暴派至今仍然拒絕譴責暴力,更遑論與暴力切割。對於何君堯遇刺,縱暴派有人冷嘲熱諷,有人乾脆拒絕回應記者提問,而陳淑莊雖然有「慰問」何君堯,但對於暴力就拒絕譴責。

縱暴派的立場已經很明確,就是絕不會與暴力割席,即使暴徒如何襲擊市民、如何破壞公共設施、如何搞得香港民不聊生,縱暴派就是死抱暴力。在暴力與「和理非」路線上,縱暴派已經作出了抉擇。

正如梁家傑所言,暴力有時是解決問題的辦法。對縱暴派而言,爭取暴徒支持,無疑是討好激進選民、在區選大勝的手段。縱暴派為了吸納激進「本土」、「深黃」的票源,全面擁抱暴力,更顛倒是非抹黑警方「濫暴」,打的完全是選舉算盤。這說明,在區選前不論發生什麼情況,縱暴派都不會與暴徒割席,暴亂恐怕無日無之、愈演愈烈。

用好手上票止暴制亂

香港要止暴制亂,打擊暴徒的囂張氣焰,除了要大力支持特區政府和警隊的止暴懲暴外,市民手上還有最大的武器,就是用好手上一票。將縱暴派趕出議會,讓縱暴派看到市民的真正呼聲,看到討好暴徒得不償失,知道暴力沒有市場。

只要反暴的民意形成,平息暴亂將水到渠成。「自助者,人琝U之」。止暴制亂不能只靠政府、警隊,市民也要行動起來,必須用好手上一票止暴制亂,在11月24日的區選上,為這場風波畫上休止符。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