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利君雅未審先判煽風點火博出位

2019-11-09

趙文瑜 時事評論員

科大生周梓樂在11月4日將軍澳衝突期間,於尚德停車場高處墮下,導致腦出血、盆骨碎裂,於8日上午證實不治,令人哀傷。警方對此高度重視,強調會調查到底,但偏偏有些立場凌駕真相的人就到處造謠說「警暴殺人」。更為可恨的是,一些本應是秉持中立持平態度的媒體工作者,為了討好激進網民,毫無專業操守和對人基本的尊重,未審先判地指稱警察「有殺人的嫌疑」,蠻橫無禮地打斷警方發言人的回答,似嚴刑逼供多於採訪,令人側目。

在8日周同學的死訊證實後,警方東九龍總區聯同救護代表再次見記者解釋最新的調查進展,以釋除公眾疑慮。高級警司(行動)傅逸婷首先對周梓樂的家屬致以深切慰問,並指警方心情沉重、痛心及難過,強調會深入調查及召開死因庭研訊。她續指,明白市民對當日情況有不少疑問,並指已翻查停車場及附近屋苑的閉路電視畫面。應該講,一名正值青春年華的大學生突然逝去,這是沒有人想見的,警方的態度也是誠懇的。雖然周梓樂墮下當日晚上,警方的確有在附近對非法集結進行清場,但迄今沒有任何證據顯示警察與周的死有任何關係。

但一向言行出位的港台記者利君雅聲大夾惡地追問警方,「係咪丁點責任都無?M家係咪貓哭老鼠?」又話警察現在「係有殺人的嫌疑」。作為新聞工作者,提問尖銳不是錯,但必須要客觀和尊重基本事實。香港是法治社會,法治的基本原則是「無罪假定」,也是控方要提出證據證明被指控一方有做。從現實的證據,無論是停車場閉路電視還是民間傳播的私家車車Cam,無任何證據將周梓樂的死因指向警方。作為記者,先入為主地指稱警察「有殺人嫌疑」,這是對警察實行「有罪假定」,根本是未審先判地砌人生豬肉。如果按照利君雅的邏輯,只是因為警察當時在停車場附近,就將警察視為「疑兇」,那當天停車場樓下甚至樓上,都有不少黑衣人聚集,為什麼這些人就不是「疑兇」呢?至於什麼「貓哭老鼠」之類的說法,根本是情緒發洩,是用心不良地發爛渣而不是提問,一個人如果存心覺得被提問者是不可信,對方答什麼你都不會信,你還去提問作甚?可見利君雅是存心搗亂而不是有心提問。

利君雅之後的言行也說明了她是存心搗亂。因為在警方回答她的問題期間,她三番四次打斷警方發言,未答就開始話「你無答我的問題」,一副盛氣凌人的樣子。

修例風波延續幾個月,除了煽暴派不斷在背後慫恿年輕人去做炮灰之外,一些「黃媒」記者不斷煽風點火也是重要原因。這些記者不是忠實報道事實,而是將記者訪問當成宣揚個人政治立場的做騷。早在8月時,就有「黃媒」記者毫無人性道德地問特首林鄭月娥「林太,好多市民問你幾時死呀?」「你有冇良心啊?」利君雅亦曾經粗暴打斷特首和副警務處處長鄧炳強發言,聲稱叫特首「講人話」。新聞資深傳媒人組織曾經去信廣播處處長梁家榮,要求港台炒掉立場偏頗的記者,亦有民間組織曾經包圍港台大樓表達不滿。

其實利君雅等「黃媒」記者如此落力表演,無非是因為修例風波以來,網絡極端言論蔓延,利君雅「審問」官員的作風獲得「連登仔」激讚,還封為「新聞女神」,難免令利君雅飄飄然,加多幾錢肉緊。一些網民亦一針見血地說:恐怕人家早就唔係真心採訪,早就志不在記者,而是想借機博上位,他日做煽暴派大阿姐呢。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