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法官效忠香港特區 止暴制亂乃不可推卸責任

2019-11-11

黎子珍

黑衣暴力亂港持續,國務院副總理韓正早前接見特首林鄭月娥時提出,止暴制亂是香港行政、立法、司法機關的共同責任,這招來反對派批評所謂干預司法獨立的說法。反對派一直在香港宣揚三權分立的說法擾亂視聽,但本港的政治體制從無強調所謂三權分立,基本法保障司法獨立,是指法官判案不受外力干預,但並不代表社會整體和行政當局不能對司法體系提出要求。尤其是在當前暴力橫行的社會狀況下,既然各級法院法官和其他司法人員在就職時必須依法宣誓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自然有不可推卸的責任為社會止暴制亂作出貢獻。副總理韓正強調止暴制亂、恢復秩序是包括司法機關在內的共同責任,不過是重申基本法對司法機關的責任和要求。

主管港澳事務的國務院副總理韓正日前強調,止暴制亂、恢復秩序是當前最重要工作,亦是香港行政、立法、司法機關的共同責任和最大共識。這番苦口婆心的話話音剛落,反對派政客即撲出來,聲稱法官只根據事實和法律原則判案,不應由中央指示云云。大律師公會9日亦發表聲明稱,任何中央政府或官員的言論,若給予外界的印象為以官方形式訓示法官或司法人員進行政治使命或任務的舉措,可能被當作干預特區的司法獨立云云。

憲制性法律對法官具約束力 

司法獨立分為兩個方面:一是「裁判上獨立」,即法官的判決必須根據法律及事實作出判斷,不受任何外在干預或影響;二是「制度上獨立」,即須確保審訊體系,不受行政或立法部門的不當控管或干預。

然而,在任何國家和地區,司法獨立的概念並非無限延伸,並非意味茠k官判案可隨心所欲、率性妄為,更不意味荂u司法至上」。任何國家和地區的憲制性法律,對法官都具有法律約束力。基本法第104條訂明:「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主要官員、行政會議成員、立法會議員、各級法院法官和其他司法人員在就職時必須依法宣誓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人大常委會對該條的解釋申明:「第104條所規定的宣誓,是該條所列公職人員對中華人民共和國及其香港特別行政區作出的法律承諾,具有法律約束力。宣誓人必須真誠信奉並嚴格遵守法定誓言。宣誓人作虛假宣誓或者在宣誓之後從事違反誓言行為的,依法承擔法律責任。」

已經延續5個月的反修例暴亂,暴亂下香港經濟正式陷入衰退,商戶倒閉、結業、裁員、減薪、失業的「倒骨牌」效應接踵而來,市面蕭條,人心惶惶。難道止暴制亂、恢復秩序不是香港各級法院法官和其他司法人員的共同責任和最大共識嗎?各級法院法官和其他司法人員難道可以不真誠信奉並嚴格遵守法定誓言嗎?這絕非是「以官方形式訓示法官或司法人員」,也絕非是「可能被當作對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司法獨立的干預」,而是基本法規定的法官對中華人民共和國及其香港特別行政區作出的法律承諾,具有法律約束力。

司法不公是對司法獨立的最大損害

5個月來的黑色暴力嚴重蠶食香港法治根基,但令人遺憾的是,司法不公的現象不斷發生。迄今已有3,000多人被捕,只有約500人被檢控,絕大多數獲法庭寬鬆處理,經過落案程序後又重歸暴動前線,甚至可以周遊列國唱衰香港,這就是暴徒源源不絕、暴亂沒完沒了的最大原因。有人侮辱國旗,僅獲判社會服務令;有人只是在美國駐港總領事館大閘噴上「中國必勝」四個字,即被速審速判監禁四周。

正如英國艾特大法官在Ambard v AG for Trinidad and Tobago [1936] AC 322一案中指出,「公義並非與世隔絕的美德,她必須經得起監察及一般人敬重但敢言的批評」。而法治的一大原則,就是「不單要執行公義,更要使公義有目共睹。」(Justice must not only be done but should manifestly and undoubtedly be seen to be done。)正因為司法不公的現象不斷發生,有團體到終審法院示威高呼「警察拉人,法官放人」、「司法不公、縱賊行兇」、「法院判決、全城震怒」、「司法獨大、禍港殃民」等口號,向終審法院遞上請願信。民間也發起「法庭監察」運動,希望法官和裁判官也需向公眾問責。

在「一國兩制」框架下,香港司法獨立應當被尊重,但法治不彰,司法不公,司法獨立就可能異化為司法獨大甚至司法獨霸。部分法律界人士妄自尊大,以司法獨立凌駕基本法和國家憲法,以「兩制」抗拒「一國」,以高度自治挑戰中央管治權,恰恰是對司法獨立的最大損害。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