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反對派拉布玩殘內會就是玩殘市民

2020-01-06

郭中行 資深評論員

在反對派的瘋狂拉布下,立法會內務委員會經過11次會議,浪費了11次寶貴的會議時間,仍然未能選出內會主席。反對派為什麼要在內會發難?這是因為在區議會選舉後,反對派政客吃了暴徒的「人血饅頭」,暴徒一邊入監牢,反對派一邊入議會,為了表示沒有忘記暴徒,沒有過橋抽板,反對派隨即在立法會上發難,以最安全、對自己最無損失的拉布手段,表示對暴徒的呼應。

一直以來建制派為了向反對派表示善意,都會將內會副主席讓予反對派,去年就由公民黨的郭榮鏗出任,當時的原意是希望他能夠發揮橋樑作用,協助政府、建制派與反對派的溝通。然而,郭榮鏗卻沒有盡好內會副主席的責任,反而愈走愈激,配合激進派的攪局拉布。建制派讓出副主席是為了令會議更加暢順,但郭榮鏗卻利用副主席職位攪局,這樣,建制派自然沒有理由,也沒有必要再讓位予郭榮鏗。但郭榮鏗不但沒有反省,反而惱羞成怒,與反對派在內會瘋狂拉布報復,他更利用主持身份不斷阻礙內會選正副主席工作,放任反對派議員發言拉布,不斷拖延時間。郭榮鏗利用主持權力監守自盜,正說明他根本不具有擔任內會副主席的資格。

內會猶如立法會「大腦」

反對派企圖玩殘內會,實際是在玩殘香港,玩殘市民。內會是立法會其中一個最重要的委員會,負責立法會大會的各項準備工作,並且審議已提交立法會的法案,內會更可成立法案委員會研究該等法案,或委任小組委員會對一些附屬法例進行更詳細的研究;內會又可將關乎立法會事務的政策事宜交付有關的事務委員會研究。簡單而言,內會是整個立法會的「大腦」,如果內會長期被反對派拉布癱瘓,沒有主席之下,各項法案將大量積存而未能提交大會表決,立法會將失去立法功能,而大量關係經濟民生的法案也會被阻礙,香港發展也會陷入「空轉」。

顯然,反對派拉布玩殘內會,目的就是要「攬炒」香港。反對派議員每日照樣領取大筆薪津,但卻拒絕承擔議會審議法案工作,並且以癱瘓議會作為政治籌碼,這是極不負責任的行為。香港經濟困境已經迫在眉睫,香港的發展也不能長期空轉,政府的各項政策都需要通過訂立法案的方式落實。

在《議事規則》修訂後,各委員會主席都擁有「剪布」權力,反對派知道要拉布不易,但依然死心不息,不斷鑽空子尋找拉布空間,現在竟然利用選主席這個正常程序進行拉布,內會已經浪費了11次會議,也不知還會拉布多久,每拉布多一日,香港就會失去更多的時間和機遇,香港的發展以及市民利益將因為反對派的無理拉布而受損。這種損人不利己的拉布在全世界都不會出現,唯獨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卻猶如「政治風土病」般陰魂不散,這說明反對派人從來沒有關心過香港利益。

內會不可長期無主席

內會不可長期無主席,立法會更不能因為反對派拉布而無限期「空轉」,但反對派接二連三地利用主持權力,配合拉布,玩忽職守,立法會是否難奈他們何?答案是否定。從短期而言,內會長期不能產生主席,最好的解決辦法,是繼續由上屆內會主席李慧k重新主持,重新制訂議程,先處理其他急切事務,再進行選舉工作。《議事規則》表明內會主席任期到新主席當選為止,而並非跟大會會期,意味現時李慧k仍然是內會主席。現在內會癱瘓了,現時身為內會主席的李慧k,當然有權力解決困局,先暫停選主席,集中處理法案事宜,待急切的議案處理完成後再進行選舉。有關安排可以先在內會進行表決,得到過半數支持就可以實行,郭榮鏗並沒有資格阻止。

長遠來說,反對派利用主持一職拉布,是越權、濫權行為,建制派應再次修訂《議事規則》,限制主持的權力,包括必須在首次會議完成選舉,會議要直到產生正副主席後才能完結;甚至可研究由立法會秘書負責有關程序,減少反對派攪局空間,否則立法會長期空擺,香港發展空轉,全港市民都會被反對派玩殘。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