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神州傳承 > 正文

舞動七十載 弘揚七星獅

2020-02-12
■文琰森率弟子參加舞獅祭拜活動。 受訪者供圖■文琰森率弟子參加舞獅祭拜活動。 受訪者供圖

非遺傳人文琰森 中華絕技傳世界 本港弟子逾三千

8歲進入醒獅團,接觸七星獅舞,苦練多年,終成七星獅舞的第二代傳人;50年前,在香港授徒,傳承七星獅,3,000餘名徒弟遍佈新界各地;40歲遠赴英國、荷蘭,在海外傳授三年,把中國傳統的民間舞藝推向了世界。他,就是文琰森,一位有70餘年「醒獅夢」的老人。如今,已是81歲高齡的他,是深圳市寶安區唯一一項國家級非遺項目傳承人,每年春節, 他都要率弟子參加舞獅拜年表演和對文氏先祖的祭拜活動,致力於七星獅舞的絕技傳承。在春節來臨之前,香港文匯報記者採訪了文琰森,了解他與七星獅的傳奇經歷。 ■香港文匯報記者 石華 深圳報道

鏡頭拉回到1945年,日本投降,舉國歡慶。為慶祝來之不易的和平,寶安縣松崗商會特地從廣州請來了七星獅傳人焦賢,成立和慶社,教授當地人舞獅。當時8歲的文琰森第一次與七星獅有了接觸。

年少調皮,文琰森也不例外。在開始練鼓時,文琰森總是搗亂,師傅無奈只好「請」他出去。但文琰森不想放棄,每晚都站在門外看別人練習,師傅見到他的誠意,在徒弟都走之後,再單獨教他一些基本功。

那時焦賢師傅的工資一年也就500斤稻穀,勉強維持生計。而文琰森為了感謝師傅,偷偷從家裡拿一些白米、臘腸、鹹魚,送給師傅。勤學苦練,再加上情商高,兩年之後,文琰森便和師傅一起出門表演。

闖蕩香港 舞獅成名

1962年,文琰森來到香港謀生,因學歷低、沒手藝,只能在工地上從事一些泥瓦工的工作,每天工資只有兩元港幣。文琰森表示,那是最難的一段時光,每天吃飯都要跑到油麻地,尋找一毛錢能吃飽的地攤。直到後來經同鄉的介紹,學會了開車,日子才算穩定下來。

文琰森的日子漸漸平穩,本以為與舞獅再無關聯,但同鄉的一次登門改變了他的生活軌跡。香港文氏宗親會的正氣堂急需舞獅教頭,同鄉得知文琰森的經歷,便上門希望他出面。

「在接到邀請後,我很猶豫,除了工作忙之外,更重要的是我很久沒有舞獅了,不知道會不會誤人子弟。」再三考慮之後,文琰森還是去了。每天下班他都走茈h正氣堂,一路上邊走邊跳,回憶蚖R獅的基本步伐,以至於路人都以為他「瘋」了。

在香港的這段時間,他的徒弟遍佈桃園圍、元朗、屏山、圍村、流浮山下村等地,多達3,000多人,一時間名聲鵲起。1976年,他應邀遠赴英國、荷蘭傳授七星獅,把中國傳統的民間舞藝推向了世界。

回鄉傳授 不收學費

改革開放之後,文琰森回到松崗,成立山門文琰醒獅訓練社,傳承七星獅, 收授學徒300多人。文琰森告訴記者,七星獅舞將舞蹈、音樂、書法和古代歷史故事結合在一起,具有較高的歷史價值、民俗學價值、藝術審美價值。

文琰森收徒沒有要求,只要想學他就教,並且不收一分學費。現在來自湖南、湖北、廣西、河南、四川以及廣東韶關、東莞、河源、潮州、茂名、湛江等地方都有其弟子。

談及七星獅的特色,文琰森立刻站起來,邊做示範邊向記者解釋,每一個動作都很幹練,絲毫看不出81歲的高齡。「七星獅的節拍是七拍半,而傳統三星獅是五拍。七星獅的步法是高四平馬、二字鉗羊馬,與詠春很像;而傳統三星獅的步法多為高四平馬,與紮馬步的動作類似。」

如今,七星獅舞表演早已成為松崗人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文化盛事。2000年以來,文琰森都要率弟子參加松崗街道的舞獅拜年表演和對文天祥及文氏先祖的祭拜活動,其弟子的弟子也已登台表演。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