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釋除國安法疑慮 免被妖魔化

2020-06-04

黃芷淵 全國港澳研究會會員 鳳凰衛視高級記者

全國人大通過港區國安法決定草案後,筆者在香港出席了一個關於《國家安全與香港繁榮》的專題研討會。在座的學者專家分別從法律層面、國際關係、金融經濟、青年問題等角度剖析港區國安法出台對香港各方面的影響。筆者發現,大家的關注點有幾個共同點:立法的迫切性和必要性、法律出台後的作用、市民因不了解內容而產生的憂慮、對香港局勢的發展走向、對國際關係的影響等。

客觀解釋 釋除疑慮

過去一周,筆者和部分深感憂慮的年輕人討論港區國安法,歸納他們的憂慮,可以分為三方面:第一,港區國安法立法後,會否影響或破壞「一國兩制」的實踐?第二,會否剝奪香港的民主自由?例如遊行自由、集會自由、新聞自由、言論自由等。第三,使用社交媒體,如Facebook、Telegram、Instagram、YouTube等,會否受到制約?

首先,國家安全屬於中央事權。環顧全球任何一個國家,無論是實行單一制還是聯邦制,國家安全立法都屬於國家立法權力。讀懂這個前提就會明白,港區國安法立法不存在與基本法或「一國兩制」有抵觸的問題,有關決定的法律依據是《憲法》和基本法。全國人大已清楚表明,堅持貫徹「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中央不會因為港區國安法而放棄或影響「一國兩制」原則。

第二,港區國安法只是針對極少數人的四類主要行為,包括分裂國家、顛覆國家政權、組織實施恐怖活動,以及外國和境外勢力干預香港事務的行為,只要不從事參與這四類活動,一般市民的日常生活,包括遊客旅遊、外資企業的經商活動、學術交流等等,都不受影響。

仔細推敲 安內攘外

香港回歸23年來,基本法第23條立法延宕多時,在維護國家安全方面長期存在法律漏洞。對香港而言,港區國安法是全新的法律,在立法落地執行過程中,必須就細節內容仔細推敲,尤其要處理好灰色地帶的問題,在法律層面真正釋除香港市民及國際社會的疑慮。

舉例而言,草案中提到,中央政府維護國家安全的有關機關,可以根據需要,在香港設立履行維護國安相關職責的機構。那麼,運作上如何處理?具體執法編制審判如何進行?內地國安機構人員與香港相關執法部門,如何合作和分工?

權威解讀 國安教育

這個過程之所以重要,不僅僅要「安內」,更要「攘外」。隨茈~圍國際形勢發生重大變化,如何不讓香港成為中國與其他國家博弈過程中的棋子,以及讓香港繼續保持國際金融中心、外貿中心、航運中心等國際地位,很多細節內容都不能迴避。

過去一年,很多年輕人參與違法暴力事件。很多人說,這反映了香港的教育出了問題。當年,香港特區政府提出就基本法23條立法時,引起社會很大爭議;在修例風波仍未平息之際,中央推出港區國安法,可以預料,在未來的短期內,可能會引起更大的反對聲音或爭議。但「長痛不如短痛」,在當前局勢下,這個過程必須經歷。如何把相關影響降至最低,解讀推廣教育工作就非常關鍵。

筆者認為,不僅僅是特區政府,香港社會各界,包括媒體、教育界、法律界等,都應該在各自的專業範疇,正確客觀地向公眾解讀、宣傳、教育、推廣維護國家安全的重要性,讓市民明白,維護國安是香港特區乃至每一個公民的責任。

學校方面,要加強國安教育,包括把維護國家安全的內容融入中國歷史或國民教育中,或以學生活動等形式進行教育傳播。媒體方面,可多邀請權威人士、官員及學者,全面客觀為公眾釋疑和解讀。法律界人士、民間智庫、社會團體等都可以發揮相關作用,透過高峰論壇、專題研討會、遊戲活動等進行推廣。

中央此時決定為港區國安法立法,猶如一場及時雨,更讓香港法制發展走到一個新的十字路口。香港不少社會、經濟、民生、政治等深層次矛盾和問題,依然有待解決。 香港各界能否放下紛爭,理性面對,化危為機,決定了這個城市的未來走向何方。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