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給英國首相約翰遜的公開信

2020-06-05

盧業樑 港區全國政協委員

英國口口聲聲用以「惠及港人」的「BNO護照」,既不提供英國居留權,也不允許持有者在英國或者歐盟工作,實際上只是一種旅行證件,在功能上也只是英國的「二等公民」,卻被你等英國領導人當成施捨予港人的國民特權。請閣下拋棄白種人的傲慢吧,收起你高高在上對香港自由民主的指責,拿走你用BNO的殘羹冷炙給香港的施捨。你們刻意製造的存在感,營造不了對香港仍有影響力的假象。

約翰遜先生 台鑒:

5月29日,中國全國人大表決通過了《關於建立健全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的決定》。消息一出,閣下就在《南華早報》和《泰晤士報》發表文章,稱涉港國安立法將「限制香港的自由,大大削弱香港自治,直接抵觸《中英聯合聲明》」,屆時英國將「別無選擇」,容許持有BNO護照的港人,在英國延長簽證至一年,並提供更多移民和工作等權利,方便港人取得英國公民資格。

英國口口聲聲用以「惠及港人」的「BNO護照」,到底是什麼葫蘆,賣的什珍纂H

1979年,港督麥理浩訪京,時任中國副總理鄧小平先生清楚表明中國要將整個香港收回(這一訊息直到中英聯合聲明草簽後英國報章Sunday Times才爆出)。當時麥理浩回到香港後,立即向英國匯報,並推動英國於1981年通過《新國籍法》。

BNO護照在功能上是英「二等公民」

《新國籍法》推出之前,凡在英屬「香港殖民地」登記入籍,即可擁有「英國及殖民地公民(CUKC)」身份,享「居英權」。之後,CUKC身份於1983年失效,並轉為英國屬土公民(BDTC);而沒有「居英權」的英國海外國民(BNO)則取代BDTC。BNO護照持有人可以在英國以訪客身份停留6個月,既不提供英國居留權,也不允許持有者在英國或者歐盟工作,與其說是「護照」,BNO的實際功能只是一種旅行證件。

這BNO護照,在當年是你們用以部署日後談判失敗關上移民大閘的工具,在功能上也只是英國的「二等公民」,卻被你等英國領導人當成施捨予港人的國民特權。你們英國人真的想給持有BNO的香港人居英權嗎?你們力圖脫歐的一個重要原因,不是要阻止東歐移民和中東難民入境嗎?怎會輕易讓數以十萬計港人因政治風波而取得「居英權」?

你稱道的「香港的自由」、「香港自治」,我不禁想問,英治下的香港,有民主和自由嗎?

港英政府在香港156年殖民統治期間,其中的144年(1842年至1985年),立法局議席全由港督委任,毫無民主成分,政治實權由港督掌控;而英資洋行則壟斷行政、立法兩局議席,由1960至1980年代,英資財團的高層佔據近八成非官守議員席位,其中怡和洋行及擢袘行勢力最大!

1981年的《新國籍法》、1984年的《代議政制綠皮書》......你們在1979年香港回歸中國的事實明確後,處心積慮,一方面部署BNO,將香港人排除在英國公民之外;一方面在回歸前十三年才匆匆賦予香港所謂的民主和自由。今天,你卻開始批評英國治下大部分時間堻ㄗS有的香港自治,又把當年一步一步區分、甄選、剝奪英國公民權的BNO護照舊事重提,這是英國紳士專屬的狡猾,還是偽善?

你或許以為大部分香港人仍然會為貴國發出一批名為「海外國民」但又限制只可逗留12個月的護照而趨之若鶩?

請拿走你的BNO殘羹冷炙施捨

筆者在殖民統治年代出生,鴉片戰爭離我其實並不是太遠。孩童時代,即閣下出生那年(1964年),我就住在獅子山下黃大仙的木屋區。家居旁邊有一片農田,農田上公然開設一所鴉片煙館,由老嫗兩個當警察的兒子經營,販賣鴉片、白粉。這就是1974年廉政公署成立前的香港低下層的一景,黑白不分。

今天的中國政府不再是滿清韃虜,可以被你們白種人隨意欺負,不再是 「東亞病夫」。我們從站起來到富起來,足足走了180年。今年是我第三年參加全國兩會,每年在天安門廣場仰望藍天下的五星紅旗,昂揚飄蕩,心情澎湃。李克強總理的工作報告,一章一節,念茲在茲,都是為人民。今天,14億不願做奴隸的中國人,終於站起來了。民族復興,是這14億中國人共同追求的目標。

請閣下拋棄白種人的傲慢吧,收起你高高在上對香港自由民主的指責,拿走你用BNO的殘羹冷炙給香港的施捨。你們的虛偽、假仁假義,只能給個別「戀殖」、不懂歷史的港人以希望。你們看似對香港的念念不忘,只是不願意接受香港已回歸中國的事實;你們刻意製造的存在感,營造不了對香港仍有影響力的假象。

從兩百年前的鴉片煙,到今天的BNO,請閣下重新掌握歷史的真貌,順候

台安

盧業樑於香港

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十三屆全國委員會委員

二零二零年六月四日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