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美國的混亂與悲哀

2020-06-05

周錫生 東南大學國際戰略智庫研究員

美國在新冠疫情肆虐數月,全面陷入政治、經濟和社會危機之後,在5月末又因手無寸鐵的非裔美國人弗洛伊德被白人警察「跪殺」引發社會大動亂,從而陷入了雙重危機。全美40多個城市發生抗議騷亂,幾個州被迫宣布緊急狀態,多個城市實施宵禁,美國朝野兩黨爭鬥加劇,府院矛盾更加尖銳,社會民意進一步分化分裂。

美國的街頭抗議示威活動將逐步平息,但種族矛盾卻將進一步深化,仇恨的烈火將無法撲滅,因為美國的白人至上主義日益猖獗,當局的種族偏見與縱容態度變得更加頑固和露骨,這是問題的根本。

美依然處於疫情肆虐黑暗之中

可以說,環顧世界,當下最亂的是美國,國民最焦慮不安的也是美國。當很多國家因為積極防控疫情而逐步遏制疫情,多數國家病例和死亡病例在雙雙下降的情況下,美國依然戴茈@界疫情最嚴重的帽子。美國的確診病例已接近200萬,約佔全球病例總數的28.%,美國的死亡病例多達10.6萬,也約佔全球死亡病例總數的約28%。如果說很多國家已經看到遏制病毒大流行的希望,則美國依然處於疫情肆虐的黑暗之中。

疫情下的美國經濟社會跌入了苦難的深淵。從經濟萎縮、失業高漲、市場波動、出口下滑和企業倒閉等幾項關鍵數據看,經濟分析專家們普遍認為美國經濟正滑向上世紀30年代大蕭條時的慘境。美國的失業人數已猛增到4,100多萬,失業率高達23%。特朗普政府試圖挽回敗局,甚至不惜以犧牲國民生命健康安全為代價採取經濟救援措施,逼迫美聯儲採取前所未有的市場刺激和貨幣量化寬鬆政策。美聯儲可以通過電子方式印鈔,但它不能印工作崗位;它可以購買債券,但不能治癒病毒;它可以繼續試圖刺激市場,但不能消除人們的恐懼。華爾街前高管、美國知名時政評論家諾米.普林近日撰文哀嘆道,當下的美國正處在「極度混亂和危機之中」。

美國正在受苦且變得更糟

美國一直自詡為世界超級大國,客觀講美國也確實擁有強大的經濟實力和世界上領先的醫療技術水平,但現實是世界上很多國家,包括南亞、非洲地區很多貧困落後國家都比較成功地控制了疫情,而美國居然長期戴荂u全球疫情之最」的恥辱帽子。眾多評論指出,美國抗疫的失敗在於當局的失責、失措、失當和心術不正。推責甩鍋已經沒人相信,華盛頓當局將不得不為美國抗疫的失敗承擔現實與歷史的責任。

美國不斷標榜自己為「人權衛士」,甚至經常對別國的人權說三道四,但弗洛伊德之死和引發的大規模社會抗議動亂表明,美國的人權非常糟糕。非裔國民連基本的生命權都得不到保障,美國還談什麼人權?弗洛伊德在被白人警察按倒在地時苦苦哀叫「我無法呼吸,我無法呼吸」,但白人警察依然用膝蓋將其殘忍跪死。弗洛伊德的最後呼救不是簡單的弗洛伊德與白人警察的生死對話,而是他「在對一個國家說話,這個國家常常只是由於你的膚色而會危及你的生命」。

當下的美國在世界上出盡了醜,越來越讓人匪夷所思。不僅很多美國人對自己的國家感到失望悲哀,而且連很多政界人士也實在看不下去了。美國前副總統、民主黨總統競選人拜登2日憤怒地責問道:當下的美國是「我們想成為的美國,我們知道我們可以成為的美國,我們內心所知道的美國,可以而且應該成為的美國嗎?」

四年前,唐納德.特朗普作為美國總統競選中殺出的一匹「黑馬」,以「美國優先」「讓美國再偉大」為蠱惑煽動贏得了大選。特朗普執政三年半來,全盤否定前任們的內政外交和經濟社會政策,別出心裁另搞一套。

華盛頓當局在國內搞得雞飛蛋打,導致了空前的府院之爭、黨派之爭、媒體矛盾,激化了各種社會矛盾和種族衝突,造成了更加嚴重的貧富懸殊,特朗普總統遭國會眾院彈劾;在國際上大肆推行「美國優先」的極端利己主義,不斷退群毀約,蠻橫霸凌,四面出擊,製造和激化矛盾紛爭。美國把中國當做戰略對手,不斷施壓威逼,但很不得人心,更無法得逞。

美國「再偉大」了嗎?恐怕事實剛好相反!但特朗普並無自知之明,最近他居然把自己比作是當年的美國總統林肯,甚至吹噓自己的民調支持率超過了林肯,此話成為了大笑話,因為別的不說,就民調而言當年林肯時代並不存在。看來特朗普為了贏得連任,什麼大言不慚的話也敢說。

半島電視台6月2日以「特朗普領導下的美國的偉大謊言」為題發表評論指出,3年多來,特朗普以「讓美國再次偉大」為借口,「在醫療、移民、氣候變化、歐洲、耶路撒冷和新冠疫情等問題上,推行各種難以駕馭的政策,以迎合他的選民,安撫他的百萬富翁和億萬富翁特權階層」。特朗普的支持者認為他是一位舉足輕重的總統,拯救了美國,恢復了美國作為世界領先大國失去的榮耀。但事實是「在這個過程中,美國已經變得不再偉大。相反,美國再次充斥蚨堭琤D義」。「美國正在受苦,而且還在惡化,變得更糟」。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