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風尚中國 > 正文

【風尚中國】地方戲曲活態傳承成效顯 傳統文化重回大眾生活

2020-06-08
■辰河高腔演員何芳(右)和張勛在進行排練。■辰河高腔演員何芳(右)和張勛在進行排練。

戲曲是我國漫漫歷史長河中傳統藝術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數百年來,它在民間扎根、成長、蛻變,生生不息地傳承和發展,不但歷史悠久,且種類繁多。據不完全統計,我國大約有三百六十多種地方戲曲劇種,其中京劇、越劇、黃梅戲、評劇、豫劇被稱為「中國五大戲曲劇種」,除此之外,還有其他琳瑯滿目的地方劇種,隨時代的發展以更引人矚目的方式,得到了活態傳承與發揚光大。這些地方的戲種都是我國戲曲文化藝術中缺一不可的道道醒目風景,亦是令到中華戲曲屹立於世界戲劇之林的重要因素。■文:綜合新華社及中新社報道 圖:新華社、中新社

粵劇,又稱廣府大戲,是以粵語方言演唱的廣東傳統戲曲種類之一。早在2009年,它就獲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認定,被列入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而今,粵劇元素在廣東地區愈來愈多地融入了人們的生活空間,從街道、公園到博物館,這項非遺傳統文化的陣地早已不止於舞台,而是像種子一樣發散到更廣闊的新天地之中。

建築藝術結合粵劇文化

廣州粵劇藝術博物館毗鄰永慶坊,是一座具有嶺南風格、水鄉特色的中國園林式博物館。館址所在的西關地區,曾是歷史上粵劇活動的重要聚集地、粵劇名伶的聚居地。同時,此地亦曾有輝煌的園林文化,南漢離宮別苑、清代行商園林都曾建於此,粵劇藝術在西關地區發展壯大的過程中,深受西關水鄉、園林、茶樓文化的影響,演藝空間也延伸至園林和茶樓之中。

因此,博物館的設計注入了對粵劇藝術及嶺南園林藝術精髓的深入挖掘,建築群包括展廳、戲院、仿古戲台、亭台樓閣等等空間。博物館內藏有大量粵劇相關的文獻、戲服、演出道具等,通過展板展示、複製模型以及可以進行體感互動等多媒體形式互動的機器,集中展現粵劇藝術文化。而在戲院、戲台及亭台樓閣之間,每周會定期舉行粵劇粵曲的展演,動態展示特色粵劇藝術。

園林建築和粵劇藝術,作為嶺南兩大文化標誌,在精神內涵上氣韻相合,使得這座粵劇藝術博物館不僅成為保護和傳承一項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場館,更是一座集嶺南傳統文化、當代建築設計與公共文化生活為一體的複合型空間。近兩年來,粵劇藝術博物館的「粉絲」群體已經打破中老年群體的局限,擴展到年輕一代,越來越多的學生也走進粵劇藝術博物館進行打卡、參觀和學習。

小鎮文旅交織太行風韻

如從河北省武安市活水鄉樓上村上空鳥瞰,可以見到田地中一塊醒目的臉譜圖案。就是這個地方,依託近年來被列入國家非遺名錄的武安賽戲、儺戲、平調落子等傳統戲劇項目,蛻變成具有「太行風韻,武安特色」的集旅遊、娛樂和戲曲文化為一體的特色「戲曲小鎮」,而本地的戲劇元素,也融入了居民生活空間的方方面面。

樓上村村口,一張張特色鮮明的臉譜高高掛起,早在上世紀30年代,該地居民就開始接觸戲曲文化,不少人開始聽戲學戲。上世紀60年代,他們便成立了「樓上村平調落子劇團」,時至今日,這個已經傳承了三代人的劇團仍然活躍在戲曲舞台上。

每逢農曆十五或重大節日,村民們家家戶戶都要準備戲曲節目登台亮相,戲曲文化已經融為淳樸民風的一部分。如今,這媥斨ヱ堻]平調落子戲曲博物館、平調落子傳習所、樓上戲曲茶社、樓上劇場、樓上村史館等等場館,令到這個小鎮成為了名副其實的「戲曲小鎮」。增加的設施與娛樂空間,既滿足了當地及外來遊客度假休閒的需要,更加促進了本地傳統戲劇的繼承與傳播。

傳習教育煥新辰河高腔

辰河高腔俗稱辰河戲,屬於湖南省四大地方劇種之一,從清朝末期發源至今,辰河高腔的劇目不斷豐富,但由於無法用文字和音符記載,只能口口相傳,導致其傳承異常艱難。辰河高腔以湖南土家族苗族自治州瀘溪縣浦市鎮為主要發源地,它在這堣@度十分受歡迎,然而20世紀末,一大批年輕人外出流向不同的大城市工作,留守在家的老人們也難得再聚集聽幾場辰河高腔。慢慢地,這種劇種失去了市場,傳承一度陷入窘境。2006年,辰河高腔被列入第一批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名錄,自此,當地群眾欣賞和學習辰河高腔的熱情重新被點燃。

為進行搶救性保護,辰河高腔傳習所的工作人員開始錄製每個曲牌的唱腔,同時舉辦密集的送戲下鄉活動。演員張勛和何芳是辰河高腔傳習所的骨幹,幾年來他們每天上午練習壓腿、吊嗓子等基本功,下午對茪ㄕP劇本進行排練,為鄉村群眾送上了無數場演出,其中經典戲《敕書樓》是最受歡迎的辰河高腔折子戲之一,每當他們穿蚗葵A走上高台,台下觀眾對於辰河高腔的記憶都會一下子被激活。近年來,辰河高腔傳習所還在瀘溪縣一所職業中學和小學媔}辦了興趣班,由青年骨幹演員進課堂授課。隨茬萲w辰河高腔的年輕人越來越多,這項藝術又迎來了新生機。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