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星光透視 > 正文

【掠影探索】《金都》題材源自童年回憶 新晉導演黃綺琳:講好自己的故事

2020-06-19
■Norris憑《金都》勇奪香港電影金像獎新晉導演獎。 朱慧恩 攝■Norris憑《金都》勇奪香港電影金像獎新晉導演獎。 朱慧恩 攝

自從踏入「29+1」歲後,最讓黃綺琳(Norris)煩惱的是婚姻。親朋戚友一個個成家立室,父母亦開始催婚,使她不得不正視自己的終身大事。不過,她沒有急於尋找另一半,而是選擇以一部婚姻為題材的電影回答這個人生重大課題。在30歲的「生日月」堙A她寫下了《金都》的劇本。後來《金都》成為「首部劇情電影計劃」第四屆大專組得獎作品,Norris更憑此片勇奪第三十九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新晉導演獎。真命天子還未出現,但Norris不急於披上嫁衣,對她而言,此刻,她更想拍好一部電影。■文:朱慧恩

正式上映前,《金都》已舉行優先場,Norris馬不停蹄出席映後談分享創作心得。事實上,自電影上映以來,坊間評價不俗,更有影評人直指《金都》是歷屆香港首部劇情片最優秀的作品。讚譽紛至沓來,但Norris不驕不躁,直言仍會謙虛面對批評。天生多愁善感的她,從小便喜愛文字創作,曾立志當填詞人,熱情卻被殘酷的現實燃燒殆盡。「大雨下 重新出發也是修為/工作兌換生存 只抱憾一世 如理想太貴......」這是Norris第一首派台歌《理想再見》,當年她以此曲與自己的填詞人夢畫上句號。兜兜轉轉,如今她又為《金都》的主題曲親自填詞。命運有時很玄,堅持,說不定就會再見。

婚姻的意義與本質

《金都》以婚嫁為題材,讓人反思婚姻的意義與本質。Norris居於太子,自小便對售賣婚慶用品的金都商場抱有美好幻想。「兒時經過地舖,透過落地玻璃窗望郘堶悸滷B紗,會幻想自己有一天也會穿上美麗的婚紗。」直到長大後陪親戚到商場選購結婚用品時,幻想中的浪漫童話被那專業快速的一條龍服務戳破。一邊廂,龐大的落差感讓Norris耿耿於懷;另一邊廂,她覺得像金都這種結合了商業和住宅用途的地方極有特色,「曾經很想寫一個《重慶森林》版的金都,但當時未有打算當導演;直到真的落實要拍電影,便決意要寫關於金都的故事。」

拍攝《金都》前Norris已是編劇,作品包括《瑪嘉烈與大衛系列綠豆》及早前熱播的《歎息橋》。有人評價《金都》劇本扎實,除了當中有Norris的真實經歷外,也是她多年創作淬煉下來的功力。首當導演,手執300多萬、18天完成製作,對Norris而言,最大的困難是平衡各方資源。「我向來比較擅長文字創作,當要真正執行時,便發覺自己能力不夠。如何以有限的資源做好美術、攝影設計,用影像表達故事,今次真的學到很多。」

毅然投身影視行業

Norris自編自導的處女作收穫不少掌聲,但她在「編導」自己的人生時,卻一度迷失方向。Norris從小喜愛創作,18歲時便自資出版第一部小說。中學時成績不俗,「就隨波逐流選擇理科。」順利考進中大生物系後,卻感覺不太對勁。同時,她又發現大學的科目是如此「多姿多彩」,在選擇副修科目時,Norris選擇了大眾傳播,自此打開了另一片天空,並下定決心報讀電影科碩士。畢業後,她修讀浸大電影電視與數碼媒體藝術(製作)碩士課程,「接觸後便很想以此為終身職業。」

近年港產片市道低迷,但本地新晉導演卻不時有亮眼之作。談到本地電影業的前景,Norris直言樂觀亦悲觀。「像香港傳統出名的功夫片、警匪片,又或者飛車特技,若無接班人、無訓練,便無人接棒,這便成為歷史。這是悲觀的。」然而,作為新導演,她又是感到樂觀。「我覺得現時香港電影市場較為歡迎新人,對於新導演拍戲,或者電影藝術這回事,我是樂觀的。對我來說,入行並不意味要延續電影工業,只是延續電影這種創作模式。」拍戲如婚姻一樣,幻想很美好,現實很殘酷。拍攝過程中,Norris累得曾斷言不會再拍戲,但完成《金都》後,「我又心思思開始諗下一套。」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