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專題 > 正文

港區國安法扼禍國亂港 港藝術家:無礙創意文化交流

2020-06-25

過去一年香港社會受盡「黑暴」肆虐,社會動盪,人心惶惶,嚴重損害中央保持香港安定繁榮的目標,中央決定出手助港填補法律漏洞以抑制禍國亂港分子的惡行。6月20日公布《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法(草案)》,消息傳出後受到香港各界廣泛支持。黑暴肆虐下,藝文界發展同樣受到嚴重影響,立法如箭在弦,香港藝文界主流藝術家都紛紛表示早應立法,他們絕不憂立法影響創作自由,只要作品不鼓吹分裂國家,不企圖推翻政府,光明正大與外國文化交流何須擔心被當成是「勾結外國分裂勢力」呢?正常的創作自由在香港從未缺席。■採訪:香港文匯報記者張夢薇、陳苡楠、朱慧恩、張美婷、尉瑋

林天行:打茈甈y幌子做壞事者才怕

香港文化演藝界早前聯合聲明,全力支持港區國安法立法,香港美術協會主席林天行亦是其中之一。他形容港區國安法就猶如國家為香港市民派下一粒「定心丸」,讓香港恢復昔日的繁榮穩定,香港市民能繼續安居樂業。憶述過去在香港持續了大半年的暴力示威,林天行感到十分痛心,冀望港區國安法立法後,能夠杜絕那些傷害祖國、傷害香港的行為。他表示,身邊的朋友,尤其是從事藝術創作的朋友,均十分贊成立法,而當中一小部分藉藝術創作但實質另有企圖的所謂「藝術家」不能代表藝術界。

自從港區國安法立法的消息傳出後,有少部分文化藝術界人士揚言會影響香港創作自由,但林天行直言,這樣的不安是源自大眾對國安法的不理解。他反問:「如果你沒有做傷害他人及對國家民族不利的事,你害怕什麼呢?」

林天行不憂慮港區國安法立法後會影響創作自由,並表示,香港向來擁有高度自由,無論是創作自由,還是言論自由,都是廣大市民能享受的,只要作品不傷害他人,不要企圖推翻政府,任何題材都可以創作。對於亦有言論誤導指港區國安法立法後「即使到外國交流也被指勾結國外勢力」,林天行直指是謬論:「如果光明正大進行純粹藝術文化交流活動,當然無須感到害怕,那些打蚚應N交流幌子,卻暗地進行傷害國家及香港的人當然會害怕。舉例,如果你到外國進行文化交流活動,對藝術家而言絕對是好。內地每年均有眾多藝術家到外國交流,我自己也常到外國舉辦展覽及進行交流活動,外國朋友也常常來香港交流。光明正大進行藝術交流絕對是好事,何須擔心呢?」

吳松:創作不鼓吹分裂國家何須怕

第十三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通過港區國安法立法決定,使得過去一直對香港的政治呈現冷感態度的獨立畫家吳松決定打破沉默,他第一時間走出畫室到「各界撐國安立法聯合陣線」的街站簽名,期待喧囂一年的香港可以重回社會秩序,重新出發。

對於有聲音質疑在港實施國安法會影響到藝術創作的自由,吳松認為這是「惑亂人心」的不智之詞。「首先要知道,自由沒有絕對性,任何傷害他人生命抑或挑戰國家領土安全的自由,都是犯罪者的理論擋箭牌。」他指出,港區國安法恰恰是讓本土藝術回歸藝術本身的有效保證,「過去一年中,我們業界可見很多所謂藝術家將政治凌駕藝術之上,把藝術變成政治之矛,把作品變成文宣產品,去鼓動青年人走上暴力之途。用政治做話題炒作自己博得社會關注,將創作作為武器去『反中亂港』。有了港區國安法的規範,可能這種藝術政治化的現象會減少,使本港的藝術創作環境更加澄清。」

「其實國安法的知識普及中已經說得很清楚,主要針對分裂國家、顛覆國家政權、組織實施恐怖活動、外部勢力干預香港特區的四類行為,才會成為法律制裁的對象,只要你奉公守法,就無須緊張。」吳松認為,作為文化藝術工作者,只要沒有鼓吹分裂國家的內容,就無須擔心,「作品就是作品,內地也有不少文革主題畫作,一樣大賣。只要你不是別有用心地把分裂國家和鼓吹暴力等的內容加到作品中,就不用怕『犯法』,對於藝術家來說,純粹的創作,有無港區國安法都是一樣。」他同樣建議在具體條文訂立之前應該加大與各行各業的溝通、增加行業人士對於該法的認識和理解,讓藝術文化業界對於創作的空間有充分的信心。

張虹霓:為藝術家提供穩定的創作空間

作為一個愛香港的人,一名傳統文化的守護者,香港毛筆博物館館長張虹霓表示自己協會堛熒|員都一定支持港區國安法的立法。他認為立法是一個國家或者地區的重要環節,所謂國有國法、家有家規,他將一個國家比喻為一個家,每位父母都有自己的教育方法,而履行和遵守國安法就是市民的義務與責任。

張虹霓又稱,回看香港黑暴期間,平民百姓都是受害者,早就應該立法來維持社會法治,以保障人們生活安定以及為藝術家提供穩定的創作空間。「港區國安法」對於藝術發展更有保障,指出藝術創作並非要帶動社會分裂的思潮,對社會現象抒發個人意見和感受的作品,社會都可容納藝術家自由發揮。社會穩定後,會有更多的創作素材和藏品給大眾欣賞。

張江亭:可阻止製造白色恐怖

中國文化基金會常務副主席張江亭致力在港推動文化融合及教育,他覺得現在才開始討論港區國安法立法太遲,因為一個地區或者國家不能沒有國安法來保障市民的安全。談到港區國安法有市民感到恐懼,他回想去年社會出現暴力示威,有些人企圖顛覆國家的行為直接影響市民的生活,破壞營商環境,港區國安法的訂立至少能令香港恢復繁榮穩定。

而要追溯社會運動的原因,張江亭認為香港的媒體大多扭曲事實及偏頗報道,導致市民沒有認清事實,年輕人的憤怒來自於對政府處理民生的不滿,社會環境使背後有企圖的組織有機可乘。市民是有權利知道細節以及前因後果,可是卻甚少有媒體會作出客觀的分析與報道。

要釋除市民對港區國安法的疑慮,他認為政府要找一個有智慧與能力的人來安撫大眾,以及帶來正面的宣傳與教育,更重要是讓港人知道先進國家都有屬於自己的國安法,到香港執行時也會合乎「一國兩制」的原則。

香港是一個多元文化的社會,他相信利益共同體,不擔心香港與國際上的聯繫會構成「勾結外國分裂勢力」,反之透過國安法的保障,更能夠保證香港有更良好的教育,避免有人扭曲事實、製造白色恐怖。

劉若儀:港人不應局限在政治想像中

多年前已來往於香港和內地,參與書畫交流活動的本地書法家劉若儀表示,恢復社會秩序,讓生意人有生意,藝術家有良好的創作環境,刻不容緩,危害國家就是危害香港,「國家被挑戰,受苦的是百姓,這一點在此一年以來被充分印證。」她指,從2014年非法「佔中」到2019年的「修例風波」,都是別有用心之人的政治操作,受害的卻是香港的各行各業,「各國都有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以此來保證社會和主權的穩定,香港又有何不同呢?」

「對於我們這些中國書畫藝術家來說,往來內地的機會非常多,也是對國安法最不恐懼的一群人。」她指出,內地亦有國家安全法,藝術家作為社會中的人,亦是在國家安全法的框架之下活動,但是據她觀測了解,內地藝術家一直享有充分的創作空間,以及非常自由的展覽環境、與外國藝術家的交流環境,「希望大家不要拒絕去了解內地,只有了解才能理解,才能成為一個有思辨能力的有智之人。香港人不應局限在自己的政治想像中,應理解現實,開闊眼界。」

她也指出,現時尚未有具體的條文訂立,在原則進行探討時,希望可以與業界進行深入的溝通,了解業界的聲音與擔心之處,以保障業界對港區國安法未來實施的信心。

巢錫雄:與外國藝術家合作不會受限

以作品記錄香港每一個時代的藝術家巢錫雄,直言對於港區國安法的立法沒有任何恐懼。觀察到去年的社會運動以及最近中美之間無炮火的鬥爭,矛頭都是直指中國,他認為港區國安法反而有助保障香港人的生活,並維持城市的繁榮穩定。他相信,港區國安法立法以後,香港藝術家仍然有原來的創作自由與空間,縱使他的創作中有以時代與政治為題材的作品,也不怕被抨擊,因為作品純粹呈現了他對生活與時代的體會,並沒有詆毀與傷害國家的信息。

談及有人稱擔心日後與外國藝術家合作與交流,會被誤解為「勾結外國分裂勢力」,巢錫雄坦言並沒有任何憂慮,因為藝術本身就沒有疆界,與任何人合作都是藝術家最基本的權利,不相信政府會插手規管。當然,要改變市民對政府或者國家的信心,他認為政府應該早在回歸之前多放時間和心思部署自己的官方媒體,建立政府喉舌,以免一些媒體偏頗的報道誤導市民,或者引起大眾對政府更多的疑慮。

酉星:望立法助港撥亂反正

藝術家酉星(張醒熊)表示十分贊成在港設立國安法,「希望港區國安法能撥亂反正!」他表示由於國安法仍未在港實行,所以未有感覺香港社會氣氛轉好。

他坦言不擔心設立國安法後對自己有影響,更不擔心國安法會限制藝術創作的題材內容,「會繼續按自己的心意自由創作,沒有擔心會有所限制。」

姚Z:可令社會重返正軌

香港弦樂團創辦人及藝術總監姚Z認為,港區國安法的設立將填補香港特別行政區在維護國家安全方面的法律漏洞,「草案說明講得很明確,香港人根據基本法所享有的權利沒有任何改變,所以對於普通民眾的自由並無影響。」對於有人憂慮國安法會影響創作自由,她表示,國安法立法對香港來說是起到穩定社會的作用,對文化創作不會有什麼影響。「它可以讓我們作為一個文藝工作者,把更多的藝術作品和音樂的歡樂帶給香港市民,使普通民眾能在自由的空間中享受藝術作品。我周圍的朋友無不額手稱慶,(國安法)會令社會各方面重拾正軌。」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