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港聞 > 正文

人民銳評:香港記協,別再作妖了

2020-06-30

香港文匯報訊 人民日報微信公眾號昨日發表題為《香港記協,別再作妖了》的「人民銳評」,全文如下:

近日,香港記者協會向聯合國相關組織寫了一封信。他們就像香港其他反對派一樣,熱衷於「告洋狀」,而這次是不惜力氣編造故事,「投訴」香港警察。在他們看來,去年「修例風波」以來,香港警察面對記者維持秩序的行為,是「暴力行為」,妨礙了「新聞自由」。這樣的信函罔顧事實,滿紙荒唐言。香港警察處置「黑暴」合理合法,不容抹黑污衊。

實際上,香港記協只是香港記者行業眾多工會中的一個。掛了個行業組織的名,其實骨子堶邟騛陪茯F治組織。因其「權力層」與叛國亂港分子黎智英的「壹傳媒」淵源頗深,甚至有了「壹傳媒記者協會」的稱號。難怪會有眾多香港傳媒界人士發聲:「記協不代表我。」這樣的協會及其言論,豈有公信力可言?

屢為「假記」助威 顛倒黑白

香港記協不僅擅長「胡說」,還慣於「胡為」。在去年「修例風波」中,他們不僅鼓動媒體製造假新聞,極盡可能栽贓醜化警隊,還屢屢為「假記者」助威,任其為虎作倀。在一次警方記者會上,一名叫葉家文的「記者」大鬧現場,阻礙資訊發布。事後證明,葉家文不屬於任何媒體,是香港記協給他發的證件。香港記協反而譴責警方,完全顛倒黑白。像這樣的「記者」,無論是大鬧警方記者會,還是在暴亂現場掩護暴徒撤退,證件都源自香港記協的濫發,行為都得到香港記協的「護短」支持。如此模糊事實真相,毫無新聞倫理,突破職業底線,可以說,香港記協及其「黑記」徹底淪為反中亂港勢力的工具。

猶記去年,《環球時報》記者付國豪遭暴徒非法禁錮及圍毆。對此,香港記協對暴行僅表「遺憾」,卻質疑記者未佩戴證件。面對警察制止「假記者」的行為,他們卻說不宜「要求記者在採訪時必須配備認可的記者證」。這不是赤裸裸的雙重標準、助紂為虐嗎?

縱容「黑暴」 遲早被摒棄

香港市民早已看清了他們的真面目,高呼「記協不公、貫徹始終」。稍微看看香港記協的歷史,就會發現他們一貫「反中」,與標榜的所謂「新聞自由」「新聞操守」「力求中立」無關,而是政治投機壓倒職業精神。這就不難理解,他們為什麼會污衊香港國安立法「令新聞自由、記者人身安全更缺乏保障」;也不難理解,香港記協前主席麥燕庭會和李柱銘之流組團到美國和加拿大「告洋狀」,抹黑修訂《逃犯條例》。顯然,醉翁之意不在酒。他們粉飾蚇@重的政治色彩,任何有良知、有操守的媒體人都不會與他們為伍,任何明是非、有理性的市民都會嗤之以鼻。

新聞輿論在香港被稱為「第四權力」,豈是香港記協隨意揉捏的橡皮泥?任何權力都有邊界,任何自由都有條件。裹挾社會輿論、綁架新聞自由的香港記協,如果再墮落下去、再作妖不休,恐怕會反噬其身。再怎麼多元、包容的香港,始終都是法治、文明的社會,縱容「黑暴」的香港記協遲早會被時代摒棄。

一位香港市民曾給國際新聞工作者聯合會寫了一封公開信,歷數香港記協及其「黑記」的劣行,呼籲加強規範、啟動調查。香港記協應該好好讀讀這封信,其所藏之污、所納之垢該清一清了!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