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采風 > 正文

【演藝蝶影】疫中家庭主婦之苦

2020-07-03

小蝶

最近聽一些劇團負責人在閒聊時,都不約而同地表示他們在暑假期間舉辦的兒童戲劇班的報名人數比想像中好得多,不但原定的班收生完全不是問題,而且還要加開新班以滿足望門興嘆的遲來者。

不是說在香港搞戲劇是虧多於賺的,況且經濟經過疫症數月來肆虐,仍有待復甦,怎麼這個市場的市道竟會這麼好的?

這些劇團人都掩嘴笑答︰還不就是拜疫症所賜。

原來在過去數月中,學生們不用上課,每天都呆在家中。本來在他們上課後會有自己私人時間的母親們再也沒有空閒了,變成要全天候在家照顧孩子。這段時間的照顧比平時更加令她們費心,因為她們不再只是燒飯給家人吃或為孩子們溫習功課那樣簡單,而是因擔心他們會染上疫病而要不停地將寓所清潔和消毒。她們本來用來休息的時間不但沒有了,身體還要增加體力勞動,心堣S憂心忡忡,精神亦因小孩整天在家令她們失去安寧的時刻而變得緊張,可以想像這數月來當母親的苦況。因此,當疫情暫緩,劇團開設兒童戲劇班,母親們都紛紛為子女報名,希望在他們上課時,自己可以享受一些私人時間。

我相信這不但是暑期戲劇班的情況,大部分的暑期班都會在今年的暑假有很好的報讀率。若說學童要追回那數月的學習進度,我肯定母親們也想補回失去的私人時間。

我有一位朋友的丈夫是舞台劇演員。舞台劇停演了4個多月,他的丈夫便留在家中4個多月,她的3名孩子自然也在家中4個多月。以前,她每天在弄好早餐給家人吃後,丈夫上班,孩子上學,直至下午4、5時孩子才下課返家。這9個小時中,她除了做做家務之外,其他所有時間都是自己的。她可以補眠片刻、與朋友吃午飯、逛街、做做運動、閱讀、上網。她不但享受自己的私人時間,更加擁有完全屬於自己的空間,因為家中沒有別人與她爭用洗手間、電腦或電視,甚至那張只有兩座位的舒適沙發。她只需要在黃昏6時才開始走進廚房燒飯,飯後洗碗、抹地,便已經圓滿地完成她身為家庭主婦的責任。

可是,過去那4個月對她來說簡直是將她的美滿生活徹底打破。她沒有了自己的私人空間了,一家五口一天24小時都擠在那數百呎的家中,令她首次覺得自己本來很舒適的家很擠迫。她想用洗手間時,發覺大半小時前已經被拿茪漺ㄨq話走進去的女兒佔用了。她想用電腦時,兒子正在用來玩電腦遊戲。她想在沙發上坐茯摁恁A丈夫卻在沙發上橫臥睡荂C她想在房中的電視看Netflix的電影,女兒卻在看卡通片。她覺得自己除了躲在廚房,從窗外前面兩座大廈之間的一線空隙之中望蚖溶楫漱s景,數數有多少在山上遠足的人之外,她在自己的家中再也沒有藏身之所。

這還不是她的唯一的痛苦來源。由於不用上班或上學,家人都很遲才起床,可是一起床便飯來張口。一家五口,每天吃3、4餐。有時兒子會問她有沒有下午茶;丈夫很晚才睡,有時會想吃消夜,又要她來弄。她說她從來都沒有試過燒那麼多頓飯、洗那麼多次碗和到樓下的超級市場買那麼多次菜,比任何時候還要累。

這個疫症教她身心俱疲,恐怕會患上創傷後遺症。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