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美國不能帶頭擾亂分裂世界

2020-12-11

周錫生 東南大學國際戰略智庫研究員

特朗普就要離任了。無論其多麼的不情願、不甘心、不服輸,但大多數美國人並沒有給他連任的機會,國際輿論也對拜登的當選明顯表現出了大多祝賀的姿態。人間正道不可違逆。

特朗普太想連任了,因為他在過去四年堥禸了美國總統至高無上的特權,獲得了前所未有的「人生美妙感」,但他自覺還沒有獲得夠、享受夠,因此還想賴茪ㄗ哄A但美國憲法法規和主流民意不會允許。

自11月3日美國大選以來,特別是11月7日美國各州選票統計結果公布以來,特朗普一直都在強烈指責大選有欺詐舞弊行為,並不擇手段地煽動和集結各種資源和極端勢力進行反撲,企圖推翻選舉結果,但美利堅合眾國不是「特朗普大廈」,特朗普及其支持勢力除了在言論上無休止地質疑和指控選舉的合法性外,至今沒有拿出真憑實據,因此無論是美國地方檢察官、地方和聯邦法院,還是美國選民和國際輿論,都推翻了特朗普的指控,都不認可特朗普的說法做法。

特朗普執政四年分裂了世界

「無可奈何花落去」,明年1月20日新總統就職之日,就是特朗普的正式離任之時。特朗普看似窮兇霸道,實際不過色厲內荏,節節敗退。他確實有不少的支持勢力,但美國政治與社情民意的主流,特別是有教養有文化的選民,對他是鄙視和拋棄的。美國媒體的報道稱,全美各地受過大學以上教育的選民,幾乎一致對他投了反對票,這無疑是特朗普的悲哀。

依靠極端勢力是不會長久的。特朗普的敗選毫不奇怪,其中原因固然錯綜複雜,但以下三點是要害:一是他的心術不正;二是他的狂妄自大;三是他的極端主義。特朗普一再以各種極端主義煽動蠱惑選民,其所謂的「美國優先」口號,既是政治外交上的極端單邊主義,也是經濟貿易上的極端「保護主義」和對全球化浪潮的極端倒退主義。

特朗普本質上是一個極其精明的商人,他將這種極端利己主義的精明和狡詐融入了美國政治和國際政治,並妄圖以自己的世界觀和極端利己主義顛覆和重塑這個世界,改變世界與人類的正常進程。

嚴重的問題在於特朗普不是一個普通人,而是美國總統,而美國不是一個普通國家,而是世界超級大國。特朗普執政四年來的種種倒行逆施攪亂了世界,分裂了世界。特朗普利用美國和西方國家的極端民粹主義綁架了整個世界,而美國和西方一些國家的極端民粹主義勢力也借助了特朗普,彼此的狼狽為奸給這個世界帶來了巨大的混亂和禍害。

雖然特朗普敗選了,拜登就要上台了,但美國不會輕易改變,各種極端反動勢力依然存在。特朗普不會善罷甘休,這些勢力也不會心甘情願地退出歷史舞台。各種較量仍在繼續,並可能更加慘烈,因此無論是美國還是世界,依然面臨各種危險和風險,人們對此必須高度警惕。

但從競選以來的言論看,拜登至少在言辭上要比特朗普平和一些,在美國外交政策的理念上也比特朗普理性一些。拜登表示反對美國在國際上退群毀約,主張國際多邊主義,推進全球經濟貿易的合作。

美國大選結果明朗化以來,國際政治外交界以及各種媒體智庫,都在分析預測拜登執政後的美國外交政策與國際態度,輿論大多表示出了些許樂觀。《亞洲時報》近日的評論認為,拜登在美國總統大選中獲勝後,特朗普的「美國優先」主張將被拋棄,拜登「將尋求使美國重返特朗普之前的規範,這預示和意味荂]美國)將重返巴黎氣候協定、伊朗核協議,甚至可能是《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

世界是一個大家庭,人類是一個命運共同體,美國最強大也不過是其中之一,美國無權橫行霸道,肆意妄為。拜登迄今為止的外交政策表態和矜持沉穩,也許是美國某些改變的預兆,拜登表示希望減少意識形態爭鬥和願意尋求建設性的解決方案,對世界的對話合作不失為是一種好的兆頭。

雖然拜登將如何實際開步和能走多遠,人們正拭目以待,但美國必須對自己和世界有清醒理性的認識,決不可再帶頭分裂這個世界,否則只會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