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采風 > 正文

【百家廊】詩歌中的家國情懷

2021-03-31

付秀宏

「為什麼我的眼堭`含淚水?因為我對這土地愛得深沉......」這是現代詩人艾青《我愛這土地》中擲地有聲的詩句,它始終回響在國人耳畔。詩人在國土淪喪、民族危亡的緊急關頭,以充沛的激情創作了這首詩。艾青深沉而真摯的愛國情懷,曾感動過無數國人。日軍佔領香港,詩人戴望舒被日本憲兵逮捕入獄。在獄中,他受盡酷刑,但始終沒有屈服,寫下《我用殘損的手掌》的著名詩篇:「無形的手掌掠過無限的江山,我把全部的力量運在手掌,貼在上面,那堿O永琲漱什瞗I」

1979年,當代詩人舒婷創作了《祖國啊,我親愛的祖國》:「祖國啊,我是你簇新的理想,剛從神話的蛛網堭簷獢A我是你雪被下古蓮的胚芽,我是你掛茞散的笑窩。我是新刷出的雪白的起跑線,是緋紅的黎明,正在噴薄。」這首現代詩情真意切,感人肺腑。女詩人以赤子之心,展現了中國的崛起和新生,抒發出祖國之戀的拳拳情懷,湧動荓j烈的時代感,讀來令人盪氣迴腸。榮獲「人民藝術家」稱譽的郭蘭英在談到歌曲《我的祖國》時說:「每一次唱這首歌,因為細膩與陽剛的家國情懷,我都非常感動。」

號稱「氫彈之父」的核物理學家于敏,為中國氫彈研製事業立下「首功」。他說:「一個人的名字,早晚是要消失的;我這一生,能把微薄的力量融進強國事業之中,便足以自慰。」73歲時,他在《抒懷》七言律詩寫下「身為一葉無輕重,願將一生獻宏謀」的著名詩句。正是中國科學家的家國情懷,築就了共和國的脊樑。「導彈之父」錢學森,他的夙願就是終生為祖國奉獻才智。當年,陳賡將軍問他:「中國人能不能搞導彈?」錢學森說:「外國人能幹的,中國人為什麼不能幹?難道中國人比外國人矮一截?」中國橫空出世的「兩彈一星」,打出了中國人的精、氣、神,打出了新中國的國威。

文人沒有情懷,武將沒有精神,科學家沒有國家信仰,哪媮晹陸禤a和民族的前途?家國情懷,是國家民族屹立不敗的精神皈依,它具有「四位一體」性--認同、歸屬、責任和使命相融共生。成龍演唱的著名歌曲《國家》「家是最小國,國是千萬家」,言簡意賅地詮釋出國與家的關係。中國人的家國情懷,自古以來便以詩歌形式深深扎根在每一個國人內心深處。捨身為國從古有,不論身處何時何地都心念祖國。神遊詩詞間,胸懷社稷情。

唐代邊塞詩,將家國情懷表達得淋漓盡致。戴叔倫《塞上曲二首》:「願得此身長報國,何須生入玉門關。」願將此身報效國家,又何須活茼^來呢?這真是視死如歸的泣血之語,正因為有了先輩們的赴湯蹈火,才有了血染的精神傳承。王昌齡《出塞》更具豪邁氣概:「但使龍城飛將在,不教胡馬度陰山。」大丈夫當有如此志向,有我在,決不讓敵寇侵入我的山河。王翰《涼州詞二首.其一》:「醉臥沙場君莫笑,古來征戰幾人回?」自古以來,軍人戰死沙場,能為國而死,死而無憾,死得其所。

宋代更有保家衛國的凌雲壯志,顯示了無數仁人志士慷慨悲壯的英雄品格。南宋岳飛耳熟能詳的《滿江紅》:「壯志饑餐胡虜肉,笑談渴飲匈奴血。待從頭,收拾舊山河,朝天闕!」在國家危亡之際,岳飛不計個人榮辱,力挽狂瀾,成為中華民族英雄的象徵。陸游的《示兒》家喻戶曉:「死去原知萬事空,但悲不見九州同。王師北定中原日,家祭無忘告乃翁。」陸游至死不忘恢復中原,即使在臨死之前,依然盼望收復故土。可謂「赤子之心,永生不滅」。

辛棄疾詩詞,向來以豪邁激昂著稱,他的《破陣子.為陳同甫賦壯詞以寄之》「醉堿D燈看劍,夢迴吹角連營」,披肝瀝膽,曾激勵過多少熱血男兒。文天祥《過零丁洋》:「惶恐灘頭說惶恐,零丁洋媦蛫s丁。」面對勸降,他不為所動,喊出「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的肺腑之言,成為後世無數英勇烈士以身赴國的寫照。

元明清三代,表達家國情懷的詩歌更不乏名篇。元曲張養浩《潼關懷古》用「興,百姓苦;亡,百姓苦」對國家動盪、人民離亂的歷史悲劇痛心蕩腑;明代于謙「粉身碎骨渾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間」,真乃志向如鐵,風骨錚錚;戚繼光「繁霜盡是心頭血,灑向千峰秋葉丹」,將一腔熱血,盡化繁霜,願染河山燦爛。明末,李自成、清軍相繼入京,年僅14歲的夏完淳隨父起兵反清。夏完淳大悲大痛之後與父親同赴國難,被殺時年僅16歲。夏完淳家國情懷的吐露,最感人的是《獄中上母書》。信札中對家中「哀哀八口,何以為生」的牽戀和「人生孰無死,貴得死所耳」的國家忠貞,令人動容。柳亞子讀罷,特為夏完淳題詩:「我亦年華垂二九,頭顱如許負英雄。」

清代詩人龔自珍有詩曰:「我勸天公重抖擻,不拘一格降人才。」詩中充分表達了他憂國憂民的家國深情。林則徐《赴戍登程口占示家人二首.其二》:「苟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避趨之。」林遭逢禁煙厄運,與妻子離別赴伊犁時,剖白救國心跡,若對國家有利將不顧生死。辛亥先烈徐錫麟《出塞》:「只解沙場為國死,何須馬革裹屍還。」他勇敢地喊出,愛國的熱血好男兒,只知在戰場上為國捐軀。正是「青山有幸埋忠骨,殘月無聲照英魂」。

天下興亡,匹夫有責。「烽火連3月,家書抵萬金」,那是唐代詩人杜甫對國家破碎的憂憤和遠方小家的眷戀;「振興中華」、「天下為公」,這是孫中山先生對未來中國的殷殷期許和心間圖景。家國情懷,是每一個中國人從內心堬`深愛茼菑v的家庭、國家和人民,希望中華民族繁榮富強,面對國家召喚敢於奉獻自己的所有。這種家國情懷和思想境界,恰如范仲淹「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