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索: 帳戶 密碼
文匯網首頁 | 檢索 | 加入最愛 | 本報PDF版 | | 簡體 
2013年12月13日 星期五
 您的位置: 文匯首頁 >> 聲光透視 >> 正文
【打印】 【投稿】 【推薦】 【關閉】

《風暴》席捲中環 警匪決戰 人性盡現


放大圖片

電影《風暴》在聖誕黃金檔期上映,宣傳聲勢浩大,以「首部華語3D警匪片」為賣點,警匪片裡熟悉的飛車、槍戰、肉搏必不會少,加上一連串爆破場面,炸車、炸煤氣管,烽煙四起,令人眼前一亮。

《風暴》由新導演袁錦麟執導,不過「新導演」這個名稱有點「掛羊頭賣狗肉」,事實上袁錦麟在電影圈打滾了很多年,編劇作品包括《新警察故事》、《寶貝計劃》、《保持通話》等。擅長編寫警匪故事,常與陳木勝合作的他,笑言終於有機會完整呈現自己寫的故事,並在拍攝與技術上都有所突破,「無論是特技、動作、製作、劇本,《風暴》在動作片裡向前邁進了一步。」 ■文:香港文匯報記者 伍麗微

拍攝《風暴》,袁錦麟聽得最多的一句話是「不可能」。在中環拍車戰,不可能;實景拍攝警匪追逐,不可能;半山拍劉德華與契女的戲碼,也不可能。「我想在現實的環境拍,想讓大家有真實生活中會經歷到劫案的感覺,這樣才會看得更投入。」

因而,他與動作指導錢家樂想盡方法,從北角吊車事件玩到最後癱瘓中環,高潮一浪接一浪,將不可能化為可能,能否取悅觀眾言之尚早,但絕對是一部誠意之作。

拆解人性 好壞難分

電影由一單劫案開始,賊匪以匯豐銀行的解款車為目標,在警方嚴密的追蹤下,去到北角警署附近,一架吊車突然將解款車吊起,賊匪與警方展開一場槍戰,警方處於下風,再衍生後來的突襲、線人與中環絕地大反擊。警方由始至終都沒能佔上風,直至劉德華飾演的呂明哲去到一個臨界點,那條「好警察」的線突然斷了,他開始從被動轉為主動,以暴制暴。除了精湛的動作場面外,《風暴》某程度揭開了人性、法制的陰暗面,就像導演所說,是一部「以動作為包裝的人性電影」。

袁錦麟擅長拍警匪片,而他寫的劇本始終都離不開人。「警匪呈現了一個極端,他們要在短時間內做決定:開不開搶?殺不殺他?走不走?執不執行?全都是在特定的空間裡發生。這樣人會回到最真實的狀態,這就是警匪片強調的元素,人性去到極端的一個環境設定反映了人的真實內在。」因而看《風暴》,動作元素以外,更有看頭的是角色的抉擇與心理變化。

「劫案如何發生、警方如何佈署並不重要,而是人性去到極端時會做出甚麼抉擇。」電影以香港島為背景,那種狹窄、壓迫的氛圍躍然紙上。半山的斜坡窄路、單線道路,主角在窄路追逐,逆線行駛,正正呼應了戲中角色心裡的壓迫感。「最後會爆開是因為現實環境讓他有壓力,這可以說是注重主角心理投射的警匪片。」

劉德華一直被好警察形象規限荂A手下警員不是酗酒、鬧離婚,便是沉迷賭博,現實環境與戲中角色有對應的關係,而做警察這麼辛苦就是為了「捉壞人」,點知這幫人殘暴到難以理解,最喜歡玩玉石俱焚。而好警察會轉變,也是基於無論和他們怎麼玩,都鬥不過他們,他們會利用法律的漏洞去保護自己,遊戲規則一開始便失衡了。「宿命論在戲裡主宰了一切,人很身不由己,當命運一路帶荍A走的時候,我們只能應付,劉德華也是應付。他主宰不了其他東西。」

因而當一貫的好人陷入矛盾,做出難以挽救的事後,便一發不可收拾,就如劉德華戲中那句名言所言──「好人壞人沒有一半半」,好壞本身也不對等。「好人壞人真的沒有界線,好人在某些人眼中也是壞人,比如你看劉德華,他從頭到尾都是好人,殺的都是壞人,但另一方面他也不是好人,沒跟循法律,沒有跟茈興W做事。」這就是人性。

「人有兩面,你在街上見到的我和在家裡看見的我是兩個人,這是我想表達的。我常說好人的悲劇是一生都要做好人,你做錯一次,你會惡名昭彰,但壞人很易做,你只要做一次好事,人家就說原來你也不太差,贏了很多分。這是很悲劇性的事,可能很不公平,但就是這樣。」

拆解路線 玩轉中環

電影於港島取景,整個劫案幾乎都由中環展開。熟悉中區道路的朋友,看賊匪的逃跑路線,必定覺得很親切。以最後一單劫案為例,匪車由堅道落鴨巴甸街,過必列者士街、士丹頓街、嘉咸街、荷李活道,然後在雲咸街撞車,再落皇后大道中、畢打街,「無花無假,都是真實的路線。」

「很多人跟我說,拍不到,執行上太困難了。」堅道是雙線雙程,鴨巴甸街單線單程,必列者士街單線單程,去到士丹頓街更一度玩逆線行車,可以想像為甚麼有人會說拍不到,因為一阻街便會被「咇」。「看電影時,常看到外國的電影都是在鬧市裡拍,車戰也在人的旁邊發生,但我們的警匪片卻做不到,往往只做一點點,然後偷雞去其他地方拍。」

導演堅持要在中環拍,為了不影響交通,皇后大道中、畢打街每天只能拍兩小時,士丹頓街只能在周六及周日上午九點前拍,短短幾分鐘的飛車鏡頭,拍了幾個禮拜。「我們凌晨去準備,天亮有足夠的光可以拍便立刻封街,車駛過來、警察出來開搶,拍一會要撒,放車子過去,然後再重複。」袁錦麟笑說:「謝謝中區居民的支持。」

「電影很大部分都是實拍,是我夢魅以求動作片可以做到的效果。」劉德華在半山送小妹妹那場戲也有人說很難拍,因為很多政府官員的官邸就在那裡,拍戲太吵了,很容易被投訴。「我就說,那安排得好一點、拍得準確一點,大家也文明一點,不要太吵,最後也一一克服了。」導演滿足於能夠完成一部「不可能」的電影,「寫劇本很開心,能夠滿足自己的想像,但導演往往沒辦法100%拍出你的想像,可能只呈現了一部分。」經歷了做編劇這一階段,能夠以導演的身份去執行、去取捨自己的劇本,袁錦麟發現自己「更喜歡做導演」。

《風暴》這次的檔期正好撞上舊拍檔陳木勝的《掃毒》,昔日的工作伙伴今次變成對手,少不免是一場龍爭虎鬥。但導演不介意大家去比較,「市場絕對可以容納好的東西,如果你看到好戲,又剛好是你喜歡的題材,可能會順道看另一部,看完後對比一下,也並非壞事。」

警匪風暴,就要開始了。

相關新聞
《風暴》席捲中環 警匪決戰 人性盡現 (2013-12-13) (圖)
新戲上場:《青春你最薑》人心崩離的六十年代 (2013-12-13) (圖)
銀幕短打:合拍片進入新階段? (2013-12-13)
視事追擊:Almost Human如何為人? (2013-12-13) (圖)
喜劇鬼才陳玉勳 挾《總舖師》重回電影圈 (2013-12-06) (圖)
影音館:《魔雪奇緣》聖誕寒冰結良緣 (2013-12-06) (圖)
新戲上場:《陽光冏男孩》重拾青春歲月 (2013-12-06) (圖)
流金歲月:邵音音的胸襟 (2013-12-06) (圖)
《修辱》命運 自由 抗爭 (2013-11-29) (圖)
銀幕短打:接近無限憂鬱的華語情色片 (2013-11-29) (圖)
影評:《爸媽不在家》小製作大格局 (2013-11-29) (圖)
影碟別注:《詭屋驚凶實錄》嚇鬼全包圍 (2013-11-29) (圖)
《爸媽不在家》陳哲藝 重塑一個舊年代 (2013-11-22) (圖)
微小的願望 (2013-11-22) (圖)
對照記:一個反核的故事《關公大戰外星人》 (2013-11-22) (圖)
影視動靜:羅馬電影節首開「中國日」探討合拍片的未來 (2013-11-22) (圖)
黃嘉俊 紀錄生命的重量 (2013-11-15) (圖)
影音館:《一首搖滾上月球》罕爸的熱血進行曲! (2013-11-15)
影訊:法國電影節尋找法式情懷 (2013-11-15) (圖)
視事追擊:《東京風潮》的古書味 (2013-11-15) (圖)
【打印】 【投稿】 【推薦】 【上一條】 【回頁頂】 【下一條】 【關閉】
聲光透視

點擊排行榜

更多 

新聞專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