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英國脫歐公投對全球經濟的影響

2016-06-15

張敬偉

距離英國脫歐公投不到兩周時間(6月23日),但是已經引起了全球的普遍焦慮。周一金融市場震盪正是反應之一。據英國BBC網站報道:英國公佈的最新獨立民調顯示,一直處於落後狀態的「脫歐」陣營支持率實現驚人反超,已高達55%;主張留在歐盟的支持率僅為45%。

脫歐民意大於留歐民意,在匯市和股市形成了迅捷的連鎖反應。10日晚,英鎊匯率直線下落,跌幅一度達到1.9%,最終收盤跌幅為1.4%,歐美股市則重挫2%。此外,美聯儲加息也受英國脫歐影響,6月份加息預期大大降低。可以預料,6月23日的脫歐公投,無論結果如何,也會影響美聯儲7月份的加息預期。加之美國經濟數據走低影響,美聯儲年內首次加息時間表有可能推遲至9月份。可見,在全球經濟不確定性狀態下,英國脫歐已經成為全球市場重大風險事件。

卡梅倫以脫歐作籌碼弄巧成拙

英國脫歐的最新民意表明,卡梅倫政府受到政治投機的教訓。英國脫歐,本是卡梅倫政府向歐盟討價還價的籌碼,但是現在卻成了燙手山芋。卡梅倫政府包括他的財政大臣,是不希望脫離歐盟成為「歐洲孤兒」的,但英國政治是選舉政治,是基於選民意向的政治。如果說這一民意結果維持到6月23日,英國就不能不脫離歐盟。這對於卡梅倫政府言,他將徹底改變歐洲的地緣政治形勢,也將成為歐盟的罪人。更可能的是,他將因為撕裂英國而黯然下台。

觀察家們猶記,卡梅倫曾經勸慰要脫離英國的蘇格蘭留在聯合王國。現在輪到他了。不過卡梅倫只是葉公好龍的脫歐者,如果真的脫歐,那是卡梅倫的悲劇。

英鎊和英國股市,以及對歐美和全球股市的風險性影響,似乎正在變成不可控制的市場風潮,讓卡梅倫和他的政府承受前所未有的壓力。在全球化語境下,尤其是全球經濟新平庸時代,全球政治、經濟和輿論精英都在焦慮地尋找「替罪羊」。美國曾被視為這個周期全球經濟危機的始作俑者,包括歐洲在內的全球各國,紛紛向美國展開口誅筆伐。不久前,中國產能過剩,也成為G7峰會關切的目標,美聯儲也將中國股市、匯市視為美聯儲加息的參考指標。

現在,英國脫歐成為全球矚目的風險焦點。如果英國脫歐引發全球市場的巨大波動,全球股市陷入紊亂狀態。英國,當然也包括卡梅倫,將不得不承擔起造成全球經濟風險的責任。更嚴重地說,英國將是後危機時代全球經濟難達復甦願景的罪魁禍首。

正因為如此,從歐盟各國到英國最可信賴的朋友美國,幾乎都異口同聲地不支持英國脫歐。來自外部世界的壓力,可以傳導至卡梅倫和他的內閣,但是對於脫歐的民眾、輿論場和政界人士,或會造成反作用。他們會將外部關切視為外部干涉,從而激活更多的脫歐民意。現在的脫歐民意大於留歐民意,除了對卡梅倫政府的政策不滿,也難說沒有外部世界的壓力所致。

英國脫歐還是留歐,卡梅倫說了不算,美國和歐洲也無能為力,這由英國6月23日的公投民意來決定。然而,恰恰是由於英國脫歐的不確定性,全球市場才變得不安和焦慮,由此產生的市場風險才難以預估。

全球金融市場風險性提升

由此,全世界才會曉得,淪為全球二流國家的大英帝國,依然有一定的全球影響力。

這種影響力的破壞力有多大呢?筆者預估有三:一是遲滯美聯儲加息進程,使美聯儲決策喪失公信力,使美聯儲貨幣政策變成「貨幣投機」。客觀上,這也進一步削弱美國國家主權信用和美元作為全球貨幣的影響力。二是對歐盟帶來離心力,從而影響歐元區正在進行的寬鬆貨幣政策,並延遲歐盟經濟復甦的步伐。簡言之,英國脫歐不僅形成了地緣政治上的負面標本,也打擊了歐元區國家對歐元的向心力。歐洲主權債務危機時的歐元「散伙論」雜音或重新在歐元區瀰漫。歐元不穩,自然會波及到美元、日圓等全球主要貨幣。三是對全球股市不可預知的影響。全球股市亂到何種地步,難以評估,但自然會給全球股市帶來新一輪的寒潮。

隨茩^國脫歐公投的日期臨近,全球市場風險性提升。如何應對這一風險事件,值得全球關注。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新聞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