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政情與評論 > 正文

廿四味:走邪路如走絕路 不「作死」就不會「死」

2016-08-10

梁立人

「港獨」分子梁天琦被選舉主任裁定立法會選舉提名無效後,聲言要抗爭到底,「革命將是唯一的解決方法」。不過儘管梁天琦裝出一副無辜及悲情的樣子,卻沒有得到香港市民的同情,只換來一小撮同路人的悲鳴。表面上,泛民對梁天琦的下場兔死狐悲,其實內心暗暗歡喜,因為少隻香爐少隻鬼,少了一個爭飯吃搶溪錢的惡鬼,豈不是正合其心意。但也有些惟恐天下不亂的狂徒,對選舉主任進行「起底」及恐嚇,甚至寄上刀片及詛咒字眼的信件,配合梁天琦的「革命」行動。

說到梁天琦的「革命」,很多人會掩面嗤笑,因為他們都知道,這個口出狂言的年輕人,究竟有什麼本錢「革命」,是拉隊上山打游擊?還是揭竿起義搞政變?以他的斤O,恐怕兩者都沒資格,唯一可能的是追隨外國反華勢力搞顏色革命。

香港歷經百年變遷,是世界上最安定繁榮的地區之一,在香港搞顏色革命,猶如在香港人的家園放炸彈,香港人會答應嗎?再說,被取消參選資格的「港獨」人士大都是名不經傳的小人物,他們對社會沒有任何貢獻,也沒有任何崇高的理想目標,卻欲借「革命」之名渾水摸魚,他們的所為能得到廣大市民的支持嗎?這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政治流氓,太平盛世無事找事,唱荂u無民主毋寧死」的悲歌,擺出一副慷慨赴義的姿勢,其實和那些喝了兩杯黃湯便以為自己有權殺人,夢想開國封神的的鄉間神棍一樣。只待維護治安的警笛一響,達摩克利斯之利劍高懸,這些人便會嚇得屁滾尿流地逃到外國避難,只給香港人留下被他們搞得亂七八糟的爛攤子。

「兩制」之上,尚有「一國」在前。想搞亂香港,無異是向中央政府挑戰。今日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絕非東歐小國,中東諸國可比,她是如旭日東升的大國,是世界公認的第二大經濟體。當年十七國聯軍聲勢洶洶,也難將中國人嚇倒;今日就是十個航母戰鬥群游弋,我們也不會在南海退讓一步。中央政府在國家主權問題上向來寸土不讓,要在香港搞顏色革命,面前只有絕路一條。

梁天琦等人「機關算盡」,妄圖通過參選混入香港的權力中心,利用立法會作為他們「反中亂港」的舞台,這一茷o是徹底的「打錯算盤」了。無疑,市民對政府施政不暢、立法會不停「拉布」和社會上政治爭拗不絕的情況確實是感到厭倦和憂慮,但是,明眼人都清楚這是誰造成的,這筆賬不能賴在特區政府頭上。況且港人在「一國兩制」和不能分裂國家這一重大原則問題上的立場是清晰無誤的,任何理由,都不能動搖「一國兩制」,不能以損害國家民族利益來作為代價,這是中央政府、特區政府及絕大部分港人都不能退讓的「底線」。

可以想像,一旦「港獨」勢力在香港坐大,甚至公然進入了立法機關,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公開鼓吹分離分裂、「完全自治」以至「獨立」,這將會是何等嚴重的政治災難?誰能負擔得起如此沉重的代價?七百萬香港人豈能眼看自己賴以安身立命的家園遭此大劫,中央政府也不會坐視國家分裂、主權受侵,到時梁天琦之流的顏色革命只會是一場引火燒身的悲劇。常言道,不作死就不會死,對「港獨」狂人來說,「港獨」邪路就是一條絕路,不但沒有任何成功的機會,同時也會將自己帶入萬劫不復的噩夢中!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新聞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