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港聞 > 正文

力陳游梁拒誓 促判取消議席

2016-11-04
■在法院外,旁聽庭審的「港獨分子」黃台仰(白衫者)被示威民眾怒斥「漢奸」。莫雪芝  攝■在法院外,旁聽庭審的「港獨分子」黃台仰(白衫者)被示威民眾怒斥「漢奸」。莫雪芝 攝

政府律師:煽「獨」辱國違憲 興訟非干預立會內務

香港文匯報訊(記者 朱朗文)特首梁振英及律政司司長袁國強,就「青年新政」游蕙禎及梁頌恆宣誓風波入稟司法覆核,要求法院推翻立法會主席梁君彥容許游梁二人再宣誓的裁決,並要求法院宣告二人議席懸空,案件昨日在高等法院原訟庭審理。特區政府一方強調,游梁二人當日的言行,已經構成《宣誓及聲明條例》第廿一條的拒絕宣誓,已被取消議員資格,而所涉及的「港獨」問題,違反香港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條,屬於憲制性層面,並非立法會內部事務,而立法會主席無權裁決兩人是否違反基本法及安排再次宣誓。法官區慶祥押後裁決。

政府無提請釋法 查詢有結果即通知法院

大批傳媒及市民昨日旁聽案件,高院要開放法庭所屬樓層的大堂,轉播庭內情況,部分人甚至要站蚙[看轉播,游蕙禎則在開庭後才到達。代表梁振英及袁國強的資深大律師余若海在甫開庭就強調,特區政府並沒有就宣誓風波要求全國人大常委會釋法,認為案件可在香港的司法制度中解決,但由於傳媒廣泛報道,律政司已去信中央政府查詢是否會釋法,但至今未獲回覆,如收到回覆會盡快通知法院。

余若海表示,根據《宣誓及聲明條例》第十九條,立法會議員需要盡快宣誓,「盡快」的意思是在政府刊憲後盡快進行,第廿一條就指如果有人「拒絕或忽略」宣誓,可被取消就任資格,條例從來沒有賦予任何人必然有第二次的宣誓機會。

梁交叉手指示違誓 游稱「支那」夾雜粗口

他指出,游梁二人明知宣誓的法定要求,但在上月12日的立法會會議上,仍作出與法定要求相距甚遠的宣誓行為。他續指,梁頌恆當日宣誓時先說「Hong Kong Nation(香港民族)」,被指正後展示「Hong Kong is not China(香港不是中國)」的標語,此講法是參考自西班牙加泰隆尼亞獨立運動的「Catalonia is not Spain」;之後出示《聖經》和交叉手指,示意自己口不對心;然後將「China」讀成「支那」,而「支那」一詞經常被「港獨」和「藏獨」等人士所採用,有侮辱成分。而游蕙禎也有展示「Hong Kong is not China」的標語及採用「支那」一詞,更將「Republic」讀成粗口。

梁君彥犯錯准二人重誓 法院應推翻決定

余若海認為,證據顯示二人不同意香港基本法第一條「香港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借宣誓場合宣揚「港獨」,違反香港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條,即立法會議員要宣誓擁護香港基本法及效忠香港特區,另外根據《宣誓及聲明條例》第廿一條,二人已經構成拒絕宣誓,就任資格已被取消。他更認為,二人透過代表律師的申述,未有指他們已完成宣誓,也沒有指他們未有拒絕宣誓。他質疑梁君彥沒有考慮到二人已被取消資格,准許他們重新宣誓,故梁君彥犯錯,法院應撤銷其決定。

對於兩人聲稱法院不應干預立法會內務,余若海反駁指,他們的申述迴避了《立法會條例》第七十三條、即法院對議員資格有司法管轄權的條文,而香港基本法在香港擁有最高地位,立法會運作也受制於香港基本法,事件涉及香港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條的強制性憲制要求。他強調,特區政府並非干預立法會內部事務,而是次不僅僅是立法會內務。

代表梁君彥的資深大律師翟紹唐稱,梁君彥被列作答辯人是「不必要」的,並令人誤會政府干預立法會,政府應直接針對二人的宣誓風波。他指,只要法院下令宣佈二人已喪失議員資格,他不會批准二人重新宣誓,又稱立法會主席有權根據香港基本法及立法會議事規則,決定包括宣誓等議事程序,即使其決定是錯的,也是立法會內部事務,法院不應干涉。

代表游蕙禎的資深大律師戴啟思稱,香港基本法第四章列明「三權分立」,質疑立法會以外的機構是否有權就宣誓事宜有管轄權,又謂香港基本法第七十七條規定,立法會議員在會議上的發言不受法律追究,故二人當日的言論,不論被視為宣誓還是發言、不論宣誓是否有效,仍應得到保障。代表梁頌恆的資深大律師潘熙謂,宣誓及再次宣誓分別由立法會秘書及主席監誓,亦列入立法會議程當中,因此明顯是立法會事務,法院不應干涉。

法官區慶祥押後裁決,表示會盡快作出裁決。余若海指出,考慮到案件的重要性,建議先頒佈判決,之後再頒佈理據。區慶祥表示會考慮。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