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港聞 > 正文

釋法本護法 何言損法治

2016-11-04

法界:人大依法用權 是港法制一部分

立法會的宣誓問題,引發如何解讀香港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條,有關「必須依法宣誓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的爭拗,令事件出現全國人大常委會釋法的可能性大增。有人聲言,人大釋法會「破壞香港法治、司法獨立」,但多名法律界人士接受本報記者訪問時都指出,人大釋法原本就在香港的司法制度之中,有助消除司法實踐中的不明朗因素,是對香港法治的最大維護,而特區終審法院在1999年劉港榕案的判決中,更明確釐清了全國人大常委會依法行使釋法權並無附加的限制。有人無視人大依法行使其釋法權,才是對香港法治的破壞,是對香港法制本末倒置的「解讀」。 ■記者 歐陽文倩

丁煌:反對釋法 本末倒置

對於反對派中人近期大肆宣揚人大釋法會「破壞法治」的論調,執業大律師、中澳法學交流基金會執委丁煌昨在接受本報訪問時直言,反對人大釋法才是對香港法治的破壞,「香港自1997年回歸之後,其法制已非英國那套,已經從parliamentary supremacy(國會制度至上)變成人大至上。」

他續說,人大有法定權力,去修改及解釋法律,「反對最高權力去做其份內事,這是對香港法制的本末倒置,一般市民不清楚可以理解,但如果法律界人士也這樣說(破壞法治),他們應該要去再進修。」

陳曼琪:司法獨立與釋法無衝突

香港中小型律師行協會創會會長陳曼琪也不同意人大釋法會破壞法治一說。她直言,該種論調是「掉轉謠縑v:1999年的劉港榕案中,特區終院已在判詞指出,全國人大常委會有不受限制的主動釋法權(詳見另稿)。1999年的吳恭劭案亦指出,香港自1997年回歸之後,已經進入新的憲制秩序,任何政制發展等都必須符合香港基本法。

她續指,香港基本法是「授權法」,而全國人大常委會有解釋權且無限制,而終院的釋法權則有限制。香港基本法第一百五十八條第三款就列明,當關係到中央和香港特別行政區關係,又影響到案件判決時,終院就應該提請人大釋法,「因此香港有獨立司法權和終審權,但人大釋法並無衝突,因為這已經融入了整個體制之中,而終審法院在特定情況下也須提請釋法。」

胡漢清:「獨誓」涉國家安全

資深大律師胡漢清則指出,聲稱人大釋法會「破壞法治」者,相信是對香港基本法缺乏認識:香港基本法是全國性的法律,是人大的法律,「授權給你,是讓你處理自治範圍以內的事,但這次涉及是否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問題,又怎會是一個地區性政府去替你定調?只有一個機構可以,就是最高的機構全國人大常委會。」

他續說,若人大釋法,與現時的司法覆核亦是兩回事,「這是由主權單位去處理『港獨』問題,以至立法會會議廳中的效忠中國香港和擁護香港基本法的問題,變成此事亦涉及國家安全,這些怎可能是自治範圍以內的事?」

他強調,無須抬舉「青症雙邪」游蕙禎及梁頌恆兩人,因是次若進行釋法,是原則性、全面性的釋法,香港特區的行政、司法、立法人員都包括在內,是說這些人宣誓的效忠問題,「即使說『針對』亦不是『針對』法庭,而是立法會,因為宣誓鬧劇是在立法會內發生。」

黃國恩:荒謬指控損「一國兩制」

執業律師黃國恩也指,人大釋法是香港法律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香港基本法第一百五十八條就清楚規定香港基本法的解釋權屬於全國人大常委會,並直言認為人大釋法會破壞法治、破壞「一國兩制」的指控都是荒謬的,認為這些人心中只有「兩制」,沒有「一國」,造成對人大釋法的偏見與恐懼。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