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廉潔之都」來之不易 豈容反對派摧毀

2017-03-18

黃國恩 執業律師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博士

「廉署保密,密密實實」,這一句廉政公署的宣傳口號,相信公眾對它並不陌生,突顯出廉署最大特色之一,就是保密。廉署之所以給港人這麼大的信心,其中一個關鍵就是它的保密工作做得非常出色,對付貪污的能力大為提高。保密的目的就是避免打草驚蛇,防止被調查的人有預先毀滅證據的機會,損害廉署調查工作,當然也是維護被查人士的利益,保障其私隱及聲譽免受損害。保密更重要的是,保障舉報的市民,不用擔心因身份曝光而可能威脅人身安全。

向廉署舉報淪為反對派打擊對手工具

因此,廉署的調查工作必須保密,法律上亦有依據,對洩密者作出嚴厲懲罰。根據《防止賄賂條例》第30條:「任何人如果在廉署調查期間,洩露廉署調查對象、舉報人士、或有關調查內容,均屬違法,最高刑罪,監禁一年,罰款兩萬。」因此,如果有任何人,包括舉報人,在無合法權限或合理辯解下,向其他人士披露有關貪污案件調查的內容及/或受調查人士的身份,就有可能觸犯《防止賄賂條例》第30條。

曾經有某大廈業主向廉署舉報法團主席貪污,在廉署調查期間,該報案業主竟然在大廈內四處張貼街招,大事張揚主席正在被廉署調查,結果該報案人被廉署以「防止賄賂條例第30條」控告,最終被判入獄。

遺憾的是,近年一些反對派政客竟利用向廉署舉報的行為,作為打擊對手的政治工具,實行未審先判,投訴後未等調查結果,已大肆宣揚並自行把被投訴人「定罪」,明顯違反《防止賄賂條例》第30條的保密規定,嚴重干擾廉署工作,有損廉署公信力,亦傷害香港的法治。

最新的例子是,反對派立法會議員梁繼昌公開指稱特首梁振英的「UGL事件仍在接受廉署調查」。由於梁繼昌未能拿出任何實質證據支持其說法,一周後特首入稟法院控告梁繼昌誹謗;另一反對派議員林卓廷隨即出來護航,「我好有信心,梁振英正接受廉政公署調查,這個是事實。」這兩位尊貴的議員,一位是會計師又有律師資格的專業人士,另一位則曾經當過幾年廉署調查員,經常以「廉署專家」評論廉署工作,他們竟高調一口咬定特首正被廉署調查。如果事情屬實,明顯就是洩密,無論是他們自己是舉報人抑或只是從第三者處得知有關舉報,均可能觸犯《防賄條例》第30條。他們知法犯法,實在是罪加一等。

特首依法向法院求助彰顯法治公義

如果廉署並未立案調查,那便是信口雌黃,捏造事實誣衊特首,損害他人聲譽,按香港法律,這是誹謗行為,要承擔法律責任,被特首入稟法院追究民事責任,是咎由自取。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特首與普通市民一樣,如果認為個人聲譽無辜受到損害,絕對有權依法尋求法院幫助,控告相關人士誹謗,這不是什麼政治打壓,只是法治的彰顯。每一個人,包括特首,都有平等的權利依法向法院尋求公義,這絕對符合法治精神,這才是香港的可貴之處,也是香港的核心價值。

對於濫用廉署舉報機制、破壞保密原則的行為,執法部門理應按照《防止賄賂條例》第30條的規定,依法提出檢控,以警告居心叵測政客,勿胡亂投訴、隨意洩密,避免廉署的調查工作再受到不必要的干擾。

可惜,在今天事事政治化的環境下,就算有人明目張膽地違反《防止賄賂條例》,執法部門也沒有採取行動,讓違法政客逍遙法外,膽子越來越大。君不見梁繼昌、林卓廷等人高調會見傳媒的表現,根本視法律如無物;特首入稟反擊,控告梁繼昌誹謗,就被說成是破壞行政立法關係,是政治打壓。如斯議員,如斯言論,令人無言。執法部門的不作為,反映法治精神未能彰顯,嚴重影響廉署執法的權威性和公正性,是對香港法治極大的損害。

香港自成立廉政公署後,成為亞洲、乃至全世界數一數二的「廉潔之都」,廉政公署的成績有目共睹。但隨虓G署近年也被政治化,反對派公然抹黑、攻擊廉署的公信力,例如李寶蘭事件。這些不良影響,大家要認真思考如何維護廉署不偏不倚、公正執法的權威,絕對不能讓廉署淪為政黨、政客的政治工具,用以謀取政治利益,破壞香港法治,使大家失去對廉署的信心。大眾有責任站出來,保護香港辛辛苦苦建立起來的「廉潔之都」,向反對派干擾廉署工作說不。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