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美聯儲再加息預示新經濟周期來臨?

2017-03-18

張敬偉

美聯儲公佈其最新貨幣政策決議--美聯儲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FOMC)一致決定在3月將聯邦基金利率上調25個基點至0.75%-1%,並維持資產再投資政策不變,這是美聯儲近11年來第三次加息,行動符合市場預期。在美聯儲宣佈利率決議及聲明後,據彭博利率市場監察,美聯儲6月加息概率為47.0%,9月加息概率為75%,12月加息概率為86.6%。

美聯儲再次加息的靴子落地,這是自2015年年底以來的第3次加息。和以往加息頻度和預期不確定不同,本次加息幾乎沒有懸念。美聯儲主席耶倫早就從鴿派色彩轉到鷹派這邊來,所以本次加息為「一致決定」。當然,這並非專業的美聯儲向個性的特朗普政府低頭(特朗普一直是堅定的加息派),而是美國經濟企穩向好的形勢使然。

和前兩年一季度經濟形勢不同的是,美國經濟沒有受到惡劣天氣的影響。此外,美國經濟增長、勞動力市場和通脹率都符合再加息指標,因而在本次議息會議之前,美聯儲加息預期已經接近100%。這也意味荂A美國市場形勢不僅擺脫了前兩年經濟復甦的不確定狀態,也開始走出華爾街金融危機的影響,新的經濟景氣周期或許已經來臨。

在這一情勢下,美聯儲給出了貨幣政策繼續正常化的樂觀預期--聯儲預計未來三年還將加息9次,比去年12月時的預期多1次,而今年還將加息2次。

加息後市場漲聲一片

美聯儲加息帶來的市場傳導也是漲聲一片,美國三大股指在漲,歐洲股市在漲,黃金和原油價格也在漲......

從貨幣寬鬆到緊縮再到正常化,美聯儲給出了經濟周期從危到機的辯證法。這一辯證法的現實意義在於,雖然美國現在的當政者對全球化沒有多少興趣,但是美聯儲政策調整依然具有全球性意義。

市場不會忘記,前兩次的美聯儲加息,帶給全球市場是怎樣的混亂。一方面,從中國到其他金磚國家再到所有新興市場,美聯儲加息導致的是瘋狂的資本外流和股市動盪。另一方面,日本和歐洲兩大市場,則直接拿來美聯儲的貨幣寬鬆政策,甚至比美聯儲還要極端。由此激起的市場湍流,讓已經初露曙光的全球經濟陡然又陷入黎明前的黑暗。可以說,美聯儲2015年年底的初次加息是草率的,2016年年初的重新再來更是謹慎的,因為美聯儲採取的是沒有大局觀的自利舉措。

但是來自中國和其他市場的負面傳導,最終讓美聯儲謹慎下來。2016年,美聯儲加息不僅要考慮中國股市、匯市的變化,而且也將英國脫歐公投作為影響美聯儲加息的風險要素。2016年年底的再次加息,對全球市場的風險傳導,基本上做到了風險可控。

強美元不利美商品出口

本次美聯儲加息或者說年內的加息預期,全球市場都會有充分的準備,不會再現驚慌失措的市場亂局。特別是,中國市場發揮了全球穩定基石的作用。美國經濟復甦,但開始「美國優先」,全球化需要新的領導者。中國適時補缺,今年年初,習近平主席在達沃斯論壇發表了中國的「全球化宣言」,消除了全球焦慮。3月15日,李克強總理在記者會上又向世界發出中國推進全球化的決心。在亞太領域,美國退出TPP後,相關成員國也希望中國替代美國角色。更重要的是,中國匯市和股市也經受住了前兩次美聯儲加息的市場考驗,兩市開始企穩。本次美聯儲加息,中國股市、匯市的反應平靜。

好消息還有,日本和歐洲市場也在好轉中。歷時9年的全球危機,也該走到終點了--新經濟周期的願景,就在眼前。新經濟周期的引領者,現在看應該是中美雙核--基於美國更重視內政,中國或可成為全球化的新領導者。

不過,美聯儲加息對美國而言,在宣示美國經濟企穩復甦的同時,或可帶來另外的負面影響。強勢美元或造成「美國製造」的價格高企,不利於美國商品的出口。這或激發特朗普更強烈的貿易戰決心,這位個性總統在貿易上發出的政策信號令人憂慮。在他的貨幣政策「黑名單」上,主要貿易夥伴都被其視為匯率操縱國,除了中國,還有日本和德國,甚至還有墨西哥。此外,他已經放棄了TPP,而且要對NAFTA(北美自由貿易協定)重新展開談判,甚至要退出WTO。因而,美聯儲加息帶來的出口力減弱,會否引發美國挑起貿易戰,值得警惕。

此外,歐洲大選年或可引發更大的脫歐(脫離歐盟和歐元區)風潮,這對美聯儲加息和全球市場的影響,也是不確定性因素。

美聯儲加息發出了新經濟周期來臨的信號,但也可能帶來更多不確定性風險。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