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專題 > 正文

激盪民心與公義的不朽旋律

2017-05-22
■韓國資深音樂製作人、進步派精神領袖金敏基■韓國資深音樂製作人、進步派精神領袖金敏基

--重溫改變韓國歷史的經典進步歌曲

伴隨人權律師出身的文在寅宣誓就任韓國總統,韓國政權回到了自由進步派手中。縱覽韓國數十年歷史,在反對特權、打倒軍人獨裁、改造社會、追求民主與公義的民眾運動中,進步派所依託的文化符號一直頗受矚目。這其中,歌曲佔據了非常大的比重,也發揮了獨特作用。它們傳承至今,始終「流行」在韓國的青年人中。正是這些激盪民心的歌曲,塑造了韓國文化不可或缺的另一面向:國民至上,公義永存。■文:香港文匯報記者 徐全 資料圖片

《常綠樹》、《朝露》、《為君的進行曲》......這些傳世之作從上世紀七八十年代誕生以來,一直成為韓國底層社會、勞農大眾、大學生、知識階層、記者、律師等群體為國家追求美好與幸福前途而戰的不朽戰歌。這些歌曲問世時,或許只是一首不起眼的飯後小調,但是對生活的反思、對社會的體悟、對國家前途的憂傷,讓這些歌曲成為了人們手挽手、肩並肩共同前行的經典。生活的美好從來不是必然,也並非永琚A它不僅需要奮力拚搏和爭取,也需要用持久的警惕之心守護和捍衛。這或許就是韓國文化在社會變遷中的一種獨特寫照。

《常綠樹》:盧武鉉生前的摯愛

「看那翠綠的松葉,連一個照看的人也沒有;迎住風雨、頂住風雪,仍如往昔青翠。縱使悲傷歲月周而復始,揮灑汗水吧,大家覺悟吧,粗獷的原野上,松葉成行。縱然我們的一切成為豐碑,縱然我們的前路遙遠兇險,我們也落淚而手牽手。打破它、走出去,最後的勝利將歸於我們。」這就是《常綠樹》的歌詞。

文在寅曾經親如兄長的好搭檔、同為人權律師出身、同屬進步派的第十六任韓國總統盧武鉉非常喜愛《常綠樹》。在2002年韓國總統競選期間,盧武鉉在一則電視競選廣告中化身為歌手,拿起吉他,彈唱起《常綠樹》。演唱的過程中的廣告旁白是:「我是國民的總統......當我缺少財力無法競選時,將錢積少成多支持我的,也是各位國民;背負國民債務的總統盧武鉉,只會為國民忠實服務。」

《常綠樹》的作者金敏基是一位韓國資深音樂創作人。1951年出生的他被視為是當今韓國進步知識分子的精神領袖。年輕時代的金敏基充滿藝術天分,是當時漢城大學美術系的學生,讀書期間便開始從事音樂創作。由於「思想偏激和不安分」,天然同情底層民眾的金敏基受到了當時韓國的朴正熙(注:前總統朴槿惠之父)軍政府的監視和滋擾,他創作的歌曲和製作的專輯也被禁止演唱和銷售。這其中也包括《常綠樹》。《常綠樹》乃是為勞工階層的集體婚禮而創作。從歌詞中可以感受到底層人民對社會不公的不滿以及爭取自由和幸福的決心。或許正是因為這樣的創作背景,《常綠樹》成為了韓國歷史上遭禁時長最久遠的歌曲。

那的確是一個肅殺年代。軍政府在經濟上的「漢江奇跡」固然實現了韓國經濟的起飛,但是政治的專制、腐敗與威權;貧富差距的拉大;底層民眾的生活困苦;財富壟斷集中於少數人手中,也成為了直至今日都難以治癒的韓國社會之沉說C底層民眾透過金敏基的音樂發出怒吼似乎也成為了必然。

出身農村草根、沒有上過大學、僅有職業高中學歷的盧武鉉開始在那個年代追求人生的夢想。上世紀七十年代,盧武鉉高中畢業之後一直在打工,同時為了生計而準備司法考試。今天,人們感慨韓劇中的律師和檢察官帥氣、英武、大義凜然。真實情形是,這一考試的通過率只有百分之三左右。盧武鉉準備了十年,考了十年,終於在1975年的第十七期司法考試中成為了律師。

從此,《常綠樹》開始與盧武鉉相伴。在以盧武鉉為原型的韓國電影《逆權大狀》(中國內地譯作《辯護人》)中,人權律師為遭受全斗煥軍政權迫害的「釜林事件」中的學生進行無罪辯護,他的宣言是:正是在這不公不法的時代,律師才需要帶領人民。這就是真實的盧武鉉。他與當時同為律師的文在寅一道為扭轉強加在人民身上的不公冤獄而努力;以奠基在人民支持基礎上的小額募款方式打破大財閥對國家政治和社會的壟斷。

這可以看作是《常綠樹》的不朽旋律在以另一種方式不斷被演繹、被演唱、被傳頌。所以也就不難理解,何以盧武鉉在競選總統時要演唱《常綠樹》:因為這是屬於進步派和底層民眾的共同回憶,這是屬於他們一個世代的光輝抗爭史。

《晨露》:信心永不滅

「我心憂傷,聚如晨露,滴彼葉間,細微如珠。長夜不寐,陟彼晨崗,遊心他方,維以小暢。旭日初升,紅映墳壘。午炎將至,乃我磨累。今我至此,適彼野荒。今我至此,棄彼憂傷。」這似乎是目前可以找到的最具古典中文意境的《晨露》(Morning Dew)歌詞譯本。

《晨露》的作者仍是金敏基。這首歌創作於金敏基大學一年級,演唱歌手乃是後來當紅的楊姬銀。《晨露》的歌詞中透露了難以迴避的悲傷,但是也充滿了信心的鼓勵。從旋律的審美角度而言,整個歌曲呈現了從柔美到昂揚的轉變,這是生命的必然軌跡,也是金敏基心中對韓國、對人生的一種樂觀譜曲。《晨露》在1971年發表之後的走紅讓金敏基作為「危險分子」的形象愈加突出。從軍隊退伍之後,他逐漸遠離了韓國歌壇,從事非常粗重的勞工、挖煤甚至是農村種植工作。軍政府引以為傲的經濟起飛時代,卻容不下一個唱作歌曲的年輕人。

也正是在這個時代,《晨露》成為了韓國人迸發怒火、追求自由與公義的戰歌。面對與朴正熙一樣乃是以軍事政變手段上台、貪腐誤國還試圖連任的全斗煥軍政府,去到1987年的韓國人再也無法忍受。1987年4月,全斗煥發表聲明拒絕修改憲法實現總統直選從而引爆全國抗爭。來自延世大學市場學部一年級的學生李韓烈在抗議中中彈昏迷,觸發韓國全國上下的一致譴責與抗議,社會瀕臨解體的邊緣。在國內外壓力下,作為全斗煥指定接班人的盧泰愚於六月發表宣言,接受了民眾和在野黨的修憲要求。而李韓烈則在與死神抗爭近一個月之後不治,光榮犧牲。

1987年7月9日,韓國首都漢城百萬民眾為李韓烈舉行了聲勢浩大的「民主國民葬」,參加送別的民眾高唱金敏基的《晨露》。在不盡的送別人流中,有後來成為第十四任總統的金泳三、第十五任總統的金大中等資深民主運動前輩。那一日,《晨露》成為了團結不同界別、不同世代韓國人的時代最強音;那一日,韓國的民主主義進入了新篇章。在人流的吶喊下,鉗制人民思想、言論和藝術創作自由的法令在1987年被徹底廢除,包括金敏基作品在內的眾多被禁藝術存在也得到了解放。李韓烈犧牲的這一年,韓國邁入了文化繁榮的元年。

《為君的進行曲》:奉獻的怒火

「愛情、名譽、姓名、什麼也沒留下,一輩子都與君並肩、攜手向前進的忠誠的發誓。同志們都不知去向,只有大旗在飄揚荂A新的一日來臨之前,我們不能動。歲月流逝,但天知地知,甦醒後發出了熱情的喊聲。我們向前進,活茠漱H請跟隨我們一起前進!」《為君的進行曲》歌詞悲壯、旋律激昂,以進行曲的節奏演唱,頗能起到振奮人心的效果,在韓國有「民眾國歌」的美譽。

這首歌與1980年的光州起義息息相關。1979年軍事獨裁者朴正熙遇刺身亡,韓國人原本以為國家會步入民主化時代。但陸軍將領全斗煥卻發動政變奪取政府權力。這引起光州等地民眾不滿,人們組織市民軍奮起而反抗。在1980年5月18日這一天,血腥鎮壓和激烈戰鬥造成數百人死亡,後來成為韓國總統的金大中也因此被軍政府一度判處死刑。從這一天起,「518」成為了光州、韓國以及民眾心中永遠的痛。

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為君的進行曲》誕生了。它是在犧牲的光州市民軍發言人與女友舉行冥婚儀式時,由韓國作曲家金鐘律借助一首詩歌加以譜曲而成。歌曲一誕生就流傳韓國各地,成為人們抗議、吶喊、爭取權益的符號。1997年,5月18日被曾經領導過在野運動的金泳三總統定為國家紀念日,《為君的進行曲》成為國家紀念歌曲在每一年的光州事件紀念儀式上被民眾用來齊唱。此後,從1998年至2008年,韓國經歷了金大中、盧武鉉的進步派執政時代,《為君的進行曲》更是成為光州紀念儀式中被高高舉起的祭壇之歌而受到尊崇,兩位進步派總統亦與民眾一道齊唱此曲。

在韓國,除了悼念光州「518事件」,《為君的進行曲》出現在各種社會運動的場域甚至競選場合。人們齊唱此歌時,會將右手緊握成拳,奮力揮舞右臂,有時手中還會揮舞韓國國旗。文在寅競選總統的大會上,也會與民眾一道高唱這一激昂旋律。這首歌不僅是進步派的符號,也成為了韓國「4(5)86世代」參與社會變革(出生在上世紀六十年代、八十年代上大學、如今四五十歲的韓國人)的共同回憶。

但2009年起直至朴槿惠下台,韓國在保守派政府的執政下,將《為君的進行曲》從齊唱改為紀念儀式前的「合唱團合唱」,變相否定了這首歌的國家紀念歌曲地位。這引起了光州遇難者遺屬的批評,也遭到了文在寅在內的進步派的反對。他們不理會保守派政府的規定,依然在每年的「518」紀念儀式中起立與民眾齊唱此歌,以示不忘初衷。文在寅不久前就職總統之後,旋即宣佈重新將《為君的進行曲》定為國家紀念歌曲,並以齊唱方式加以演繹,以追懷為韓國的自由、公義和進步作出犧牲和奉獻的人。

不屈不撓的警惕與守護

2014年來到香港城市大學從事學術交流活動的韓國首爾國立大學教授吳炳守在接受本人專訪時曾從文化層面,對韓國的自由主義發展表達過一定的憂慮。這位出生光州、參與過社會運動的學者當時對香港文匯報指:「韓國的官方仍舊沒有廢除基於冷戰和反北方為目標的《國家安保法》、國家情報院。韓國的文化雖然很流行,但是文化產業控制在大財閥手中,經濟的民主主義並沒有實現......韓國市民社會中的進步派,隨虓s自由主義政策的推行,面對勞工階層的身份地位削弱加速化與貧富差距加大的情況下,應該作出怎樣的選擇,顯得非常重要。所以,以追求個人幸福和幸福權利為基礎的自由主義,如何克服這些障礙,不能不說是相當大的課題。」

2009年,盧武鉉為了證明自己的清廉、對抗保守派政府的壓迫式調查而跳崖身亡。人們在那時看到了手捧盧武鉉遺像的文在寅。在盧武鉉的葬禮上,文在寅和民眾合唱了《常綠樹》、《朝露》等歌曲。而吳炳守的擔憂在後來的朴槿惠「親信干政」風波中被印證。人們見到大財閥勾結公權力肆意踐踏國家法度以牟取個人利益、傷害國家尊嚴和形象。而最令文化演藝界無法接受的乃是保守派政府制定的長達近萬人的文化演藝界黑名單。從去年底開始,民眾每周聚集在首爾光化門,用手中的燭光表達對朴槿惠的憤怒和譴責。如同代表1968年捷克布拉格之春改革運動的Hey Jude從未被捷克人忘卻一樣,在首爾的燭光集會上,人們再一次聽到了《常綠樹》、《朝露》、《為君的進行曲》,這些傳世經典已經印刻在了年輕人的心目中。

國民至上,公義永存。任何幸福與美好都不是從天而降,也非理所應當,它需要警惕一般的守護和捍衛。從送別李韓烈,到送別盧武鉉,《常綠樹》、《朝露》、《為君的進行曲》一次次被演唱,引領和開創了文化繁榮的韓流盛世。韓國民眾與文化界沉浸在這種繁榮中,也就不會允許國家再重新走回到倒退和復辟的老路。人們為守護這一份繁榮與自由而抗爭,讓無數的進步歌曲成為經典,也讓韓國的文化與社會避開了暗礁,步入又一個春天。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