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以東方智慧化解中印之爭

2017-08-10

張明 澳大利亞華裔學者

2005年的旱季我曾隻身在印度旅行了一個月,足跡遍及全印東西南北,2007年我又同翻譯家芮虎在中東旅行了一個月,這兩次旅行是我人生中最難忘的經歷,我一直珍藏茬o份美好的記憶。在印度旅行期間我遇到的四件事,給我印象頗深。

中印有偉大智慧和傳統

第一件事,剛到德里就碰上全國大遊行,參與者都是高種姓的人,他們抗議政府強制性為低種姓高考學生預留更多名額,認為這是對高種姓成績優異學生的不公。

第二件事,適逢BBC正在播出一檔跨國訪談節目「CHINA OR INDIA, WHO WILL BE NEXT SUPPERPOWER?」(中國或印度,誰將成為另一個超級強國?)節目持續了近1個月,我幾乎每天都收看。記者採訪了中印兩國許多官員、學者、企業家、教師、公務員、大學生和民間人士。中方人士大談中國在基礎設施、生產規模和國家動員能力上的優勢,印方人士則大談他們在軟件、語言、與海外接軌的制度以及與西方的融洽程度上的優勢。雙方爭論非常激烈,BBC(其實是英國、也是西方)則躲在一旁觀戰並充當裁判。曾經的日不落帝國最嫻熟的統治術就是「挑撥離間」,在中東諸國,在印度與巴基斯坦,在西藏與印度,在許多英殖民地,至今還留茬多大英帝國的「遺產」。

第三件事,我遇見的每一個印度人對我都很尊敬和友善,但幾乎每個人都提到中國打印度這件事。也許這種陰影有點像中國人提到日本,雖然二者不可同日而語。

第四件事,是我從孟買橫穿印度腹地去加爾各答的火車上,我的包廂內共有4個鋪位,其中3個鋪都是母親帶茷臚l暑假外出旅遊。有個10歲左右的小男孩似乎對中國特別感興趣,他主動來找我聊天,還在我面前一口氣說出十幾個「中國第一」。那天傍晚,在窗外金色的晚霞中,靜坐在對面鋪上的婦女輕輕地唱起泰戈爾的歌,那旋律讓我想起弘一法師的歌,我感到二者在最深處有某種相似的神韻,聽起來是那樣清新、質樸、明朗和歡快,相信大多數人都不知道泰戈爾的歌曲和弘一法師的歌曲有多美。

中國文化是由儒道佛共同鑄就的,如果沒有佛教,中國文化的底蘊肯定要單薄得多,從文化角度來講,中國是有恩於印度的。中國與印度擁有最偉大的智慧和傳統,在原創價值上最接近。中印文明天生具有內斂而非擴張的基因,在近代都經歷過受西方入侵的遭遇,在今天都面臨現代化和全球化的共同挑戰(人口、氣候、糧食、資源、能源、環境污染等等),在未來都會遇到相似的歷史抉擇,都負有影響人類走向的使命,彼此的合作已超出了一般政治、經濟和文化意義,這個世界可能只有中國和印度才能帶領世界進行文明轉型。中印雙方都應有更大的心胸和抱負,成為合作夥伴而不是競爭對手,為整個東方的崛起和為彼此的成功感到鼓舞。

應成為夥伴而非對手

遺憾的是,中印關係在政治、經濟、文化方面始終缺乏世界戰略和終極價值考慮,雙方正糾纏於一些次要的問題,彼此猜忌,已陷入長期冷戰。 

如果佔世界人口1/3的兩個最大的發展中國家陷入直接對抗,將使雙方耗費額外的精力來牽制和防範對方,其結果只會增加中印雙方的外交和軍事成本,抵消雙方多年來發展的成果,為西方提供地緣政治優勢,給西方遏制中印雙方,乃至整個東方添加砝碼,這不僅是兩國的不幸,更將是東方的悲哀。

惟願中國和印度能夠盡快消除對抗,避免重蹈西方大國崛起的覆轍,中印關係的未來發展將考驗兩個偉大文化傳人的智慧,我對兩個偉大民族的和平崛起和攜手合作懷虓奶j的期待。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