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星光透視 > 正文

星影畫館:我在裂開裂開-《分裂性遊戲》

2017-09-01
■患有精神病的女主角Chloe一直幻想自己有個孿生姊妹。■患有精神病的女主角Chloe一直幻想自己有個孿生姊妹。

法國鬼才導演法蘭索瓦奧桑再有驚艷新作,這次《分裂性遊戲》(L'amant Double)大賣感官刺激,一開場已經嚇你一跳。導演將陰道與眼睛的影像重疊,又利用鏡頭推移營造深喉效果,還有以旋轉樓梯模仿陰道的形狀,性隱喻處處。電影甚至有一場女性進入男性的性愛場面,一再挑起觀眾的感觀刺激。一部這樣反叛的電影,究竟什麼葫蘆賣什麼藥?

令人有點詫異的是,性不過是電影的一層包裝,說到尾這是個有關想像與慾望的故事。《分裂性遊戲》富有玩味的地方在於隨荓☆`推進,你會不斷質疑女主角有多可信。更準確來說,是質疑導演拍下的鏡頭有多可信。這種虛實難分的框架經常是築成電影骨幹的重要部分,《不赦島》、《少年Pi的奇幻漂流》甚至麥浚龍的《殭屍》都大玩想像遊戲。問題是,各種疑幻似真背後,《分裂性遊戲》想說的到底是什麼?

患有精神病的女主角Chloe一直幻想自己有個孿生姊妹,更將這種幻想投射於男友Paul身上,虛構出其孿生兄弟Louis。Chloe甚至妄想一段Paul的情史,前女友落得慘淡下場。Louis成為了Chloe慾望的象徵,受害少女則是她孿生妹妹的投射。簡單來說,《分裂性遊戲》就是一台妄想症患者的獨腳戲。

在這個雙生兒的故事中,Chloe的腹中死胎可謂至為關鍵。雖然電影沒有交代有關部分,但仔細想想,可以大膽推測Chloe其實早知腹中死胎為自己的孿生妹妹。只有她一早知道實情,才會衍生往後有關雙胞胎的種種想像。

前瞻之餘亦不妨將雙胞胎本身也看成一個有關自我分裂的隱喻。當現實充滿壓抑之時,人總會不期然想像世上存在另一個我,滿足鮮為人知的種種壓抑。但當想像走向極致,另一個我變成另一個你,繼而互愛又互虐。人變成了既是細胞又是鏡,裂開又裂開。一個演員,多個角色,一場又一場情慾廝殺戲,腦海就是舞台。

世上沒有多少對孿生兄弟或姊妹,但或許打從第一粒受精細胞分裂開始,我們都是雙生兒。到底「我」為何物?「我」之於「我」,是慾望,是救贖,是嫉妒,還是歉疚?答案大概還可再無限分裂。

文︰鄺文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