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星光透視 > 正文

《媽媽!》充滿詭異黑暗 導演達倫:這個世界太荒謬

2017-10-13
■珍妮花首次參演由男友導演達倫執導的電影。■珍妮花首次參演由男友導演達倫執導的電影。

鬼才導演達倫艾朗夫斯基(Darren Aronofsky)一向擅長黑色心理驚慄片,成名作《迷上癮》(Requiem for a Dream)及前作《黑天鵝》都是影迷心目中的黑色經典。近期在港上映的《媽媽!》(Mother!)正是他再使出看家本領的新作,並且因為情節曲折離奇、主題陰暗憂鬱,充斥大量末世論宗教符號,再度引起爭議。達倫接受訪問時解畫,指出我們活茠漸@界本身就非常荒謬,拍成這部電影正是想我們直視我們有份造成的地球悲觀前景,作無情的自我拷問!■文:陳添浚

電影講述詩人(查維亞巴頓飾)跟少妻(珍妮花羅倫絲飾)原本安逸生活於寧靜鄉郊,不速之客卻讓他們迎來生活巨變。自陌生夫婦(艾哈里斯、米雪菲花飾)到訪後,客人源源不絕。詩人堅稱他們都是親朋好友,令妻子相當困惑。隨後他得獎成為桂冠詩人,於是更多讀者慕名而來,詭異事件一發不可收拾。此時,臨盆在即的妻子已被恐懼逼到無可退避,夫妻關係面臨難以想像的恐怖考驗。

黑暗視野源自真實世界

被問到為何會孕育出《媽媽!》這部氛圍詭異、視野黑暗的驚慄片,達倫說:「這是一個瘋狂時代。世界人口75億,我們面對許多難以理解的嚴肅議題:我們目睹物種滅絕速度上升空前之快,令生態系統崩潰;難民危機擾亂政府運作;美國促成重大的氣候協議,幾個月後又退出,似精神分裂;古代的部落爭端和信仰持續引發戰爭和分裂;南極冰架斷裂,形成最大冰山,漂流入海。與此同時,我們又面對許多荒誕可笑之事:南美有遊客爭相跟衝到岸邊的稀有小海豚自拍,導致牠脫水死亡;政治角力好比體育競賽;仍然有人餓死的同時,有人想吃什麼就能點什麼。身為一個物種,我們的足跡顯然無法持續下去,但我們依舊自欺欺人,拒絕相信地球的悲觀前景。」

因為每天都生活在這樣一個荒謬的世界,達倫不用多加構思,靈感已經傾湧而出。「一種無力與沮喪感一直揮之不去,突然有一天早上起來,我內心有一股衝動要寫成這個故事。我之前的6部電影,每一部都醞釀多年,但《媽媽!》的劇本卻只用了5日就完成。」

達倫想藉電影發出一個難以迴避的詰問:為什麼我們那麼自私自利,寧可自我陶醉、自取滅亡,也不願想想何謂依賴共生、何謂無私?「《媽媽!》起初是一個屋簷下的婚姻故事。女主人翁不斷被要求付出、付出和付出,直到一無所有。終於,這個屋簷下再盛載不了內裡沸騰的壓力。我們全部人都太貪得無厭,一直不停地拿取和拿取。」

獨特佈景加強表現力

電影中那一間大屋是核心場景。因為沒有找到適合的現成房子,達倫決定與製作設計師搭建一間為電影特製的大屋。「因為差不多所有情節都是在屋內進行的,所以很容易給人幽閉恐怖之感。最後我們選用了八角形的維多利亞式房子,因為『八』這個數字很切合我們的宗教隱喻,而且這種設計的房子可以同一時間使我們看到很多間房子的內部。簡而言之,這使房子看起來充滿了偶然性,就像艾雪(Escher)那些『不可能的建築』。」

在電影正式開拍前,達倫更在倉庫裡進行了3個月綵排,由頭到尾把每一個場景、每一個鏡頭試拍一次,最終甚至剪成了90分鐘的測試版。他做出這個從未試過的舉動,是因為他決定以珍妮花羅倫絲的角色「媽媽」為中心。「大部分鏡頭都是由她的肩上拍攝,或是拍她的特寫或者她的視角,換言之正式拍攝時只有小量鏡頭供剪接,鏡頭運用必須很準確,所以需要事先綵排。」最後,兩小時的完整版電影,有66分鐘都是女主角的特寫鏡頭,使電影充滿更強烈的壓迫感。

最後,雖然電影格調灰暗,但其實達倫也不是全然絕望:「《迷上癮》的原著作者教曉我,透過凝視我們最黑暗的部分,我們便會從那裡找到光明。」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