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星光透視 > 正文

【影畫館】慢,必要的慢-《銀翼殺手2049》

2017-10-13
■賴恩高斯寧(左)和夏里遜福分別演新「銀翼殺手」K和前銀翼殺手Rick Deckard。■賴恩高斯寧(左)和夏里遜福分別演新「銀翼殺手」K和前銀翼殺手Rick Deckard。

闊別35年,《銀翼殺手》終於拍續集。這套超過160分鐘的長片上映前更推出三段先導短片,交代2020至2048年之間的故事。如果把這三段短片計算在內,《銀翼殺手2049》(Blade Runner 2049)更接近三個多小時。有別於一眾科幻片,導演刻意將電影拍得很慢,而且是一種必要的慢。

故事講述2049年,K成為新一代銀翼殺手,負責清除舊型號的複製人。一次任務之中,K發現竟然有複製人犯禁,珠胎暗結,更懷疑自己就是由複製人所生的下一代。

列尼史葛35年後改變身份,由導演改為監製,仍然無阻《銀翼殺手》帶有點點《異形》系列的哲學意味。今年上映的《異形:聖約》延續列尼史葛一直以來對造物主的疑問,這次《銀翼殺手2049》承接有關思考,一再猜想當被創造者獲得創造的能力,世界會如何。不論是大衛塑造異形,還是Rick Deckard播下複製人的種,無不延續這個命題。

《銀翼殺手2049》中還有一條複製人K與人工智能Joi的愛情線,當中一段兩人通過人類交合的情節,既可視為列尼史葛的「創造」主題下的一次變奏,亦是Deckard與Rachel越界的一次改寫。那個楚楚動人的Joi,也終於由當初那個「觸不到的她」蛻變成「觸得到的她」了。

電影另一亮點,在於如何創造和驗證記憶。《銀翼殺手2049》由《天煞異降》導演丹尼斯維爾諾夫執導,丹尼斯在前作中通過外星符號探索未來,這次則以一件玩具作為道具追尋過去。到底我的回憶是不是我的?回憶又何以成為回憶?一場回憶錯置的把戲,又如何像《潛行凶間》般改變一個人?一切一切,都需要時間深思。不過至少可以肯定,能夠讓每個人都以為自己是被選中的那個,也是一種能力。

沒錯,《銀翼殺手2049》的節奏很慢。但在鏡頭和配樂襯托下思考,實在需要時間。如果只追求官能刺激,這齣戲或許不是你的口味。不過看電影除了用眼睛,更多時還需要用腦袋。■文︰鄺文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