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采風 > 正文

【昨日紀】那年初秋上大學

2017-10-16

陶 然

記得是八月底吧,好像已有了秋意,但還是熱,當時我穿茧u袖花格子上衣,騎茼萓璅拿屭魽C

北師大校門當時還開在臨新街口外大街的東門,記得在那兩排夾道的高大法國梧桐樹邊,好些舊同學就荇鄐l,伏茧像屭鴘熒s同學對名字,簽到。在傳達室自報姓名時,那個守門的大爺還狐疑地望向親手抱茪@包密封蓋印的檔案袋的我,沒說話。但我只注意新奇的大學門面,心想,我的五年大學生活就要從這裡開始了。何曾想到,我竟因為當時的特殊情勢,在北師大呆了八年!成了「大學生」了。

猶記得,上學第一天,大家排成幾排相認,彼此互不相知。這才聽說,有新同學剛到,就病倒在校醫院裡。但究竟是什麼人,我一無所知。歲月荏苒,以後的情勢如何發展,當時卻是茫然。

那時有點不知天高地厚,隨性而已。到了後來,跟大家混得比較熟了,有一個來自河南農戶的同學說笑,說,剛入學時,看到我穿格子衫上衣,戴手錶,足穿皮鞋,還以為我是外國留學生呢。當時聽了,嚇了一跳:原來我在他的眼中竟是不堪。立刻反省,把一切衫褲打入冷宮,穿起跟大家一般的白衣藍褲,冬天就不是黑便是藍,穿的是棉鞋戴的是絨帽。這大概就是我在大學時期的基本裝束,恐怕也不僅是我,所有的男生和老師,也都基本一樣,烙下時代的印記。

剛入學時,因為歸國僑生的關係,給分進僑生食堂,和體育系合在一起,伙食標準高於一般學生食堂,當然吃得較好。那裡有桌椅,吃過差不多一年,可是有一天,似乎是班上的什麼委員忽然跟我半開玩笑,說,喂!怎麼在食堂不見你?你不要脫離群眾了,回到我們那裡,跟我們一起吧!我一驚,原來在他眼裡,我成了特殊分子了!立刻就辦手續,退了小灶,回到班裡去,和大家一樣,站茬繲漁鄏Y飯。

在飯廳旁邊,有一間郵局,郵局旁立茼U系各班級的信箱,我們班的郵件就由外號叫年輕人的同學掌管。那時,海外父母來信也就全靠他來派送。每當午餐時,也便是海外來鴻的時段。而我寄信買郵票,也是出入那間郵局。

提起那郵局,大概現在早已滄海桑田。那年六月三號吧,郵局外的小廳,突然貼滿了大字報,有點鋪天蓋地的味道。之前「造北師大黨委反」的大字報已經由電台廣播、《人民日報》刊登,於今在北師大出現的,是譚厚蘭等人「造北師大黨委反」的大字報。正反大字報一時之間你來我往,我也擠上前去看了,但沒有表示意見。只聽見人們議論紛紛。再到後來,火燒到我們班上,有人在棗樹林貼出同班同學賈耕生的大字報,他跟我同宿舍,嚇了我一跳。

我囁嚅地問另一同學,不料他背蚋糷漶A只說,用你的腦子,獨立思考吧!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