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神州大地 > 正文

烏蘭牧騎煥活力 草原文藝新風景

2017-12-05
■11月23日,內蒙古首支烏蘭牧騎現隊員在為牧民表演文藝節目。  新華社■11月23日,內蒙古首支烏蘭牧騎現隊員在為牧民表演文藝節目。 新華社

烏蘭牧騎,蒙古語意為「紅色的嫩芽」,後被引申為「紅色文藝輕騎兵」,是適應草原上地廣人稀特點而誕生的基層文藝工作隊。近年來,這支草原「文藝輕騎兵」吸收了不少新鮮血液, 不同的流行音樂和表演形式也不斷被吸納進來,煥發出新的活力。 ■新華社

冬日的內蒙古錫林郭勒草原,暖陽高照。在蘇尼特右旗旗府所在地賽漢鎮,83歲的伊蘭坐在自家的沙發上喝茈仁龤C一縷陽光透過玻璃灑在一座金色獎盃上,底座上「烏蘭牧騎終身榮譽獎」的字樣格外醒目。伊蘭是內蒙古自治區第一代烏蘭牧騎隊員。

60年前,正值青春年華的伊蘭成為內蒙古首支烏蘭牧騎--蘇尼特右旗烏蘭牧騎的9名演員之一。那時候,馬、馬車和紅旗是演員下鄉的必備品。馬車拉蚍祩飽B服飾、雜物和女演員,馬匹馱茖k演員。一望無際的草原上,只要遠遠地望見高舉紅旗的一隊人馬,牧民們就知道烏蘭牧騎來了。

每到一個牧民點演出,演員們都與牧民同吃、同住、同勞動。物資匱乏時期,演員們還經常借用牧民的衣服鞋帽來演出。伊蘭說,沒有口紅就用紅紙染唇,沒有眉筆就用燒過的火柴棍描眉。即便如此,大家依然樂此不疲地工作,因為自己的演出給群眾帶來了快樂。

54歲的牧民薩仁花從小就愛看烏蘭牧騎演出。「小時候家裡沒有電視機,更沒有網絡,有台收音機就很不錯了,文化娛樂生活基本沒有。」她說,「大家最盼望烏蘭牧騎來演出,圍坐成一圈,看演員們唱啊、跳啊,別提多熱鬧了。」

扎根生活 服務牧民

到上世紀80年代,烏蘭牧騎的工作條件有所改善。49歲的賈鳳英於1983年成為蘇尼特右旗烏蘭牧騎的一名舞蹈演員。她回憶說,那時候坐拖拉機下鄉演出,「到了牧民點,很多小孩兒都歪虒ㄢU好奇地看演員化妝」。1996年加入奈曼旗烏蘭牧騎的徐桂萍回憶說,當時下鄉演出偶爾能坐上大卡車,車後面用帆布搭成帳篷,「設備比較簡單,但是已經有了話筒、音箱、調音台」。

「下鄉是我們向群眾學習、蒐集素材的好機會。」王鯤飛說。王鯤飛是內蒙古土默特右旗烏蘭牧騎二人台藝術團團長,如今的烏蘭牧騎,可坐四五十人的大巴、一輛專業舞台車是「標配」。在他看來,「只要找一塊空地,打開車廂就能表演,是一個非常實用的流動舞台」。

烏蘭牧騎每年下基層演出160多場,演創人員常常把在村裡看到和聽到的新氣象、新故事,編排成新節目,用人們喜聞樂見的文藝形式展現出來。「群眾越喜歡,演員越賣力,良性循環,長盛不衰。確實很累,但也非常快樂!」

十多年前,市場經濟大潮對內蒙古草原的影響開始顯現。一些地方的烏蘭牧騎陷入困境,演員流失、經費緊張、活動減少,有的烏蘭牧騎甚至無法組起下鄉演出的隊伍。由於電視、網絡的快速普及,加之人員流動頻繁,烏蘭牧騎原有的演出形式漸漸無法滿足牧民們的精神文化生活需要。

為了扭轉局面,內蒙古在5年前出台政策,為各地烏蘭牧騎解決了事業編制,吸引了一批年輕演員,很多隊伍重新煥發活力。目前,內蒙古全區共有75支烏蘭牧騎,每年演出超過7,000場。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