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新聞專題 > 正文

【新產業新經濟系列之一】海歸建藥種庫 去年營收增7倍

2018-05-01
■李進(前)指導技術人員實驗。 香港文匯報記者李兵  攝■李進(前)指導技術人員實驗。 香港文匯報記者李兵 攝

投入少產量高擴張快 「種子」已達千五億量級

編者的話:中國經濟近年快速發展,優良的投資和創業環境,不僅吸引了全球資本大量湧入,而且吸引了很多在國外留學、學有所成的高端技術專業人才回國工作和創業。香港文匯報近期訪問了一些從海外回國創業的高端技術專業人才,通過介紹他們的技術和市場應用前景,讓市場「窺一斑知全豹」,對相關行業的「獨角獸」企業有更多了解。

新藥開發是一個高投入、高風險行業,一直被歐美藥企掌控,中國數以千計的藥企只能仿製或代工。除高投入、高風險、周期長等因素外,沒有可用於支持原創新藥的「DNA編碼化合物庫」將不少中國藥企擋在了門外。6年前,在英國一家世界500強公司任高管的李進放棄200萬元人民幣年薪,回到成都開發出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DNA編碼化合物庫合成及篩選技術」,填補了國內空白。目前,「成都先導」儲存的藥物「種子」已達到1,500億量級。 ■香港文匯報記者 李兵 成都報道

人體內的生物大分子是導致某些疾病的生物靶點,疾病發生時,使用藥物就相當於以子彈射向這些靶點,從而達到治療疾病的目的。「一個藥品的療效越好、副作用越低,即意味虓磳此酗l彈一樣精準射向引發疾病的生物靶點時,兩者能夠像俄羅斯方塊一樣完美結合,並形成完整的一行然後消失。」李進在接受香港文匯報訪問時說,在發現導致疾病的靶點後,新藥研發的第一步便是篩選先導化合物,並通過不斷完善讓它的親和力更高、活性更好。

以往中國藥企只能仿製代工

參照世界化合物庫建設標準,一種先導化合物需要花費100美元,建設一個100萬級的「DNA編碼化合物庫」(又稱「藥物種子庫」)需要 1 億美元。同時,按照傳統方式,一種先導化合物需要一根試管,一個冰箱只能存儲上千種,100萬種化合物的則需要建一幢樓。加上進行化合物的合成及篩選還需要若干實驗室和高端設備,建設一個100萬級的傳統化合物庫需3億美元左右。

「僅龐大的資金需求這一項便讓中國藥企望而卻步,更別提還需要高素質的人才和高精尖的設備。」李進說,在成都先導成立之前,內地只有上海有一個100萬級的傳統化合物庫,其中50萬種還是國外捐贈。

沒有自己的「藥物種子庫」,藥企研發新藥舉步維艱。據不完全統計,中國有藥企6,000家左右,但大多數只能仿製或代工。2016年全球藥企十強排名第10位的GSK營收達到239.2億美元,而內地最大的藥企皕褅暵釋蝳洶~110.94億元人民幣,兩者差距10倍以上。內地破1,000億元人民幣的製藥企業僅4家,與國際巨頭無法相比。

創新平台擁逾10項專利

「中國藥企做大做強,必須走原創之路。」2012年6月,李進辭去阿斯利康全球化合物科學總監的職務和工作,以國家「千人計劃」特聘專家的身份回國,在成都高新區創建了成都先導藥物開發有限公司。

經過長達3年多時間的攻關,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DNA編碼化合物庫合成及篩選技術平台」於2015年建成,該平台運用了世界領先的新技術,僅國際發明專利便有10餘項,實現了投入少、產量高、擴張快等目標。

「如果用傳統方法建立『種子庫』,10億種子需要七八層樓來保存,而我們只需要4個冰箱;如果用傳統的做法來匹配『種子』,大概需要幾個月,而我們只需要幾個星期。」李進戴茪漅M將「種子」從冰箱裡拿出來,一個20厘米見方的盒子裡有大約40支試管,每支試管裡儲存有數十萬甚至上千萬顆「種子」。

目前,李進團隊創建的「DNA編碼化合物庫」達到1,500億量級。為中國新藥研發提供了源源不斷的「種子」,有望讓中國藥企告別仿製代工,走向原創新藥高價值鏈時代。成都先導計劃2019年突破萬億,將成全球最大的小分子「藥物種子庫」。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