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人物 > 正文

陶藝家張啟新「游弋」生命之海

2018-04-20
■Suzy藉作品表達生命經歷。 張岳悅 攝■Suzy藉作品表達生命經歷。 張岳悅 攝

有傳說指,在很久以前人是生活在水中的,久遠得早已遺忘乾淨,然而在某天,不知道為了什麼,人們忽然收起了背上的鰭,到岸上生活,後來學會了走路,一代一代繁衍,也忘記了在水中游弋的那種自由和快樂......本地陶藝家張啟新(Suzy)在最新個展「游弋」(Taxiing)中,以札記線條記錄生命中的高低起伏,與眾分享。

翻開字典,游弋有巡邏、在水中游行、徘徊等意思。人生在世,或者就好像在世間游弋,究竟是蹣跚跌蕩,還是自由飄盪,或者大家歷遊非生死攸關的大命題,只是回看命途中的期望、興奮、恐懼與愁思,飄浮於蒼穹中......Suzy說:「泅游於生命之海,我跟所有的人一樣,經歷了這些那些,又撿得了這些那些,以我的雙手捏成了這些那些,就拿到這裡讓大家看看。」即日起至5月15日,在巨年藝廊(Giant Year Gallery)隨Suzy的作品游弋生命軌跡吧。

作品崇尚原色

「大起大落、大是大非固然對人有影響,但有些細微的感覺也能讓人感到入心入肺,產生翻天覆地的改變。無論是旅行途中的感觸,生活中的偶遇,或人與人之間的交往,都是我創作的養分,也是促成這次展覽的動機。」Suzy介紹道,展覽作品中既有功能性強的杯、碟、盒,也有偏感性的藝術作品,她也常將兩者融合創作。一系列的《札記》作品飄盪的姿態正切合「游弋」的主題,而《反/正》和《表情》等作品也多由線條組成,也是Suzy的新嘗試,靈感來自結繩記事、莫比烏斯環或心電圖。在藝術作品中,Suzy崇尚原色,常以本地瓷泥和日本黑泥的對比色創作,自然且簡單,也常用鑲嵌的方式為作品增添趣味,如《平衡中》的小球總在碗中央,每一道精細的線條都是另一種顏色的泥鑲嵌而成,幾經打磨也不會褪色。

再看Suzy的杯、碟、盒,直至大件香爐,細節處皆別有趣味,如《早場》碟中慵懶曬太陽的貓咪,或一個個小盒子中隱藏的^凳和公仔,她說:「盒子是我很喜歡做的物件之一,它們常用來收藏寶貝,可能外表低調卻內藏乾坤,有時人也是這樣。」《狀態》則是她用來形容不同人的表達--有人外表平凡內心坦蕩蕩,有人過分膨脹內裡空無一物,也有人滿身尖刺難以靠近。再如既為房屋形態,又可作香薰爐或收納盒使用的《部落》系列,則來自於她對香港住屋和蝸居問題的感觸。

一切皆為做陶

展覽中有一組作品名為《初心》,未經上釉的瓷泥原色,紙環、紙盒和紙燈籠像極了勞作堂的剪紙作品,「這些小時候的勞作功課,正是我對立體作品產生興趣的開始。我喜歡雕塑,但自認體力無法駕馭大型金屬材料,但陶泥卻可以逐步添加,是我可以掌握的。在香港做陶藝,泥、窯和空間都有限制,就像作品《點》,雖然是一堆雜亂的繩索,只要相信自己,總可以找到那個點。」

Suzy生於香港,中學畢業後往美國及加拿大接受美術設計課程訓練,1984年回港,曾任職電影、舞台、電視廣告美術指導。她1990年開始習陶,近年專注陶泥創作,作品以個人大自然觀感作起點,將生活體驗延伸於作品中,從而探索自身生活態度及取捨所能達至的不同局面。正是對陶藝的強烈熱愛,使當年為工作日夜顛倒的她抽出時間去家附近的陶藝室學習,再分別於2003年及2006年獲取皇家墨爾本理工大學藝術學士及碩士學位。

現時她每日都去自己的陶室,少了接美術指導的工作,「這樣的工作的確賺錢多,但時間卻無法預計,也有連續一段時間不能做陶。」若為謀生,她多是選擇教學生,也將更多的時間留給自己創作。她坦言,在這次展覽的最後籌備階段,自己幾乎每天都在陶室通宵創作,曾割傷手指,也曾見到自己的汗水滴落入陶泥中,有些狼狽,她希望未來一段時間可以慢慢地創作,有充裕的時間去沉澱和取捨,通過這樣的整理過程,做出自己心中更完美的作品。■文:香港文匯報記者 張岳悅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