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星光透視 > 正文

《巴黎眾色相》寂寞的痛苦 茱麗葉庇洛仙尋覓真愛之旅

2018-06-01
■女主角墮入感情迷宮。■女主角墮入感情迷宮。

法國著名電影導演及編劇克麗雅丹妮(Claire Denis)帶來新作《巴黎眾色相》(Bright Sunshine In),此片為康城影展「導演雙周」得獎電影。導演克麗雅丹妮聯同編劇Christine Angot及女主角茱麗葉庇洛仙(Juliette Binoche)三個女人一台戲,共同譜出一首愛情戀歌。■文:朱慧恩

電影《巴》講述離婚媽媽伊莎(茱麗葉庇洛仙飾)一個人住在巴黎,外表是個情場老手,其實幾經感情波折。伊莎寂寞苦悶,既想追求真愛,卻又周旋在幾個男人之間,離離合合的情感關係糾纏不清。痛苦又寂寞的伊莎極力尋找出路,希望在這條兜兜轉轉的道路中尋回自我。

靈感源於《戀人絮語》

克麗雅在西非度過童年,許多作品中談及非洲的殖民與後殖民議題,而《巴》則是她首次挑戰比較輕鬆的愛情片種。《巴》的創作靈感源於羅蘭巴特的《戀人絮語》,「我很喜歡其作品中的一個詞語──痛苦(Agony),後來我們把『它』作為電影的關鍵詞。」因此,對比起克麗雅過往的作品,雖說《巴》是相對較為輕鬆的題材,但在克麗雅眼中,這也不是一部看後會令人心情愉快的電影。

因為靈感源自「痛苦」,因此《巴》所描述的正是愛與痛相隨的故事。戲中的女主角伊莎迷失在愛情迷宮中,痛苦地兜兜轉轉,卻依然獨自行走,原來「伊莎」的原型就是導演和編劇。「這是我們的生活碎片,我們某段故事的段落。我們透過出賣自己的愛情經歷,才開始駕馭到這個詞彙,這彷彿成為我與Christine創作上的一個咒語,將我們帶入了一種想像的世界。在某種程度上,我們把自己在愛情中的『痛苦』都給了這部電影。」她說。

細膩刻畫「伊莎」形象

既然靈感源於羅蘭巴特的《戀人絮語》,就不難想像電影中也比較像碎片一樣,以主角伊莎與不同人微小的交流、段落去建構一個故事,逐步塑造角色。因此,克麗雅摒棄一個特定的敘事模式,對於結構也是憑感覺。「我們正在逐塊講述故事,盡量不用『一個月後』或『兩天後』這樣的模式說出來。我試圖拼湊每段時刻(moments)製作電影,最終我們意識到這樣創造角色的連續性。」她說。因此,導演花了很多心思去選擇與「伊莎」邂逅的人,這是電影的關鍵部分。

克麗雅特意選擇畫家作為伊莎的職業,她希望伊莎可以因為「藝術家」這個銜頭變得脆弱,「作為一名藝術家,伊莎必須為自由付出代價。」雖然她也有考慮過選擇作家或電影製作人,但因為茱麗葉本身是畫家,而這類型的畫家確實是伊莎的典範,這樣的角色設定也能令茱麗葉更易投入角色當中。

在戲中,女主角伊莎無論是形象或是性格都非常鮮明。電影中的伊莎是剪茪@頭非常女性化的棕色頭髮,並穿大腿高的長靴。「這就像意大利漫畫Guido Crepax筆下的角色,深色短髮和強烈的性色彩,就像在上世紀八十年代你會在街頭看到的那些單色模版畫。」克麗雅說。至於在性格方面,克麗雅自言非常厭倦總是充當英雄的電影角色,因此她心目中的伊莎是相對地軟弱。「因為她太想找到真愛,而愛情路上並非一帆風順,會不時流淚的,所以這個角色不需要努力堅強。她並非一個女性化的Don Juan(西班牙著名情聖),更像一個風流和享樂主義者,但因為她是女人,她傾向把所有東西都隱藏起來。」她說。

送《巴黎眾色相》換票證

由安樂影片有限公司送出《巴黎眾色相》電影換票證20張予香港《文匯報》讀者,有興趣的讀者們請剪下《星光透視》印花,連同貼上$2郵票兼註明「巴黎眾色相電影換票證」的回郵信封,寄往香港仔田灣海旁道7號興偉中心3樓副刊部,便有機會得到換票證兩張。先到先得,送完即止。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