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梁家傑「動機論」抽水變「靠害」

2018-06-14

郭中行 資深評論員

2016年農曆新年的旺角暴亂案,「本土民主前線」前發言人梁天琦早前被裁定暴動罪成,他另外承認一項襲警罪,被高等法院判囚6年;同案被告盧建民則判囚7年,為本港開埠以來最重的暴動罪判刑。對於刑期,社會各界有不同看法實屬正常,但以暴動罪的嚴重性來說,法官的判刑是恰當並且具有阻嚇性。然而,一眾在「旺角暴亂」發生後隨即譴責暴徒、紛紛與梁天琦切割的反對派人士,在法庭作出判決後立場又再一百八十度轉變,竟然批評判刑過重,指梁天琦等人是出於崇高的政治理想,將一眾暴徒吹捧上天。

其中,身為律師的梁家傑,更指這次判刑太重,認為應考慮社會大環境和梁天琦的個人資料,對於法官彭寶琴判刑時不考慮犯案動機和理由,認為值得商榷,他又以「撬門」作比喻,情況亦可分為救人和打劫銀行云云,即是說梁天琦發動暴亂也是情有可原。梁家傑的說法引喻失義,肆意美化暴亂行為,難道有人說要救助窮人,就可以打劫梁家傑屋企而不必受到檢控嗎?而且,梁家傑的說法更是「靠害」梁天琦。他指法庭在判刑時應該考慮犯案者的動機和理由,如果法官真的以此作考慮,梁天琦的刑期恐怕只會更長。

有反對派人士不斷將旺角暴亂與1967年的「反英抗暴」比較,完全是荒謬絕倫,兩者根本沒有任何可比性。「反英抗暴」爭取的是公義,要求港英政府改變歧視華人的政策,為基層勞工爭取權益。但梁天琦等人發動的旺角暴亂,請問爭取的是什麼?難道真的是為所謂街販的擺檔權嗎?這種說法只有傻瓜才會相信,事實是當晚小販因擺檔問題出現一些糾紛,本屬小事,但有人卻故意借題發揮,準備了全副武裝發動一場暴亂,更對準現場執勤警員發動暴力攻擊,有警員被圍毆,暴徒有目的地攻擊警員,四處縱火破壞,請問他們究竟爭取的是什麼?

直到現在,連梁天琦也說不清發動這場旺角暴亂的目的,如果依梁家傑的「動機論」,根據表面證供他們的動機只有一個:就是破壞。如果這個動機成立,現在判處他們的刑期確是過輕。梁家傑的說法可能是要求法官加刑。其實,全世界處理這些暴動,都必定是嚴刑重罰,2011年的「倫敦暴亂」,40個觸犯暴動罪的犯人,平均刑期達到5年3個月,與梁天琦的刑期差距不遠。考慮到這是平均刑期,主事者、施暴者的刑期肯定遠高於平均數,這樣還說梁天琦是重判,然則,英國豈非更是嚴刑峻罰、政治迫害?

反對派對於「旺角暴亂」的立場不斷轉變,一時切割,一時同情;一時譴責,一時吹捧,醜態畢露,兩面不是人。例如梁家傑的黨友楊岳橋就曾說過「入獄令人生更精彩」的風涼話,至今仍被「自決派」口誅筆伐,現在梁家傑企圖為梁天琦說項,實質是為了抽水,結果又是弄巧反拙,等如在梁天琦背後插刀,這些反對派政客的醜行實在令人搖頭嘆息。香港社會容不下暴力,反對派繼續借事件抽水,恐怕只會如梁家傑、楊岳橋之流般吃不了兜茖哄C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