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采風 > 正文

【百家廊】海上之夜

2018-10-26
■大紅花酒店前一面的海上傍晚。 作者提供■大紅花酒店前一面的海上傍晚。 作者提供

余 瀾

馬來西亞的森美蘭州,2012年8月,我曾經到過這裡的馬口,那是燕子極多的小鎮,每年下半年,燕群就會作季節性轉移,從北半球飛來,黃昏時刻,電線杆、看板、屋頂等等,凡是可以棲息的地方,都佈滿了燕子群。所以,當地人都盡量避免這個時段出門,免得中了天上飛來飛去的燕子撒下的鳥糞的彈。好在我們是在白天,沒有燕群的威脅。

這次重到森美蘭,沒去馬口,去的是南部沿海的波德申海灘。這是馬來西亞著名的旅遊勝地,以擁有綿長優美的海岸線和令人眼花繚亂的海邊設備而聞名。

從檳城出發,旅遊大巴沿途顛簸,五個小時後到達,中途自然須找飯館午餐。那餐館一般,都說是中途站了,自然不能和檳城相比,想起檳城美食,令人垂涎。

波德申的「海上大紅花」酒店,是五星級大酒店。我住過一些酒店,對於五星級始終有個問號。當然大多數名副其實,但也有個別的,徒有其名。所以,進住時也就抱茈B看如何的心情。這家果然異樣的感受,它是建 在海上的酒店,房子是一間接一間的獨立室,為何會叫這個名字?我有點疑惑。看了大堂裡的航拍照片,才恍然大悟:那照片俯照下來,顯示從空中俯瞰,這些獨立屋一間間一排排,形成大紅花的圖案,而大紅花正是馬來西亞的國花。

我們入住獨立室,一進門,寬敞的兩張單人床,非常舒服。一應設備齊全,還提供免費各式汽水和零食,非常貼心。打開玻璃門,是洗手間和沖涼房,室外涼台上還有私人游泳池,有人去暢遊一番,竟給鄰屋的朋友拍照,成為「猛男泳照」,給人善意嬉笑一番。好在穿茠a褲,否則,如果相信某人「可以裸泳」的戲言,那就不幸成為三級片的主角了﹗如今是網絡時代,千萬不可輕舉妄動,到處是陷阱,小心駛得萬年船。

黃昏時分,我們須出去晚餐。本來酒店方面有接送房客的服務安排,只須撥個內線電話給總台,他們自然會派酒店機動車接送,但客人眾多,有時須等些時候,我們乾脆徒步去大堂。由於酒店建在海上,須走一段不短的長堤。這時晚風徐來,海風送爽,倒也十分舒適。我們走過去,一面拍照,一輪紅日正在映紅海面,眼看夕陽西下,由本來的紅紅的一輪紅日,逐漸下去,下去,下去,直至半邊沉落海平面。這時大家都忙茤蝺荂A也難怪,平時難得見到的景色,不用相機留下來回憶,豈非浪費大自然美景?其實我現在就居住在海邊,但平時也確實看不到如此景象,這時不心動才怪。

但海灘上的晚餐可就普通了,而且價錢不普通,大概佔地利之便,僅此一家別無分店,無法選擇?那座位一字排開,八個人一長桌,菜式無非是海鮮之類,沒什麼驚喜。說實話我都沒有吃飽,便退卻了。不是飯菜不足,只是沒有了食慾。月光當空灑下,夜空高遠處有星星,有月亮,風吹雲淡,海水嘩嘩排過來,又呼呼地退潮,一切環境都非常優雅。我想起那年在印尼的峇里島金巴蘭海灘之夜了,也是近似的環境,但那裡有一組小樂隊演唱,唱的是歐美名曲,天邊也有月亮,非常熱烈。海潮湧過來,潮水幾乎湧到腳下,又紛紛退卻回大海裡面去了。如此反覆不停,周而復始。這美好之夜,一直留存在我腦海裡,洶湧茪ㄙ眥h潮。相形之下,這波德申海灘之夜,並不給我帶來多少驚喜。晚飯後,隨便走走,飲食部沒有多少人,也引不起我們的食慾。

不僅是海灘,其他設施也並沒有什麼特別,也許兒童遊樂場和泳池不錯,許多家長樂意帶子女來度假,對於他們來說,可能是很好的選擇。

但作為旅遊度假酒店,這裡也自然有他們的優勢。僅就海上酒店而言,就已經勝了一籌。首先是環境一流,而且設計很好。雖然我們少乘機動車,但見到它們來來往往,給住客提供免費服務,相當貼心。雖然也有人抱怨車子不夠頻密,派車不夠迅速,但那也是見仁見智的問題了。

於是,我們隨便走走,當作飯後百步走。走茖拷荂A不覺來到大堂,燈火輝煌,有人提議,登上樓去。也好,反正左右無事。電梯把我們帶到上面的觀景台,先穿過一間酒吧,有樂隊在演奏流行歌曲,一位女歌手正在演唱。有好幾張沙發上坐茼銴隢,近處是一對情侶模樣的年輕男女,一面喝酒,一面喁喁私語,笑聲傳來,在夜空中盪漾,好像在傳送謎一樣的秘密。來到露台,已有多人在拍照景色。當中有幾個人手持杯中的飲料,坐在高腳凳上閒聊。趁個空檔,我擠上前去,遙望這時的夜色燈火,天空高而遠,月亮和星星閃耀,更顯夜空的靜謐。俯望下面,是一條伸向我們住宿房間的海上通道,在夜空中燈火燦爛,令人遐想。遠處有一座比較矮的樓房,應該是會所。

本來是想回到酒吧去喝一杯,但室內人聲鼎沸,有人在抽煙,煙霧迷茫,因不願意湊熱鬧而作罷。下樓,沿人行海堤漫步,海風拂來感覺舒適。不覺走到剛才俯瞰的那座會所前,回去睡覺?還是去呆一會?幾乎不約而同,大家登上會所。會所靜靜,幾乎無人,只有靠牆有一對情侶在談心,和適才的那座酒吧氣氛截然不同,如果說那酒吧是青春熱烈狂放的話,那炯o裡就是寧謐安詳了,連音樂也是輕柔的,似乎唯恐驚醒誰的夢幻似的。那唯一的馬來侍者眼神極度溫柔似女性,但我一直以為是男孩。我們圍坐在偌大的沙發上,C打電話邀他的師姐們過來湊熱鬧。Y走過櫃^,叫了一大瓶啤酒,與大家共用。夜深沉,那一對情侶不知何時已經溜走了,只剩下我們幾個人,互相調侃,直到差不多打烊了,才拖荅h憊的步伐,沿荇堤,在海風吹送下,走回各自的房間去了。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