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采風 > 正文

【雙城記】在曹禺先生家裡

2018-10-26
■曹禺坐在一張半舊的藤椅上,面對茧妒怴A手裡還拿茧妒怐滿m天下第一樓》劇本。 作者提供■曹禺坐在一張半舊的藤椅上,面對茧妒怴A手裡還拿茧妒怐滿m天下第一樓》劇本。 作者提供

何冀平

紀念《天下第一樓》三十年的演出正在進行,我不禁想起北京人藝老院長曹禺先生。三十年前,他是北京人藝的院長,因為身體不好,長年住在醫院。但是但凡劇院要上演新戲,必須把劇本送給他審閱,《天下第一樓》也照舊。

這一天,劇院通知我和夏淳、顧威兩位導演,曹禺請我們到家裡去。曹禺住在「前三門」,現在,那些簡陋的建築已經拆掉,但在八十年代,那裡是北京的高尚住宅區。曹禺從醫院裡出來,專門在家裡等我們。一進門,曹禺就看荍睇﹛G「怎麼是個女的?」我的戲寫的是男人世界,只有一個女主角,老院長一直以為這一位編劇是一位男士。

房子不大,家中陳設簡單,那種套茼ル捰漺套的沙發,我很熟悉,是國務院機關管理局配備的傢具,只有一張不大的硬木書桌,像是以前的老傢具,在這張不起眼的小桌子上,曹禺寫下不朽之作。

曹禺坐在一張半舊的藤椅上,面對荍琚A手裡拿荍琲滿m天下第一樓》劇本。面對中國戲劇界編劇頂級泰斗,我心裡一個勁打鼓。只見他一會把眼鏡推到額上,一會又放下來,開始侃侃而談。這架式說明他喜歡這個劇本,否則不會這麼有興致。

「最後這幅對聯用的真好,上聯是康熙的,下聯好像是......」我說:「是紀曉嵐的。我稍微動了一下。」曹禺點點頭,興味盎然。好一座危樓,誰是主人誰是客?「危樓」這個危字有兩個意思,一是形容這座樓之高,一是說這樓已經危險,完全切合這戲的主題。

曹老不知道,為了這部戲的結尾,我苦思冥想整整找了一年。偶然中看到一本楹聯大全,我隨手翻看,一眼看見這幅對聯:

好一座危樓,誰是主人誰是客,只三間老屋,半宜明月半宜風。

一時間,我如雷貫頂,一通百通。

我最欣賞的是這個橫批,曹禺接蚖﹛G「沒有不散的宴席﹗」這是這部戲最寶貴的一句話,畫龍點睛之筆,漂亮地把戲結住。

曹禺難掩心中喜悅,為《天下第一樓》提了劇名,並寫下散文長詩︰

你是淚水流下的水晶......卻又像夏晨的露珠,飽含無限的光明,水晶中神仙給你刻出,一朵玫瑰,紅得像火,那是你的柔情、溫厚、善良,一雙魅人的眼睛。又是一支青玉的筆,畫出多少人物......畫不盡的人性...... (待續)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