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采風 > 正文

【演藝蝶影】悼岳華哥

2018-10-26

小 蝶

數年前,我認識了華哥岳華。他雖然是一位鼎鼎大名的電影明星和前輩,對待我這名後輩卻彬彬有禮,平易近人。之後,他每年生日,我都以電郵送上祝福。

兩年前,華哥在收到我的生日祝福後,告訴我他身體有點不適,在台灣療養,希望自己能早日康復,我們便後會有期。那時我已猜想到他的健康應該出現不輕的問題。不久,他又告訴我已返溫哥華了。今年,聽說他曾經回港,又在加拿大演出舞台劇;加上我的堂姐說經常在溫哥華的乒乓球場碰到他,雖然他消瘦不少,但身手仍然靈活,而且抽球甚有勁度。所以,我還以為他已經完全康復。沒想到突然傳來噩耗,令我惆悵不已。

我記得華哥曾經告訴我一些他的事情,讓我在這兒寫下,以悼念一位謙謙君子的前輩。

華哥本名梁樂華,樂字是唸快樂的樂。可是,當他在上海音樂學院唸書時,人人都將其名字的「樂」字唸成音樂的樂。既然被人如此叫喚,他日後便以岳華為藝名。一九六二年,他剛從上海來港,仍未踏足演藝界。一天,他看到同文劇社在報紙刊登招考國語演員的廣告。遴選後,他被選中飾演其中一個角色,與他一同來港的陳鴻烈弟弟陳浩飾演男主角。演出後由薛家燕向演員獻花。這便是華哥在香港的首個演出。該劇的劇務在邵氏工作,便介紹華哥投考南國實驗劇團第三期訓練班。

華哥在影圈工作多年後,麗的電視派出蕭若元、高亮、李兆熊和施南生拿蚍@本大綱邀請他演出史詩劇《浮生六劫》,這就開展了他的忙碌的電視生涯。很多時候,他只可以在拍畢通宵戲回家梳洗時才有機會看出生不久的女兒一眼,他的妻子恬妮很想與他過一些正常的家庭生活,便建議移民溫哥華。當時他仍在盛年,不想退下火線,但還是在拍畢《義不容情》之後舉家移民。他記得移民首晚住在朋友新屋的地庫內,雖然是六月天, 地庫竟然非常寒冷。小女兒不斷咳嗽,只得將妻子的皮裘給她取暖。那個晚上,電台節目《華僑之聲》剛好播放《義》劇主題曲《一生何求》。華哥聽到最後兩句「沒料到我所失的,竟已是我的所有」,再加上女兒的咳嗽聲和外邊的雨聲,想到自己來了一個舉目無親的地方,一時感觸起來,不禁潸然淚下。

到了十一月,華哥仍然未找到工作。看荓a去的儲蓄一天比一天少,他開始擔心起來。雖然無迂`常將新劇劇情大綱給他,邀請他回港拍劇,但妻子不允。一次,他們一家被邀拍攝了一個名為《入鄉隨俗》(Being Canadian)的半小時錄影帶,教導新移民與本地人和諧共處。節目播出後,當地電視台、電台節目《華僑之聲》和《星島日報》都一同邀請他加盟。華哥一口氣接下三項工作,開始接觸外界,融入當地社會。到他再次返港拍劇時,他回想移民生活,覺得是一個不錯的選擇,因為他可以陪伴女兒成長,那是金錢買不到的快樂。

我還以為日後仍有機會再多聽華哥的故事,沒想到他的故事已經完結。華哥,希望您在另一個國度裡依然有音樂和戲劇相伴隨,您好走!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