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娛樂頭條 > 正文

快意武林雅俗共賞 影響幾代作家

2018-11-01
■周潔茹■周潔茹

香港文匯報訊(記者 陳添浚)金庸小說影響了幾代人,不單讀者,當然還有愛好寫作的人。《香港文學》執行總編輯周潔茹接受《文匯報》獨家訪問時表示:「我們是看《射鵰英雄傳》連續劇,打《金庸群俠傳》遊戲成長起來的一代。我也在初中就看完了全部的金庸小說,現在說起《射鵰英雄傳》,我仍然可以脫口而出:『梅超風!』、『九陰白骨爪!』用來形容現實生活中沒梳好的頭和太瘦的手指。在我的眼裡,梅小姐確實酷得可以,而且確實也挺漂亮的。「我甚至在我的第一部長篇小說《小妖的網》裡給了《金庸群俠傳》整整一章篇幅。」「《金庸群俠傳》是我的第一個遊戲,找齊『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共計十四本書,就可以躍登武林盟主寶座。我迷失在遊戲與現實之間,成為了一隻真正的江湖小蝦米。它是如此龐大,波瀾四起,我焦灼、憤怒,頭痛欲裂。我滿足。我天旋地轉。我欲罷不能。每天遊戲裡的我走完地圖,功力就會增強,可是現實裡的我卻仍然是一個廢物。可是它確實是一個非常嚴肅非常嚴肅的遊戲。在那個還沒有攻略和順暢網絡的年代,打機通關的全部技術支持就是我確實讀過了所有的金庸小說。」

「成為了中年人的我也許會像其他的中年人那樣脫口而出講:金庸先生作為作家,開一時風氣,突破雅文學與俗文學之間的限定;金庸先生作為報人,有社會擔當,可敬可佩;金庸先生作為編輯,幫助了很多的後輩,比如古龍和溫瑞安。我沒有見過金庸先生,可是對於我來說,金庸先生就是一個傳奇,給了一個夢想做作家的中學女生無限奇妙的世界。」

武俠小說作家鄭丰獲提攜

有「女金庸」之稱的著名武俠小說作家鄭丰在社交網絡發文悼念。她說自己的「童年和青少年時代,始終站在這位武俠巨人的肩膀上,眺望欣賞茈L所創造的武俠世界,小學三年級已自稱華山派小師妹。」

因此,是金庸令她「一頭栽入武俠創作,只盼能延續大師所創造的武俠世界,繼續做那一場場痛快淋漓的武俠夢。」也是由於開始武俠創作,才讓她有機緣與金庸見面。「以小粉絲的心情拜見大師,真是興奮至極!印象中老人家話不多,席間默默而坐,面帶微笑。他對我十分親切,不但問了我一些關於我作品的問題,還給了我許多意見回饋。一位成名的前輩大師如此照顧提攜我這麼一個後生晚輩,其謙和厚意,點滴在心。」

台灣著名作家、台灣清華大學中文系教授楊佳嫻也在社交網絡發文悼念。她說小學五六年級已把金庸小說讀完,家裡一套金庸是大一替親戚寫書後指定的禮物,時常重讀。她說金庸的角色影響了她的人生,連談戀愛也用得上。「最震撼的人物還是岳不群。一個人怎麼可以又扮恩師又害學生。至於最瞎情侶,只有陳家洛和香香公主可以擔此重任。大學時代有次跟某任男友吵架,他忽然福至心靈:『你們女生,每個都以為自己是黃蓉,以為自己是趙敏,以為自己是程靈素,告訴你,我認為你們每個都是溫青青,不可理喻。』」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