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人物 > 正文

譚丹武 突破局限即無限可能

2019-03-29
■譚丹武嘗試發掘陶瓷的更多可能性。張岳悅 攝■譚丹武嘗試發掘陶瓷的更多可能性。張岳悅 攝

「如果從無限中移走或添加一部分,剩下的還是無限。」無限即是什麼?即是有多少呢?沒有盡頭、沒有限量、沒有限制,虛無、哲學卻又在日常生活中時常出現。這種「無限」體現在內地藝術家譚丹武的作品中,則代表他鍾情於陶瓷之餘,又深知傳統陶藝創作的局限所在,會去挖掘出陶藝「新」的無限的可能性。

譚丹武的香港首個個人作品展「無限」由即日起至4月17日於巨年藝廊舉行,展覽中既有他早期的雕塑作品《做頭像》系列,也有近期的浮雕《線性城市》和《古》系列,大部分作品是首次展出。

展現雕塑內部的「筋」

從譚丹武的作品中,可以見到他對材料的表現性的深入挖掘。他曾經嘗試用陶瓷表現木頭、鋼鐵、纖維等不同材料,通過改變材料的物理和化學性質,將材料的原始語境進行藝術性轉化,以突破陶瓷本身的局限,尋找更多可能性。而在經過研究生階段的學習之後,他對藝術與材料有了更新認識,他表示:「材料是視覺語言與形式的載體,材料語言在一定程度上表達荍@品的觀念性,材料本身所具有的語言文化力量更能延續作品的生命力。在我之前的陶瓷材料創作中,我更多的是用超寫實的手法使用陶瓷材料逼真地仿造出其他物品。但當我現時再次面對陶瓷材料時,是想完全突破之前的創作形式的。我最初給自己設定的兩個基本要求就是:手工與素胎,希望我之後的陶瓷材料創作能盡量依據這兩個要求進行發展延續。」

據他介紹,《線性城市》和《古》系列的創作靈感主要是來自於陶藝印坯製作工藝裡面的「筋」--用來支撐雕塑外部型體的骨架結搆,它是根據每個不一樣的型體製作出不一樣的骨架,用來防止外部型體的坍塌。他通過把隱藏在陶瓷雕塑型體內部的「筋」展現出來,表現這種傳統工藝的不可見部分。「『筋』的製作都是線條狀的,而且是無規律性的,而我在創作的時候希望把這種不規律性變得更具有秩序化,通過浮雕的形式,結合透視的規律,只用手工製作這種類似繪畫中的線條,不限制於嚴謹的線條透視,更希望在這種規矩下,結合手工製作感,從而達到一種不規則性。這種對比讓作品更具有想像空間,其中的建築感其實也是在創作過程中自然而然所展現出來的,建築形式作為一個材料的載體,在這種似與不似之間將觀者的視線聚攏,讓人仔細閱讀作品中線條的張弛與形體的變化所敘述的情感。」他說。

黑彩白瓷顯東方意蘊

譚丹武在作品中使用黑彩與白瓷素胎的結合,極具東方意蘊。一黑一白,相互共生、相輔相成。他稱:「在中國傳統中,對黑白更是有荓y久的詮釋,比如我們傳統的國畫、書法藝術、陰陽圖、圍棋等,黑白兩色,一陰一陽。白瓷的素胎正如白紙一般,而黑彩也如墨水一樣,用黑彩在白瓷素胎上描繪,也如傳統的國畫與書法藝術,正是有古典韻味,傳統風趣。作品本身所體現出來的類似建築感的理性情緒,這樣的一種形式也是對對自己體驗到的當下社會生活的多重思考,並以此思考來作精神上的擺脫,不斷作出新的認識與反思。」

譚丹武現時任教於江西九江學院,他稱自己喜愛與學生共同探索,而穩定的教職也使他不必擔憂生計,從而專心個人創作。與穩定的生活相對比的是,他在創作上從不喜歡沿用同一種模式,或許關於「筋」的表現還會繼續,都市和古建築系列也只是其中的一部分,新的題材還會不斷出現,新的個展也正在策劃之中。■文:香港文匯報記者 張岳悅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