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人物 > 正文

豆品店老闆 陳子富 五十年豆腐心不變

2019-04-12
■陳子富希望把豆腐提升到更高的層次。■陳子富希望把豆腐提升到更高的層次。

「變的是時代,不變的是豆腐心。」西灣河成安街一帶八街九陌,一大早,大街上已熱鬧非凡。面對附近的老店一間一間地倒閉,生於豆品世家的陳子富懷茪變的豆腐心,秉承祖傳製法堅持豆腐製作。作為第三代傳人,他歷盡香港豆品業的興衰更見證當區的重建及發展,他感嘆,要守住老店實屬不易。

時至今日,西灣河已從傳統舊區逐漸轉型,街上盡是冰室、菜檔魚檔、雜貨檔......街道兩旁新式店肆林立,薄暮的夕陽餘暉淡淡地普灑在這間逾五十年的老店上,給眼前這一片繁盛的街景增添了幾分朦朧和詩意。第三代傳人老店主陳子富的祖父在廣州建業做豆品起家,至上世紀30年代,其父來到香港逐步開拓生意。起初以小販形式於後巷開店,後來才發展成為店舖門面生意,全盛時期曾在灣仔、大坑、北角等區開設多間分店。陳子富憶述豆腐花店經歷了兩大逆境危機,面對分店逐一結業,最後只剩西灣河這一間。「『六七暴動』時期人心惶惶,市道相當不好,爸爸與家人商量後最終決定只留西灣河店;直至上世紀80年代末,政府推行清拆及重建計劃,附近寮屋區七條村萬多人被迫要遷徙,同期附近的麵包舖及車房都堅守不住相繼搬遷,而我們皆因有老業主減租才渡過難關。 」

傳統與創新

老店主向我們介紹道,現時做豆品的方法主要為北方地區的鹽滷與南方地區的石膏兩派,後者密度更高,前者口感更為滑嫩。而他們一家一直堅持使用祖傳的石膏製法,每天凌晨兩點開始製作豆腐花,無論選材亦或製作過程等都力求保持純滑質感與營養價值。老店主特別強調手工藝的獨特性,認為這是任何機器都仿造不出來的人性的味道,「相比商家大批生產用機器,會破壞其營養又流失蛋白質,我們是為數不多的用傳統石磨。」他說。

陳老先生思考未來的豆腐發展思如泉湧,他希望能把豆腐提升到更高的層次,香港能如日本及台灣對豆腐的尊重一樣,讓豆腐變得不平凡,讓豆腐不只單單是家常小菜。為了實現這個理想,他曾與素食店合作,甚至製作西式素食pizza:用香菜與「中國芝士」--腐乳結合;又嘗試創製木瓜豆漿等新穎美食。他說:「我相信各區對於豆品的口味都截然不同,作為老店傳承多年,我們不是死堅守傳統,而是學會靈活變通,極力把優良傳統與新時代創新融合。」

回饋社會

舖頭賣的豆品種類甚為多元化,單是豆腐花就有如薑汁豆腐花、奶露豆腐花、特式豆腐花等,味道清淡滑溜。面對百物騰貴,新式連鎖店興起,陳子富的老店也面對虒g營的困難,感嘆全靠街坊支持,養活了他那一家子。「上世紀60年代一碗豆腐花,只不過賣一毫子,升至現在十一元一碗。對比街口的其他店舖,我們賣得最貴卻都門庭若市,全因我們重手藝、重質量,又與附近街坊建立了深厚的感情。」老店主說。

採訪期間,不時有街坊向我們走過來說道,年少與老闆相識,以前放學後都會來店舖吃碗豆腐花,現在退休了習慣依舊不變;老闆很會照顧客人,見到街坊生病便推薦薑汁豆腐花,相處模式像極老友。

「施比受更有福」,這句話雖很老套,但要明白其真正意義乃至於化作實際行動卻難上加難,陳子富直言店舖以前每年都有一天定作慈善日,把當天的營業額全數捐出。他相信對比其他行家,自己是獨樹一幟,不求別人行善事,只求做好自己。「施比受更有福,全當做少一天生意而已。」陳子富說道。

四代傳承

老先生兒子於多倫多畢業後回港選擇繼承父業,作為老店第四代傳人,他堅信好的東西自然不會受到時代洗禮的衝擊,更言「傳承」二字過於沉重,自己一直想在傳統基礎上創新,無奈環境所限,要大改造先需要自掏腰包,現階段或未必承受到。被問到選擇繼承家業後是否會失去自由,他直言不能以「困身」來形容。「我相信各行各業都有其辛苦、其難言之隱,而自己選擇這條路除了是家人的支持外,更是三思而行的選擇。」■文、攝:石婉盈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