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中文星級學堂 > 正文

【學語習文】古代校本評核 臨考先交詩作

2019-06-12
■自唐朝以後,中國科舉已轉變成為「一試定生死」。 資料圖片■自唐朝以後,中國科舉已轉變成為「一試定生死」。 資料圖片

考試文化在中國有悠久的歷史。科舉考試始於隋朝,但隋朝之前已有考試。唐代詩人朱慶餘有一首《近試上張水部》:「洞房昨夜停紅燭,待曉堂前拜舅姑。妝罷低聲問夫婿:畫眉深淺入時無?」內容說的是新娘剛嫁入夫家,懷蚘婽蛌漱葑☆葥搕V夫,自己的妝扮是否合時。如果看一看詩題,便知其實與婚嫁無關,實是朱慶餘臨考試前先把日常的作品交給主考張籍,並詢問自己的功夫是否到家。

唐代科舉考試,為了防範遺漏人才,設有一「溫卷」制度,即是容許考生在考試前,先把個人的平日作品交給主考官審閱,一旦考試未能發揮水準,主考官也能依那些習作給予品評。如果習作與考試俱佳,那就更好了。

但是「溫卷」的制度難免有失公平及客觀,且存在貪污舞弊的漏洞。到了宋代,為了考試的公平公正,「溫卷」制取消了,而是實行更嚴格的防範措施,例如對考卷實行「謄錄」及「彌封」,以防考官認出考生字跡或姓名以舞弊,也實行「鎖院」的制度以防考官洩漏試題,變成「一試定生死」。這一改,從宋代到明清,都以考試成績決定取錄名單,香港也不能免俗,主要採用公開試來決定學生命運。

千禧年伊始,香港展開了規模宏大的教育改革。最重要的是把原本的五年中學及兩年預科學制改為中學六年。把原本的公開考試-中學會考及高級程度考試合併為中學文憑試。

考試的形式也多少有些改變,引入校本評核便是其中一項新猷。

其實,校本評核的引進遠早於文憑試實施之前。例如新會考的中史科、高等程度考試的中國語文及文化科等皆有校本評核的元素。但如果說大規模的推行,則始於文憑試。

校本評核的概念當然也不是什麼創新的東西,正如上文所指的「溫卷」制度,本身就和校本評核有相同的精神,而一些西方國家或香港的國際學校亦早有做法,理念是想打破「一試定生死」,以防遺漏人才。有些學生平時表現不俗,但考試期間可能緊張或狀態欠佳而影響了考試表現,校本評核便能補充這種不足。

另外,有些科目的學習過程與結果同樣重要,例如美術科,學生除了展示畫作外,其構思的理念、過程,中間所繪製的草稿與完成的作品同樣重要;一些理科,除了公開試的筆試外,平時的實驗操作也能顯示學生的學習能力,這些都可以用上校本評核。不過,校本評核並非適合每一個學科。如果有一些學科能夠在公開考試中較全面地展示學生的能力,那便不必再畫蛇添足了,例如數學科便是。

要實行校本評核,學校需要有充分的配套。例如,學生是否有充分的學習時間?老師是否有充分的指導時間?而香港的應試文化也不利於校本評核的實施。為求提交的成績客觀一致,便要嚴格的監控。平時做練習,學生、老師可依各自的進度自行調節,但如果作為要交分的校本評核,則不能這樣了。例如口語溝通的校本評核便要安排人手錄影進行過程;需呈分的中文科校本專題練習便要安排同一級一二百人在同一時段完成同一題目,老師需嚴格依據統一的標準批改。

成績關乎學生前途,大家均緊張,也準備好萬一有學生或家長投訴,以便查核。由於不同的學校有不同的評分標準,為求全港分數標準的統一,考評局又會依據公開試的成績來調節校本評核的成績,這無疑失去了校本評核的精神。

其實校本評核並非什麼新鮮事,其理念古已有之,也並非什麼靈丹妙藥能救公開考試之弊。重點在於是否能切合教學的實際情況,落實是否有效益。■陳仁啟

作者介紹︰任教中學中文科接近20年。香港大學教育碩士、香港中文大學文學碩士。

隔星期三見報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